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中的花

堪培拉的花展看过两次。说真的,花展看一次,知道什么回事就好了,不用第二回。

赏花,最适宜是一个人,或者跟着知己两三,在宁静的环境 下,一朵一朵花地品,就如同细细咀嚼每一口清茶一样。可是在花展上,人头涌涌,有人拖家带口,有人到处乱跑,有人拿着相机一轮狂拍,有人心早已飞到流动小 吃上了。整个气氛就是来赶集而不是赏花。郁金香是我很爱的花,但在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没有逗留过久的欲望。

但是看到花的愉悦是真实的。每一朵花都有不同的形态和颜色,每一朵花就如同万千世界里的一个生物个体。每次看到花朵,总唤起我心中一种类似哲学般的迷思:为什么是这朵花入我眼呢?

花 那么多,人的注意力没可能平均分配到每一朵花上。在某时某刻,人会被某一朵花吸引住,从而产生美的愉悦。在那人心中,那朵刚好入眼的花就是最美丽的,虽然 对于其他人未必如此。对美的事物摄取,就如同我们对世界的感知,我们因机缘巧合和自身的认识,独独留意到一个细节,这个东西印在我们脑海里,慢慢沉淀变成 一种感受和认识。

其实世界无新事,几千几万年最基本的东西没有改变,我们几辈人可能一直在耕耘同一块知识土壤。但是因为每个人入眼的东西 不同,事物对我们产生的印象不同,从而我们积累和构建成的知识网也不同。知识体系不同,那么我们的见解和创造也就不同。这些微小的独特慢慢累积,才形成更 广阔的事物认识。

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就如同每一朵花都是独特的。但是人和花一样,未被入眼,其实跟不存在没有区别。就像海滩上千万个贝 壳,被捡到的只是亿万分之一,有绝大多数都是从来没被人类看过。有时我觉得,人的命运,就跟花啊、草啊、贝壳啊没什么分别,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被“入 眼”,有的人刚好就被入眼了。所以人的命运,机缘巧合得很,如果将自己的好运当成理所当然,就很是可笑。或者将自己的去评定别人,就跟花跟花打架一般滑 稽。

要如同花草般自然平和,不狂躁,不骄傲。我或许是你看中的花,你或者刚好入我眼。没关系,这些机缘巧合的东西,是命运造就的惊喜,并非是偶然才不去珍惜。恰恰是偶然,我们才要珍惜遇到的。

那么难得,我看到微风中微微颤动的紫色花瓣;

那么难得,我看到白色花瓣中那红色细线;

那么难得,我看到高矮肥瘦各不同的花儿投射的影子;

你,看到了什么?

 

 

 

 

 

 

 

 

 

 

 

Advertisements

你看中的花

堪培拉的花展看过两次。说真的,花展看一次,知道什么回事就好了,不用第二回。

赏花,最适宜是一个人,或者跟着知己两三,在宁静的环境 下,一朵一朵花地品,就如同细细咀嚼每一口清茶一样。可是在花展上,人头涌涌,有人拖家带口,有人到处乱跑,有人拿着相机一轮狂拍,有人心早已飞到流动小 吃上了。整个气氛就是来赶集而不是赏花。郁金香是我很爱的花,但在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没有逗留过久的欲望。

但是看到花的愉悦是真实的。每一朵花都有不同的形态和颜色,每一朵花就如同万千世界里的一个生物个体。每次看到花朵,总唤起我心中一种类似哲学般的迷思:为什么是这朵花入我眼呢?

花 那么多,人的注意力没可能平均分配到每一朵花上。在某时某刻,人会被某一朵花吸引住,从而产生美的愉悦。在那人心中,那朵刚好入眼的花就是最美丽的,虽然 对于其他人未必如此。对美的事物摄取,就如同我们对世界的感知,我们因机缘巧合和自身的认识,独独留意到一个细节,这个东西印在我们脑海里,慢慢沉淀变成 一种感受和认识。

其实世界无新事,几千几万年最基本的东西没有改变,我们几辈人可能一直在耕耘同一块知识土壤。但是因为每个人入眼的东西 不同,事物对我们产生的印象不同,从而我们积累和构建成的知识网也不同。知识体系不同,那么我们的见解和创造也就不同。这些微小的独特慢慢累积,才形成更 广阔的事物认识。

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就如同每一朵花都是独特的。但是人和花一样,未被入眼,其实跟不存在没有区别。就像海滩上千万个贝 壳,被捡到的只是亿万分之一,有绝大多数都是从来没被人类看过。有时我觉得,人的命运,就跟花啊、草啊、贝壳啊没什么分别,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被“入 眼”,有的人刚好就被入眼了。所以人的命运,机缘巧合得很,如果将自己的好运当成理所当然,就很是可笑。或者将自己的去评定别人,就跟花跟花打架一般滑 稽。

要如同花草般自然平和,不狂躁,不骄傲。我或许是你看中的花,你或者刚好入我眼。没关系,这些机缘巧合的东西,是命运造就的惊喜,并非是偶然才不去珍惜。恰恰是偶然,我们才要珍惜遇到的。

那么难得,我看到微风中微微颤动的紫色花瓣;

那么难得,我看到白色花瓣中那红色细线;

那么难得,我看到高矮肥瘦各不同的花儿投射的影子;

你,看到了什么?

 

 

 

 

 

 

 

 

 

 

 

与你去流浪

两年前我在荒芜的湿地里散步时,突然一个奇怪的想法冒了出来:如果我是无家可归的流浪人,我能不能生存下来?

然后自己心里简单计算了一下:睡觉可以睡在火车或者公园里。到处有公共厕所,有些还有洗澡间;公园有直饮水和BBQ的设施,那么可以买些面包和香肠来弄一顿吃。基本上一天两三澳币可以生存。

当然那只是无聊想法,我并不要去流浪。

但 有一次旅行,让我对生活的要求大大降低,让我意识到其实活着,能够有吃有睡就很好了。在Fraser Island,吃的只是面包和切碎的生的蔬菜,但我依然觉得很好吃。晚上睡的是简陋的帐篷,一个脏脏的垫子和两张散发着霉味的薄睡袋。海岛气温很低,风声 呼呼,还夹杂野狗的嚎叫。我将所有衣服穿在身上,倒地就睡,心无旁骛,很快就睡着。有时半夜醒来,伸头出去看看天,天上繁星如云,甚至看到银河。那一刻我 体会到斯蒂文生在《携馿游记》里被迫在郊外露营时的感受:人离开坚固安全的房子,在大自然中安身,人与自然的融合美妙绝伦,什么忧愁烦恼怨恨欲念都变得渺 小可笑,人就不再关注于自己身上的不如意和小毛病,心里充满平静的快乐。

这种感悟是能够影响人的一生的。喜欢计划的我抛弃了很多顾虑,人变得随意和轻松。

所以这次长周末,我突然想出去走走,选了一个可以当天来回的地方。但后来看到内陆不少地方披上春天的颜色:大片油菜花田金黄得让人神魂颠倒。于是一天游的计划立刻被抛弃,取而代之是三天两夜的自驾游。

可是一个问题是,因为我们毫无计划,所以游玩的地方都订满了,没有任何空位。

我说:“订不到房,还去么?”

黄猫说:“去,怎么不去?我们睡车里就可以了。”

我:“好!”

于 是我们卷起被子,带上两三件厚衣服,一些食物,就在阳光明媚的周六早晨出发了。基本我们的行程是第一天到堪培拉,在堪培拉过一晚,第二天从堪培拉出发到 Cowra,在Cowra过一晚,第三天开去Bathurst并回悉尼。每个点的行车时间约为2小时30分到3小时30分不等。

找 有公共厕所和能够停车的地方是我们首要任务。在堪培拉,找了很久,还是觉得在湖边最好。身后有一个高级的自动化厕所,旁边有一个地方有24小时灯光、椅子 和桌子,可以在里面吃东西和看书。我和黄猫拿出在超市买来的pizza包(包上有pizza一样的料,我们称之pizza包),在湖边凳子坐着,一边吃一 边看着夜色渐浓。一对情侣开车来,嘻嘻哈哈地拖着手去不远的小岛上,天知道怎么浪漫呢!他们的红色跑车在灯光下耐心等待主人,它的主人在钟楼下亲吻他的爱 人,而他的爱人,则报以无比欢乐的笑声,隐隐从远处传来。

吃 完包,我们一人一条香蕉和一个苹果,吃完后夜色完全黑下来了。黄猫回到车里调试他的仪器,我则在小亭里静静看了两个小时书。想不到没有安身之处的夜里,我 还能有片刻安宁可以看书!各自活动完后,我们将车后座放下来,腾出一大片空位,铺上毛毯和一条薄被子,放两个靠枕当枕头,上面盖的是一张很暖和的羽绒被 子。当夜的堪培拉非常冷,应该低至2度。可是我们钻进车后的被窝,就感觉很舒适,我天生爱睡觉,就算睡在车里都安然入梦,一觉睡到6点多起来。

天 空以为这个时刻没有人类看呢,刚刚披上一层薄纱衣,就让我拍个正着。不禁想到,大自然最美丽的景色就是清晨和傍晚,傍晚景色多见,清晨的景色少见。我个人 喜欢清晨那短暂的美丽,很温柔宁静,似乎天是为你而展开,你在独享人间仙境一样。而这个的美景,要是在酒店就看不到了。我们带着流浪的心,碰到最美丽的清 晨。

第 二晚是在Cowra,经过一间间旅馆,都是客满。小镇人口才几万,寥寥几间旅馆客满也不奇怪。看到一间酒吧,走进去问,同样也是客满。酒吧的大叔们看到我 们,一个提着两罐奶,一个抱着一大盒牛角包,肯定觉得很滑稽。我们将车子停在一条小河旁边,看着挺清幽,可是我们吃完饭散完步回来,则吓了一跳。那条白天 看起来很和善的河,晚上变得死亡一样漆黑恐怖。我们要经过一条木桥,我不自觉地瞧河水望了一眼,不由得心中充满莫名恐怖:桥似乎就贴着河水放置,河水像撒 旦的两只黑色翅膀,向无限远展开;河水连流淌的声音都消失了,一种不祥的寂静,借着黑暗,使到恐怖更加不能忍受。我跑快几步,紧紧拉着黄猫的手,而他还不 相信天不怕地不怕的我竟然为一条河而心中发麻。

由于害怕,我们将车子停到玫瑰园旁边。这个地点超好,我们面对着一个玫瑰园,背后是一丛丛三色堇,不远处有几个公共厕所和有灯光的小亭。Cowra气温暖和,我更有精神看书。黄猫到处闲逛,顺便去M记买了两个甜筒,我们踢着脚,舔着雪糕,商量明天要去看化石博物馆。

之 前在Fraser看星空时,心中闪过一丝遗憾:如此美景,真想跟爱的人分享。斯蒂文生也发出类似的感叹: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爱人,一起欣赏美景,心中是 无言的默契。从那时起,我就想以后的人生,无论是遇到好的坏的,都跟我的爱人经历,我可以与他一起流浪,走每一寸地,留下共同的回忆。有时我喜欢偷偷看黄 猫一眼,我喜欢看他,喜欢身边有他,喜欢我们在一起的自由。

在大路上我们唱着歌,为看到的景色大惊小怪。我们是如此自由,没有子女牵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可以享受,也可以流浪。

回到两年前想到的问题,我想,行走得越多、经历得越多,就会将没必要的自我束缚慢慢抛开,以前某种down to basic的生活很不可思议,但其实吃一顿睡一觉就过去了。我们流浪的足迹,会慢慢增加,慢慢走运。这只是一个起点!

P.S.游玩回来,我们说,不如每人写一篇。黄猫写的是很实际的攻略,我就写行程之外的一些个人感受吧。

长周末自驾车游

国庆节嘛,我也来趁趁热闹!!小伙伴们去玩,我也要去玩!(此文专门写给笨笨的小伙伴看的)

不过我们没有国庆节,利用的是周末加周一的劳动节,一共三天。其实本来没有计划那么长的出行,只是无意中看到同时在悉尼的朋友post微博去看油菜花。跟黄猫说,不如去玩两天一夜,结果黄猫说,索性就三天两夜吧,于是就这样了。纯属抽筋的结果!

路线图
路线图

Day 1,从我家向南边高地开去,经过Bowral,Moss Vale,Goulburn,最后到Canberra(首都堪培拉),一共两小时30分钟。我以前跟团去过堪培拉看花展,深感不过瘾,这次就可以尽情看 了。看花展,国会,国立大学,各种公园。晚上在堪培拉度过。

堪培拉花展,图片来自网络
堪培拉花展,图片来自网络

Day 2,从Canberra开去Yass,然后是Cowra,沿路可以见大片黄菜花地。需时2小时30分。Cowra是以前曾经囚禁日本战俘的地方,跟日本很 有关联,黄猫喜欢看日本的战争,我喜欢看日本的文化艺术,各取所需。这里有日本花园、日本文化中心,日本战俘纪念馆等等。晚上在Cowra渡过。

油菜花地,借用@spacesix的图
油菜花地,借用@spacesix的图

Day 3,Cowra开去Bathurst,沿着蓝山回家,需要时间三小时30分。

P.S.这个油菜花和堪培拉画展算是季节性的事情。待集齐老爸老妈,以后再去堪培拉一次,让他们看看我们乡下一样的首都。以后一有假期就开车出去玩!有了黄猫和车子,游遍澳洲的心愿似乎隐隐可实现。。

我的创业日记27/9/13

从创业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了,现在终于有个突破口,可以进入快速上升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思索,一个生意如何从小到大,一间公司如 何成长。我发觉以前读书所学的理论是完全没有用的。除了在了解会计和退税方面的时候我是翻了一下书本外,基本就没有看过商业类书籍。与企业相关的信息,是 一个类似有机体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变动,而且你接触的广度和深度不同,所得到的信息也不同。

在一开始,市场就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湖,你不知道里面游的是什么鱼,用什么样的鱼饵去钓它们。你将各种鱼饵抛进去,有些成功,有些失败。这个过程要持续至少两年,你才大概对这个湖水有了解。

众 多供应商,如何选择?从最初的询问,其实可以大概了解到对方的经营理念和价值观,只有理念和价值观相合才能够长远合作。大部分供应商都是重视短期利益。他 们期望你一开始就订上千上万的货,更加缺少品牌的支撑和售后服务。跟这样的供应商合作,好似在赌博,没事还好,有事不知道如何解决、而且我发觉中国供应商 大部分是没有产品目录、相配套的宣传品,沟通总是不是很顺畅。很多供应商心眼小,总担心被骗,担心你迟付款,只要你提出一点点要求就很敏感。当然,还有很 多连英文也不会说,缺少出口到外国的经验,合作起来简直要命。

经过两年多的起起伏伏,我们去掉很多供应商,并从跟中间代理和批发商合作,转移到直接跟厂家和品牌合作,无论是利润、沟通、品牌推广、售后服务、生产安排等等都更加好。去掉中间商的快感,类似于将勒紧的皮带放松了。

跟 厂家直接打交道,就需要更多非价格的因素。如何赢得对方信任并开展长期可靠的合作?我觉得人格魅力和相似的经营理念使我赢得对方的认可。我们的规模很小, 资金周转不是特别好,这是事实。但是我们也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我跟我澳洲合伙人的组合非常好,我们对本地的市场了解和已经拥有的销售关系。与大部分华 人生意不同,我们是面对本地澳洲人,走的是中高端的市场,这个市场比以华人为主的市场更有潜力。另外,我们有非常好的品牌推广。对于一个质量很好,可是知 名度不高的品牌,首要就是获得人们注意,通过口碑宣传配合展览去提高品牌知名度。目前我们注重的更多是目标顾客群的口碑宣传,将来会举行大型展览。

这 些优势可以弥补我们的弱点。当合作建立,资金压力减少,备货更加顺畅,销售能够更加快速和顺利。当市场建立进一步提高后,后续的销售不成问题。创业所面临 的除了一开始对市场的了解,为自己的lesson埋单外,就是建立运作框架。只要供货-销售的基本模式建立,有了稳定的顾客后,基本上就是克隆复制和半机 械化运作。也就是说,企业成熟就是如同一架机器自动运作。所以创业的人,其实就是在做一个建筑师的工作,建立一个框架。大部分人不做生意而愿意打工,就是 免除这个繁琐劳累的打地基过程。但是生意跟打工的不同是,后者可能一开始零收入或者亏钱,然后慢慢达到普通工薪的收入水平,但是长远就是远远超过打工的收 入,闲暇也会比打工者增加,相对心理满足度也增加。这就是著名的20%-80%原则了。80%财富掌握在20%的人手上。我现在是用工作的工资去创业,但 将来我可以辞掉工作来经营生意。

我常问自己,为何要走这样一条路?我想一部分是因为我爸对我灌输的观念:只有投资才能获得财务自由,仅仅 依赖工作就死掉了。另一部分就是我天性中喜爱冒险的因子。因为我对物质的欲望不大,我能够经受失败。既然能够经受失败,我就不怕去尝试。我还记得我爸爸当 初对我说,要不要留学,你自己做个评估。评估里有一项是:能否应付可能有的失败。我常去无人的森林,黑夜也不怕自己走,我对自身的死亡不介意,我认为失败 没什么大不了,我可以为失败埋单,大不了我就洗碗洗厕所,没什么不能干,何况是失败?当初我给自己的评估是:可以,于是我留学。在开始创业时,我也是给自 己评估可以,现在依然如是。

妈妈有时会心疼我的劳累,可是我心里知道,这个过程使我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挣钱,更多的是如何做人,如何沟 通,如何实现双赢,情绪处理和时间分配等等。这些软性的知识,只有在实战中才能体会和领会,绝对不是参加一两次讲座,看几篇心灵鸡汤就可以学到的。很多年 轻人渴望成功,却缺少行动力和坚韧的毅力,梦想就只能成为挂在口中的华丽词语。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创业给我最大的益处就是:

1)打破安全圈:逼迫自己去跟人谈话、面对陌生人、做自己根本没做过的事情。面皮变得厚一点,说话条理也清晰很多。20岁前我连电话都不敢打呢!

2)情绪处理。创业压力很大,金钱压力、家人压力、来自自己的压力等等。如果一急或生气,就更容易弄糟,而且搞得自己不开心,旁边的人也很郁闷。现在我在极大压力下,已经学会不抱怨和镇静。尽管无比繁忙,我依然能每天读读书,心情保持愉快,跟家人和爱人相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