饺子

昨天妈妈突发奇想,说要包饺子。饺子的款色和馅料,已经不是传统的中式做法。牛肉做馅,不是剁成肉酱,而是切成细粒,然后加上玉米和红萝卜粒。一部分肉馅加上大白菜。以前在广州,用的都是猪肉,而如今用牛肉,是因为澳洲牛肉比猪肉便宜,而且好的猪肉,并不是每一家肉店都能买到。于是因地制宜,灵活改进。

饺子皮在亚洲食品店有卖,便宜工整,但欠缺“面味”–一种新鲜面粉特有的味道。于是妈妈用面粉和面,湿软适中,擀起皮来很有韧性。我负责包饺子,因为面湿度合适,于是一抓三捏,非常容易快捷。做好的饺子在盘子上码好,放到冰柜冷冻,冻到硬了,就可以用袋子装起来。

我们留了一大盘饺子不放冰箱,直接蒸了然后煎。新鲜的材料,常温下锅,煎好立刻吃,就是最完美的饺子。饺子皮香脆,面味十足;饺子馅新鲜多汁,吃起来汁都飞溅出来。我想起《莱尼和朋友们》里的莱尼,很执着地每天去买新鲜出炉的小圆面包,大概就是尝过“在最佳状态的食物”后,对这种味道的痴恋。有时候我觉得,饮食不需要很奢华,但要新鲜,这才是尊重食物的态度。

 

Advertisements

Outback Steakhouse

以前在国内,吃一顿西餐都大出血,而且食物也不怎么好。但在悉尼尝过一次西餐后,惊觉西餐怎么那么便宜,而且分量简直足够两个人,是肉类补充的好场所!那么便宜,怎么赚钱?但朋友说,赚钱不是来自食物,而是来自酒水和function,在TAB和一些Bar这些就加上赌博。

这次尝的Outback House在家不远,档次属于中等。环境外部没什么好的,里面感觉好不错,比较空旷和凉爽,服务态度不错。我们点了每个人一杯咖啡,$4-$5/杯,Cap和Latte不错,Mocha太甜。

主菜点了:

Sirloin Steak配炸薯块,cream sauce。排有点干,薯块一流,$15

Lamb Rack 配烤全个薯仔中间夹cream,sauce是香草汁。 这个不错,建议半熟。$37

Rib Combo,Beef rib and baby pork rib,配蔬菜。pork rib一般般,beef rib超级推荐,味道一流,入口质感超好!!!$36

Lobster Tail 配烤甜薯加cream,orange sauce。龙虾还可以,但我本人对龙虾不感冒,点来纯粹满足客人的好奇。甜薯不错,够甜。$37

没有点什么甜品啊开胃菜啊,纯粹奔主菜去的。总体感觉还ok,但感觉分量相比其他西餐厅或bar,少了点,上菜速度慢了点。

20141003_124938 20141003_124958 20141003_125020

 

葡萄成熟时

葡萄大概在秋天开始当季。

在价格从十几跌到约两澳元一公斤的时候,就是葡萄的季节。陆陆续续吃了几种葡萄,都是没核的。红葡萄有两种,一种是圆圆的饱满的,大约有两厘米左右直径,颜色呈紫色甚至紫黑紫,很甜很甜。另一种红葡萄比前一种小,细长如手指饼,味道比前一种清爽。绿葡萄也有两种,一种大概就是中国所说的奶提,很大颗,甜,可是皮有点涩,没有红葡萄的芬芳。有种小的珍珠提,味道偏酸,一般般。

但是有两种中国吃过的葡萄未曾在澳洲碰见过。一种估计是加州提之类的大大的红葡萄,有核,酸甜,很爽口。另一种是称为巨峰的葡萄,肉软,很芬芳,可以吮着来吃,用于酿酒一流。以前妈妈就用这种巨峰葡萄酿了不少甜甜可口的葡萄酒。个人不喜欢喝酒铺卖的葡萄酒,什么干红啊,白葡萄酒啊,都不喜欢。我就是喜欢洋溢着葡萄果味道的自酿酒。

葡萄甚难自己栽培,不知诀窍。附近有人家庭院种了好大一棵葡萄树,也结了果子,可是都是不能入口的酸果,掉了满地,看着可惜。以前在广州也试过用盆种过,结了一串果子,勉强能入口,但之后就再也没有结果,后来葡萄树也死了。

悉尼北部的猎人谷现在到处都是酒庄,喜欢喝酒的人可以开着车在每个酒庄转转,试饮免费。去过一个酒庄,轮流试着酒,尝尝,吐掉,再尝尝。因为不是爱酒之人,其实是不知道到底品质如何。但岂能空手而回,结果买了一瓶香槟,名字好听(酒名叫做“伊莎贝拉”),酒瓶美丽,酒是粉红色,据说用莓果酿成的,28澳元。回来后,朋友说,应当买葡萄酒嘛,干嘛买了香槟。

我才知道原来两者不是同一回事。可是我爱吃葡萄,却不喜欢葡萄酒的味道呢。

油炸鬼

油炸鬼背后什么历史渊源我不想深究,我只是单纯地想念着这个似乎不太健康的食物。

油炸鬼存在我读中学前的时光。奇怪的是,小学时很多事情都忘记了,特别是忘记上学干了什么,但是对放学后来几根油炸鬼却记忆犹新。我的小学在一条菜市场里面,市场口出会有不少流动食物摊在摆卖,油炸鬼是其中之一。一个黑漆漆的大锅,里面装满油,有看上去很安静,可是将面条儿扔进去,就发出骇人的、却有点刺激的“滋”声。

小贩用灵活的手揉面团,将面团压成厚薄适中的面饼,用铁片刀切成一条条,然后拿两条头尾粘捏一下,就可以扔进锅里。面条很小,可是下锅后会膨胀得很大,小孩子们都很享受这个膨大的过程。通常锅旁边有个铁丝网,里面竖着一根根金黄的油炸鬼。但是人们都希望吃到最最新鲜出锅的油炸鬼,于是就围着摊位,待到有油条一出锅就快快说“我要呢条!”

油炸鬼拿到手,还是蛮热的,这时候先观摩一下,希望手中的油炸鬼是体态均匀,不要太过火,也不要成色不好的,最好头尾两头有胀卜卜的、里面是空的部位,因为这里是最脆的!一条油炸鬼,几口就吃完了,所以通常买两条,五毛一条,一块钱吃得很满足。小孩子喜欢就这样拿着三两口吃掉,但大人们喜欢买来伴着粥吃。一碗热腾腾的粥,加上撕碎的油炸鬼,搞弄几下,呵着热气吃下。但我个人不喜欢这种吃法,认为“浪费”了油炸鬼的香脆。辛辛苦苦炸好,下粥就变成软趴趴的,真是岂有此理!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油炸鬼这种东西渐渐消失,伴着很多不利的传言,例如添加了明矾、用地沟油之类,出于健康的考虑,人们越来越克制。但也不至于完全消失。很多西关小店还是有卖油炸鬼,伍湛记就是其中之一。最近一次回国去吃过一次,价格高了很多不说,味道口感大不如以前。油炸鬼本身没有什么味道,所以脆不脆就成了唯一合格指标。在小店买的油炸鬼都是软趴趴的,拿来拌粥或作炸两还可以,但就光口吃就让人大失所望。

要香脆,就不可避免有所添加;但不香脆,就不是地道的油炸鬼了。这个真是两难的问题。但似乎人们还是愿意为了健康而牺牲一点口感。到底有油炸鬼吃也算是不错了。在悉尼,华人杂货店偶然有油炸鬼出售,可是那是油炸鬼么?五澳元两三条可怜的、软趴趴的油炸鬼,用包装袋包着,被一盒盒河粉、拉肠包围着,真怀疑到底有没有人去买这个东西吃。

多么想吃一口童年的油炸鬼!可是有些东西,真的有钱也难求呢!

125_2954_d9a5c3e868a5221

制作油炸鬼(图片来自网络)

NewImage

油炸鬼出锅(图片来自网络)

PB243536

炸两(图片来自网络)

轻食主义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调整和探索适合自己的食谱。我不是素食主义者,对海鲜特别喜欢,偶然也喜欢吃大肉。可是我不喜欢吃饭,不喜欢一顿吃太饱,而且工作忙,不希望花很多时间煮食。

慢慢我就发展了一套煮食方式,不妨将此称为“轻食”吧。也就是少肉多菜,多生吃少煮熟。分量合适,搭配丰富。一般来说,我早上吃牛奶麦片或鸡蛋,9点吃一只香蕉,十点喝一瓶酸奶,十二点午饭,1点吃橙,3点吃第三种水果(提子、苹果之类),四点半喝一杯奶茶和一片包,晚上7点水煮一些菜来吃。这是typical的一天食谱,当然每天会有些微调整。

虽然萌生了每天记录食物的想法,可是因为太懒,只是偶然拍了一些而已。

酸奶加香蕉、草莓和苹果。这一盘东西吃下去,晚餐都不用吃很多了。我就一边吃,一边看书写字。

某天的午餐饭盒。我现在几乎一周都不怎么吃米饭,倒也没什么。一碗青菜和一块三文鱼,足够。三文鱼是好东东,也不是很贵,一周起码吃两顿,足够鱼肝油护眼。

某日的午餐。同事跟我说,她都是吃Brown Rice,我说硬硬的哪里好吃。后来买来煮,哇,不硬,而且糯糯的,很有质感、香甜。超市买才3刀一袋(1kg),像我不怎么煮米的人吃这个好了。顺便吐槽一下,超市买的澳洲精米实在是太难吃了,吃了感觉不会再有爱了。但是这个Brown Rice(中文是糙米还是梗米??),却很不错。我连同南瓜,倒进一些椰子Cream煮,一流!!另外炒个醋溜芹菜加紫椰菜丝下饭,切丝后在锅里炒一下就OK了。蔬菜尽可能偏生不偏熟。

其实我吃东西一点也不挑剔,简单的素材,简单的调味。可是经过一些搭配,就足够营养和美味了。简单的煮食配合我简单的生活,Perfect M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