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ends note:種花種菜,越種越入迷

週末總是很忙很忙。尤其是春天,除了日常看書畫畫和運動之外,週末很大部分時間都是用於打理自家花園。

我家花園,屋前一片,屋後一片,不大,所以每一寸土都需要用在刀尖上。雖然有時會情不自禁種些很fancy的東西,但儘量會剋制种些明知不太可能長好的植物,例如瓜類、玉米、向日葵之類。

前院用金銀花兩三年時間長成綠牆,於是厚重的窗簾不再需要,換成蕾絲薄窗簾,屋子更透光。檸檬曾一度快死不死的,但現在熬過來,上年結了兩個檸檬,今年有望長得更好。辣椒長得太容易,長期有三棵,所以今天不再培植新的。弄走了巨大的雞蛋花樹,因為實在長得太大又吃泥。

今年花了些錢,買了幾棵玫瑰(今天看到一個品種很漂亮,忍不住又買了一棵),一棵茶花,一紫一粉的薰衣草(加上原有的普通薰衣草,共三棵)。自生自长了三棵番茄,估計今年會長得不錯。後院主要種紫蘇和土豆,毫無難度的植物。還有雜七雜八的例如荷蘭豆,豆角,姜蒜蔥等等。除此之外,用種子發芽的幾種植物還在觀察中。

園藝的興趣漸濃後,發現種植最關鍵的是土壤。土壤營養直接決定植物長勢結果和抗蟲害。上年發現多了好多蟲,是以往沒有的,總結分析,就是土壤肥力減弱,植物像人一样,身體虛弱,被害蟲趁機而入。於是我從冬天開始用餐廚垃圾培養有機肥,看到黑黑肥肥的土壤,真開心。但畢竟是小家庭,餐廚垃圾也是有限,化成泥也需要時間。

於是我陸陸續續買了poting mix,cow manure,bone and blood等等來混合成有肥力的上好泥。將花園里已經沒有肥力的泥挖出來,弄去做有機肥培養基,然後放進新泥。為了準確瞭解土壤酸鹼性,又從網上購入一個測試土壤酸鹼度的儀器。有空我也會看YouTube的視頻,看看別人怎麼种花种草(感謝強大的YouTube)。

一是知識和經驗,二是體力,無論是作為愛好還是專業種植,都缺一不可。我樂此不彼地勞動著,然後耐心等待。即使失敗也無妨,種植本身就是一個trial and error的過程。任何一種愛好,玩深入,都是一個無底洞。我感覺我人生就是掉進一個又一個無底洞,因為我對很多事情都非常好奇和有興趣。舊興趣沒消退,新興趣又來了。人一天為何只有24小時(還有討厭的上班)!時間不夠用啊!嗚呼!

Advertisements

时间的角落

秋,白露季节。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世间万物。吸满了雨水的地走上去咯吱咯吱的。草长得及膝,叶尖的露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使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不介意重重的露水沾湿鞋子和裤脚,我们穿过草地,往丛林方向走去。一路无人,只有吱吱喳喳的鸟儿。湿润的草丛时而冒出一大片蘑菇,还有各种鲜艳的野花,野趣十足。

丛林前有一条长长的石路,两旁的桉树长得非常高,看上去像又高又深的走廊,不知道会通往何处。走进去,一大片朝颜或紫或红,或蓝或白,开得正欢。不熟悉的游人绝对不知道这里有路通往下面的小溪。拨开又高又密的草,我们小心翼翼往下走,因为下过几周的雨,路上的石头有点松。走到可以看到小溪的地方,前方有一棵倒在路中心的桉树,估计是水土流走,根太浅而风太大,就这样倒了。倒下的树旁边,长出若干幼树苗。生与死相伴而存。

跨过倒下的树,穿过密密麻麻的草,很快就走到小溪附近。这里有一个很不显眼的标记,纪念1939年在这里建了堤坝。堤坝本来就很小规模,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断了半截,被人遗忘。此时的小溪水已经盖过半截堤坝,哗啦哗啦的往下游流去。连日大雨使到水量猛增,平时是细水潺潺,还可以游泳,而今天则似山洪暴发。

img_20170326_090107.jpg

我们喜欢这里的原因,是这里藏着几千万年的历史,这里的石头,正式记载着鲜人知晓的历史。远古时,这里还是海洋,海洋冲击着岩石,岩石变成沙子,沙子沉积变成砂岩。后来海洋水位下降,渐渐消失,海底的砂岩暴露出来。海洋消失,变成湖水,然后是河流。水依然沿着古老的河床流动,而在暴雨季节,河流的水变得十分凶猛,甚至形成闪洪。我身处的这个河段特别窄,所以水流就更加猛,人们才会建造堤坝。海水在砂岩上留下非常紧密公整的分层和纹理,而急促的河水则在这些石头上再添上分层宽而如大波浪的纹理。原来的峡谷,现在成为丛林和底部的小溪,只有在暴雨后,人们才隐约看到当年的样子。

img_20170326_091049.jpg
此为海水冲击砂岩的纹理,处于比较高的位置
img_20170326_090120.jpg
此为河水冲击砂岩的纹理,处于比较低的位置

坐着几万年形成的石头上,看着小溪奔腾,幽静的丛林使到流水声尤为响亮。在这里,你可以思考很多东西,但也可以什么都不想。你既感到人之渺小,但又感恩生而为人。平日工作的劳累和对复杂人性的应付,在这里统统都不存在,只有大自然的神奇和美丽,填充你心灵的每一个角落。

这个鲜有人光顾的地方,是我的秘密花园。跟历史同在,见证时间的艺术品,乐也!

如何用有限的土地打造绿色花园

我很喜欢被绿色植物包围着,花花草草对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以前在广州只能用盆栽,现在在澳洲拥有一个小屋子,前后花园一小片地,不大,但能发挥空间也不少。

如何用一小块地达到最大“产出”?我指的产出不单单是结果子蔬菜,还有能够提高房子“颜值”,能够遮荫却能通透阳光,能够利用厨房垃圾作为肥料,环保和再利用。也就是说一小片地,能够实现很多愿望和尝试,土地真神奇!

p2407651883

最初开始,首要的目标就是制造绿山墙,也就是搭木架,用攀藤植物攀爬墙壁,一来可以漂亮,二来夏天可以没那么热,三来是想取代窗帘,因为我喜欢阳光洒进屋子里。木架是用野外捡来的木枝搭的,桉树的树枝好结实!春天我跟老爸去野外,截了几条金银花(也叫忍冬,款冬)的枝条回家,插在土里,很容易就种活了。很多人不认识植物,不知道野外那么多金银花。广东人喜欢金银花,花拿来煲水喝可以清热消毒,皮肤痒的话,可以连枝带叶地煲水洗皮肤。开花期长,阵阵花香好闻得很。又因为“忍冬”,冬天都不掉叶子,作为绿山墙材料实在适合不过。但光是金银花是不够的,因为叶子不够大,遮挡性欠缺,需要其他植物补充。用一年生的瓜藤作补充最好,不要用大叶子的南瓜,而用佛手瓜、水瓜之类。又能作绿山墙,结了瓜又能吃,多好。

p2412829832

其次就是中等个头的植物,作为花园的骨架。我们种了鸡蛋花,随便截一段枝干,插在泥里就能活,非常粗生,不需要打理。鸡蛋花我们广东人会晒干花煲水喝,岛国人们喜欢将花弄成花圈戴。除此之外还有柠檬,是从Bunnings买来的。还有一棵辣椒,一棵罗勒,一棵迷迭香,能够越长越高,成为中等个头。

p2412830178

比中等个头要矮的植物,我们种了几种青椒,是吃完的青椒籽随便撒上去长的。青椒和辣椒除了吃结了的椒外,叶子还可以吃,蒜蓉炒或上汤均可。比较大规模种的是紫苏,广东人喜欢吃的香草,生吃熟吃都可以,能祛风,有益得很。紫苏只需要第一年播种,长起来开花结籽后,以后每年都能不用播种自己长起来(泥土里残留很多种子)。

在各种植物缝隙里种了些葱,是超市买来葱,连根葱白部分切一个手指长一段,插进土里就能继续长,之后就不需要再买葱了,吃不完。还有就是番薯和土豆,随便皮扔进去就能长,番薯叶用蒜蓉炒时美味。番茄很容易种,但我爸嫌它长得野蛮,今年没有种。番茄也是可以随便撒吃完的番茄种子来种植。今年我们还种了豆角、苦瓜,都是能够用缝隙生长往上爬,容易结果。爱花的爸爸还种了玫瑰,可以观赏,玫瑰花瓣可以用来泡茶喝。还有薰衣草,可以种在门前,狂野生长。

因为大多数植物,特别是紫苏,会在冬天来临前死去,不想秋冬空着地,我们种了菊花。菊花夏天像野草自由生长,但到秋天就成为主角,一片金黄,可以剪下来插花,又可以将花晒干留作煲菊花茶用。还有蒜头可以在秋天播种,初夏时收获。

p2338124684

有些朋友说,我的地有几百平方,可是却长不好,而你这里一小片地却能源源不断种那么多东西,为什么?土是最关键因素。土是万物生命之源啊。我们花功夫最多的,就是在泥土上。

超市或花圃买来的泥土是不够肥力的,而每年的种植,也会减低土壤的肥力。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施化肥,但是我比较不喜欢化肥。有不少华人朋友会买牛粪鸡粪,我觉得也不错,但我比较懒去买,从来没有试过。我采用的是更缓慢但又更持续的方法。灵感是来自于《Six Square Metres》,用厨房垃圾堆有机肥。厨房垃圾就是菜头菜尾、骨头、还有花园的植物,反正就是有机物。Bunnings有专门的有机肥垃圾桶,但我自己动手弄了个简陋的。用一个胶桶,周围打了好多洞,厨房垃圾往里面扔,发酵到一半,我就倒在一小块地里,然后用泥土盖住,继续发酵,最后泥土会变得很黑,很有吸水性,肥力十足。我将一些比较贫瘠的泥土挖出来,将肥泥放进去,埋好,贫土继续用来做半发酵配料。如此循环,不断更新泥土。现在我对厨房垃圾很珍惜,看到果核瓜皮像看到金子一样。有时候看到超市和水果店抛弃大量水果蔬菜,不由自主想,如果这些东西拿去堆肥,该多好。所以我明白《北国之恋》里,捡厨房垃圾来堆肥的爸爸的心情。还有就是冬天要翻土,里面的土壤要晒晒,可以减少虫害。即使没有种植东西,也时不时浇水,可以维持土壤的湿润和蚯蚓的健康。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小黄兔(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02247216/

(有机肥也能在公寓制作,用几个桶来轮番换,一样能够达到类似的效果:一層泥,一層有機垃圾,一層泥,如此循環,鋪滿後發酵起碼一個月,然後攪拌均勻,再發酵起碼一個月,就可以用於盆栽了。)

p2338124648

我很享受为这片小花园操劳的过程,泥土的味道和触感,播种的期待,植物生长的喜悦,收获的兴奋,对来年的期待。虽然不是农民,但也能够体会农民跟土地那种微妙的联系。作为都市人,虽然总是远离大自然,但一小片地能够让我安心,让我感受到大地的恩惠。

秋收

春天甜美,秋天丰盛。

四月,天气开始在冷暖之间反复挣扎,好像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进入冬天。花园里,紫苏开始开花,估计下个月就会结籽。在紫苏集中精力繁殖后代的时候,水瓜像百米冲刺般结果,瓜的体积每天都显著大很多,短短一周,就能从黄瓜大变成小腿粗。爸爸说得赶紧在水瓜变老前吃掉,不然口感就会很差。

但除了水瓜,还有其他蔬菜水果可以收获,简直吃不过来,估计一两周内都不用买菜了。因为冬天要让土壤休息,恢复肥力,所以我要开始清理花园。每天都将长得密密麻麻的番薯藤清理一把,叶子拿来蒜蓉豆瓣酱爆炒,老藤剪碎扔进有机肥料堆里。清理的过程中也会挖到些番薯和土豆,大的吃掉,小的也进肥料堆。辣椒依然多得毫无办法,只能将大部分送给朋友同事们(辣椒在澳洲奇贵,所以大家都很乐意接受我的辣椒)。紫苏打算结籽后,收了种子,叶子和枝干晒干,留待煲茶(紫苏祛风,跟姜一起用效果很好)。对待薄荷、迷迭香和罗勒不能心软,必须在入冬前修剪好,Cut it hard!金银花还在开花,一边收花一边开始修剪枝条。

除了可食用的植物外,我还清理了围墙边的牵牛花。牵牛花结了好多籽,藤扯掉,种子掉在地上,随便扫回泥缝里,下一年又会长出来。我还将几盆将死的兰花切碎扔到肥料堆,落叶扫在一起,也进肥料堆。这里修修,那里补补,秋天就是整理和归纳的季节。

在进入寒冬前,我们还会看到最后一片颜色。当其他植物进入冬眠后,菊花就会开花,一整片的菊花,金灿灿的,让人想起陶渊明,不禁想把酒赏菊,将一切世俗的烦恼抛在脑后。

啊,秋天,又一个秋天。

 

害蟲

每一種植物都有對應的害蟲。說是害蟲,是因為蟲子吃掉我們辛苦種下的的東西,於是給它們戴上害蟲的帽子。

幼苗是最容易被蟲子摧毀。今年春天我們好不容易種出几棵香菜苗,結果移到地裏,一個晚上就被吃光。可想而知當時我對這些夜晚出沒的害蟲的仇恨。(從書上學到,可以將塑料汽水瓶一开为二,蓋在幼苗上,可以保護幼苗不被害蟲和惡劣天氣摧毀。下個春夏我要試一下)

連紫蘇和番薯藤也會引來例如菜青蟲之類。有一次捉到足足手指那麽長那麽粗的紫色肥菜蟲,还没仔细看,就被老爸踩爛,成為一灘紫紫綠綠的肉醬,散發出一陣青草般的味道。在極端困難時期,大概這樣的蟲子是可口的食物?

最讓人頭疼的倒不是菜蟲,而是蚜蟲。不知道為什麽,兩年前的菊花開始出現蚜蟲。蚜蟲喜歡吮吸菊花幼嫩的芽,一堆黑黑的在芽尖,讓人感到噁心。菊花似乎沒有因此受挫,照樣生長,開花。每一年都如此,蚜蟲也形影不离。試過用辣椒水和蒜头水噴,試過徒手捏死,但總是消滅不了。上年忍不住買了殺蟲水,仇恨地噴灑。過了第二天,蚜蟲開始掉落消失,但過了一個月,它們又會捲土重來,真是陰魂不散,讓人又討厭又無可奈可。最讓我傷心的是蚜蟲感染了檸檬樹,不得不把感染的枝幹剪掉。但自此之后,檸檬一阕不振,即使開花,也結不了果,我們猶豫要不要放棄它。

雖然痛恨蟲子破壞我的植物,但有時我想,是不是本來植物就是被昆蟲消耗的?植物和昆蟲,本來就是天然食物鏈,只不過是我們人類貪婪,企圖將所有植物的成果據為己有,於是將昆蟲視為最大對手?

看了雌性同体的鼻涕蟲(slug)交配的視頻,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腦洞真大。有時挖泥會找到樣子奇怪的蟲子,有時在夜晚會看到白天看不到的昆蟲行為。昆蟲好像微不足道,但卻很奇妙,能夠引起人們興趣。我們試過打著手電觀看蜘蛛織網和進食,看過夜晚百蟲出沒的驚駭景象,會討論究竟蚯蚓是從何而來。

只要繼續種植,就要與虫為鄰,時而是敵人,時而是路人。世界真奇妙,有時人對害蟲也只能驚訝,可能人是永遠征服不了害蟲。人不能征服的東西太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