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人生低谷

正當我慶幸自己的生活日覆向好(有定量的運動,感覺自己身體棒棒的,工作又將轉兼職,可以有更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也開始着手對家居的優化和整潔),上天又給了我一個打擊。而且每次打擊都是在我感覺良好安全的時候,這使到我對生活有種恐懼:壞的時候當然渴望好的,但好了後我會不免提心吊膽不知道下一個劫什麼時候來。

週四黃貓訂好電影票,打算週六難得一起去看看《侏羅紀公園2》吧,結果週五早上我就開始有點腰痠,當時上班,以爲是久坐的腰痠背痛。但下班回家後,痛蔓延到下腹整一個圈,不得不躺下。但是越躺越痛,到了半夜根本無法轉身,小腹劇痛,這種痛以前從未有過。因爲凌晨一點,老公睡得打呼呼,心想忍到早上去看GP吧。到了四點,痛到忍無可忍,踢醒老公,老公嚇得六神無主。叫老公拖我起來,結果我痛得走也走不了。很艱難挪到屋外,開車去公立醫院。老公一邊開車我一邊安慰他冷靜,去到醫院找不着北,我安慰老公並給他指路。

終於找到醫院的Emergency,裏面也幸好沒其他病人,值班護士問了我,然後拿輪椅推我近病房。很艱難挪到病牀,不同的醫生護士重重複複問你名字出生日期症狀過敏史。雖然我知道這是醫院規定的,可以減少一定的risk,但已經十分虛弱的病人被一遍遍問同樣問題,不免還是很無語。止痛藥已經不行,醫院給我打了一支嗎啡針,立馬上頭,有種飄飄然但相當奇怪和不自然的感覺。假如吸毒的感覺是這樣,我寧願不要。如此這般,打針,止痛藥,各種醫生按小腹,最後被推去磁力共振。

CT結果說好像闌尾附近有些gas,於是被推了去住院部,醫院說可能闌尾炎,開刀看看唄。 吃了醫院的晚餐(還不錯!),12點開始fasting,不吃不喝。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8點多,才被推去做手術,期間痛好像減輕了點,但因爲動也不動,腰酸得厲害,整個人也很虛弱。手術前來抽血,因爲本來血管就細,加上虛脫,血管更難找,被紮了五次才勉強抽了一管血。

手術準備前,不同醫生問你,跟你解釋,開無聊玩笑,然後進去打了麻藥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到意識恢復時,有種在水下沉溺,隱約見到水上面陽光的感覺。朦朦朧朧聽到有些人說話,也聽到自己打鼻鼾,但下一秒又睡了過去。如此幾次,感覺好冷好冷,冷得牙齒咯咯咯地。最後被推回住院部,繼續昏睡到凌晨3點,被病房另一個病友超級無敵大聲的鼻鼾吵到根本睡不了。但又動不了身,於是一直到黃貓來才能下地走路。醫院也很貼心給手術後病人包上可以按摩小腿的按摩布,所以腿不至於太僵硬。可見,可怕的不是手術,而是手術前後。

早上醫生說,闌尾是有點發炎,但似乎不是主因,腹腔有倒流的經血,可能闌尾因此發炎。我說爲何經血倒流,醫生說排卵後經期前,比較罕見但會有這樣的現象。所以醫生也只是推測羅?我感覺有時醫院的確能救死扶傷,但說到治病,頂多只能給你猜測,即使好像不太make sense,也不能給你一個前因後果,病人只能依賴自身體質和上天保佑,奇蹟地好起來。

Anyway,我很高興能夠回家,回家可以走動一下,老爸用藥油按摩一下背舒緩,之後就是漫長的恢復期羅。當然我也很高興不用上班,但是健康時不上班是愉快的,不健康時不上班卻有點無奈。

雖然大步走過,但是依然有種死了一次再活過來的奇怪感覺。痛感不堪回首,但痛是可以遺忘的,就像以前幾次大病,我也忘了究竟多麼的慘。但是病痛帶來的影響,不是肉體上痛感殘留,而是會在精神上、世界觀上蒙上一層可以說是悲觀主義的灰色。也就是,經常跟死神擦身而過,你很難去逃避“人生最終歸於死亡”這樣一個事實。這個事實總會引領你去下一個問題“那人活着爲了什麼?”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在病痛中,雖然會閃過想死的念頭,但心底裏是希望自己能活過來,健健康康。也許這是生物最基本的生存慾望吧,是這種慾望,而不是相信上帝之力或信賴醫療科技,讓人挺過一個個難關。在跟痛苦作鬥爭的過程中,也只有自己一個人孤身作戰,其他人雖然爲你着急,但卻不能爲你分擔痛楚。這是一場孤獨的戰爭,在你面前的是死神,是你自己肉體的軟弱和未知命運的恐懼。

究竟以後我該怎麼活?從這次劫難中,我得到些教訓,一是人生是不能計劃的,所以健康時要滿懷感恩地去盡情享受,也不要給自己死線,一切隨遇而安;二是的確金錢和工作幾乎是沒多少價值,人不該將自己幸福感和未來放置在工作和金錢上面;三是我在走正確的路,不能因爲一次挫折而沮喪。的確人無論多麼努力,都難以逃避無法預料的打擊,但至少人可以做到人自己那一part。

 

Advertisements

雞蛋跑道

離家步行15分鐘的距離,有一個環形步行道/跑步道。說是環形,其實更像是雞蛋似的橢圓形,中間還有一條跑道將雞蛋一分爲二。

姑且叫它爲雞蛋。跑道圍繞着大片草地和樹林。一分爲二的雞蛋上部圍繞着草地,下部圍繞着樹林。草地那部分處於低處,樹林那部分在高處,所以跑起來有上坡下坡,很是過癮。跑步的人知道,平路跑是舒服,但欠缺挑戰性,上坡下坡,給單調的跑步帶來一些變化,可稱爲跑者的趣味。

早晨是跑步的熱門時間。除了人類嚮往陽光但討厭暴曬的傾向外,還因爲早上的景色更美麗。一些桉樹會滲出大量鐵鏽色的樹脂,多得整條樹幹像上了漆一樣,在陽光照耀下,通體發亮,一個個樹脂小疙瘩像寶石一樣尤爲耀目。跑者如果有發現美的眼睛,會被吸引得不禁一圈又一圈經過這些樹,一次又一次“捉住”那動人的美。世界上最美的事物,往往是不能像手袋鑽戒那樣被收藏保存的東西,只有某個時刻,某一瞬間,讓你開開眼。

雞蛋的一側,貼近游泳館,可以看到圍欄裏面的露天50米游泳池。沒人的時候,野鴨子去游,順便排泄,讓後到的游泳者頭痛不已。有時舉辦學生游泳比賽,小朋友們分不同年齡和性別進行比賽,岸上的親友比水裏的孩子還起勁,熱鬧得不行。水上水下兩個世界。週末呢,尤其是炎熱的日子,就更熱鬧了,各路人馬帶上各種戲水玩具,在露天游泳池一泡就一天,也不管水上漂着的昆蟲和鴨屎了。

雞蛋的一半,被跑道圍繞着的一片樹林,被鐵欄杆圍着。裏面亂七八糟長着各種樹和植物,大部分時間都是灰頭灰臉的。但到了春天,裏面百花齊開,有金黃和白色的野花,一些叫不上名字但形態優雅的野蘭花,很香的旱地水仙,還有桉樹上那粉黃的小花。有時候桉樹掉下些枝幹,枝幹上帶着桉樹花和滾圓的桉樹果實,有說不出的可愛,讓人想到May Gibbs畫的桉樹寶寶。很少人會注意到桉樹會開花,也很少人知道這些桉樹花正是澳洲蜂蜜的主要來源。桉樹花不起眼,但問起來有一種蜂蜜般的甜美,舔一下花粉有點甘甜。桉樹蜜也就帶着這種甘甜,很有澳洲風味。

跑步或步行的人們,可以隨自己心情和偏好,或順時針或逆時針走(你會發現不同人的確有不同的偏好),或走全圈或走半圈,或如蜜蜂一樣走八字。隨心所欲地跑啊走啊,看看周圍的樹啊花啊,聽着烏鴉啊啊啊的叫聲,將其想象成爲你打氣或在嘲笑你,看到蝴蝶飛過,雲彩飄過,風吹過卷起一團枯草。嗯,正是這樣自由的時光讓人喜歡這個雞蛋跑道呢!

我被喜鹊母子认领了

Australian Magpie,笼统称澳洲喜鹊,具有强烈的领地意识,一般不喜欢靠近人类,带孩子的喜鹊还具有攻击性。

上周,从我窗外看后院,围栏上有一只喜鹊逛来逛去,跟我四目对视了很久,一点都不怕我。我从她红色的眼珠中,看到一丝诡异,仿佛这不是鸟,而是有自我意识的人。

几天过后,后院突然发现一只略小的喜鹊蹲在地上。看清楚一点,这是喜鹊幼鸟,尾巴刚长出硬毛,但身上,特别是翅下的绒毛还没掉落。我们担心他是否是从树上的巢掉下来,受伤或中暑。

不久,看到他如鸡一样走来走去,就放心了点。他躲进紫苏丛中,看起来很满意。这时候,有一只成年喜鹊在不远处看着,时不时呼唤几声。我们确定她就是小喜鹊的妈妈。而我直觉她就是之前跟我四目对视的喜鹊。

相安无事,直到姜饼猫趁妈妈进出后院门时,冲到后院,欲伏击小喜鹊。小喜鹊吓得以飞机起飞的方式助跑-起飞,逃跑了。捕猎者与猎物,即使没打过交道,但一眼就能辨认出敌我。

我们以为故事到此打住,但却不是。 晚上,小喜鹊回来了,站在桑树枝上。那天很热,我害怕他没水喝没东西吃,用棉花沾点水,喂了他。尝试用米饭喂他,他不喜。用面包沾水喂,幼鸟很喜欢地吃了不少。能吃能喝能飞,就不需要太担心。

之后上网查资料,说这是幼鸟学飞的一个过程。幼鸟从窝里被妈踢出来,在地上跟着妈妈走,妈妈继续投喂幼鸟食物,并教他学习飞行。

Baby magpies leave the nest before their tail feathers have grown. They live on the ground and are fed and protected (often by swooping) by the parents during the day and are hidden in undergrowth overnight.

我们决定尽量不去干扰他们,静观其变。幼鸟在桑树枝上蹲着过了一晚。期间姜饼猫透过窗户看鸟,兴奋得尾巴啪嗒啪嗒的,久久不愿离开窗户。

第二天清晨,听到幼鸟和妈妈在后院谈话,完全不顾我们人类在睡觉。起来后开门,姜饼猫不顾一切冲出去,直扑幼鸟,一把咬住翅膀。我们赶快抓住姜饼,姜饼嘴边飘落几片羽毛。我们教训姜饼太凶残,鸟妈妈和幼鸟也一起大声训斥姜饼。猫头低垂,但我觉对他内心拒不认错。

猫被端回屋子内,鸟妈妈继续喂幼鸟虫子吃。接下来一天,鸟妈妈站在晾衣架上,对地上的孩子说话,鼓励他多练习挥舞翅膀。

目测这对母子是会在我家后院生活一段时间,直到幼鸟完全长出硬翅,会熟练飞为止。我们用箱子弄了一个洞穴,车库门也开着,让幼鸟有遮挡的选择。

回想起来,其实当初跟喜鹊妈四目对视时,喜鹊妈应该是决定在我家安放她的未成年孩子。是因为我家后院种了好多东西么,抑或是我看上去很有安全感?

昨晚抚摸了幼鸟,幼鸟不反抗,喜鹊妈妈也不骂我,内心感觉很神奇又很幸福。人与其他动物的缘分真的很不可思议。 希望幼鸟可以快快长大,长大后多捉害虫。

Work-Life Balance

刚开始工作那两年真是各种忧郁狂躁。工作辛苦,职场小人,下班后的精疲力尽,没有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等等,都让我非常恼怒但又无奈。大概是对钱的追求让我熬过痛苦的两年。

之后就是不断摸索,究竟如何挤出时间用于个人闲暇?当然也不可避免做做白日梦,想象某一天不用工作是多么的幸福。白日梦一度占据了我头脑,上班下班都在盼望不用工作的未来。对白日梦病态的痴迷,让我对目前生活很负能量和消极,对工作一点都提不起精神。

如此又过了几年。在意识到不用工作的梦想,至少5年内都不能实现后,就断了痴痴念想。然后身体一度出现红灯,又是莫名昏倒,又是扭伤脚后,我发觉就这样的状态,别说熬5年,估计过多两年就会垮掉。垮掉再重建,是非常困难的,就像扭伤的脚一样,没可能100%恢复,晚年免不了会隐隐作疼。日本旅行,目测了日本人压力巨大但依然努力生存后,我就更进一步反省自己。工作虽然辛苦,但也不至于太过辛苦,相比于很多人,我的闲暇还是很足够的。

于是我下定决心,面对现实,停止白日梦,一边用行动实现财务自由的目标,一边好好对待自己。好好对待自己,主要就是健康。精神活动,我一直没有停止,读书、画画,几乎每天都会做。就如爸爸说的,我看书都快要看伤神了,可以看少一点,搞好自己的身体,不然身体垮了,看书也没用,得不偿失。

从上年开始,我就开始利用不用加班的周末徒步、游海水,每天散步等等。游海水让我呼吸变得顺畅,提高御寒能力。今年冬天很多人说冷啊冷,但我却觉得不怎么冷,厚衣服也没怎么穿,大概就是御寒能力提高了。

冬天不能去海里游泳,我就到游泳馆去游。朝九晚五,下班再去游不太可能,一是下班已经天黑,又饥肠辘辘,再加上大家都是下班游,水里人满为患,怎么游呢?于是,我调整了工作时间,周一周五工作十小时,那么周四就能上半天 ,1点下班去游泳。有时加班超时,那就么周三也1点下班。再加上经理允许我在家办公,有时候还是能偷闲半天在家一边工作一边运动。但是能够灵活工时,也是因为本身我工作足够能干且很自律。我意识到自己对事业不是没有追求,但一点也不执着,没有野心,所以事业上的升迁,有会开心,没也很平静。日后的目标,还是希望能够part-time,工作两三天就算了。所以,来自工作的压力就非常少,一下班就会活过来。

这样一来,我既能够工作挣钱,又能够保证体育锻炼,周末能出外游玩,吃一下美食犒劳自己和家人。工作日闲暇时间虽不多,但cut掉上网和耍手机的时间,除了饭后散步以外,也能有一两小时看书看电影。N年后,我才第一次感受到所谓Life-work balance。

当然,这种还挺满意的平衡,是在我们没有孩子的前提下。如果有了孩子,估计现有的balance会再一次被打破。但现在的我,比较有信心能够重新找到平衡点,所以对生孩子这个事情也就没有那么恐惧和排斥。有时候也会想象一下,有孩子会怎样,睡眠不足会怎样。但说来说去,还是需要自己拯救自己,孩子当然需要大人们很多精力,但也不是一点空间都不留,需要大人自己去时间管理,坚持自己的追求。将自己不幸福归咎于孩子,其实也是大人本身的无能。

Life is a journey;Has no fear。我这样跟自己说。无论日后如何,有孩子与否,生活会否大变动,我都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战胜自己的懒惰和消极。对自己负责任,才能算是自爱,才能爱人吧。(鸡血的结尾)

Weekend Note: 29/7/2017

早上例行工作完毕,跟妈妈去散步。上一次只走到丛林入口,因为没有准备,就没有进入丛林。今天身体在高呼需要好好走一顿,吸收多多的阳光,于是跟妈妈走了2小时bush walk,舒服得淋漓尽致。IMG_20170729_113437

走到小溪旁,看到水很浅,几乎静止,有一种诡异的透明感,颜色如影如幻。对澳洲不熟悉的人,看到水像咖啡开稀了的颜色,觉得很不干净。但其实这是因为桉树生长在旁边,桉树油渗透到水里,于是颜色改变。

沿着小溪一直走,仿佛可以走到天涯尽头般,沿路一个人都没有,很舒服。我对这个丛林的喜爱程度是超过蓝山的。都是bush walk,蓝山太过喧哗,走在路上前面有人、后面也有人的感觉非常不爽。

我采了几种叶子回去作标本,妈妈摘了些野花野草回家茶花。有山有水,有阳光,有家人,我觉得人类幸福就那么简单。

因为吸收足够的阳光,中午不感觉累,就画了一幅画记载今天的日程。散散步,画画,看看书,很快就过了一天。为什么别人会感觉空闲日子无聊?我只感觉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时。IMG_20170729_163840_022

很佩服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追求自己爱好和梦想的人。那么累,为什么还要画画,为什么还要写作,为什么不放弃没有任何利益的爱好?我想,什么原因都是假的,最主要也是唯一的原因,那就是你喜欢,所以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不会感到累,不会计较有没有物质收获,不在乎成就如何,就是单纯地快乐。

之前在豆瓣吐槽工作累成狗,豆友说,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就是需要和工作持续找平衡。我们上一辈,是切切实实的辛苦,大多要经历上山下乡,后来经济改革也有很多坎坷。我们这一辈没有经历这些,但是却感觉很累。累是因为办公室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又将人跟自然阻隔,最好的时辰,我们不能在阳光下生活,却要困在如同监狱一样的封闭空间里,对着电脑,干着不知道意义何在的重复工作。累是因为工作占用大量时间,剩下来私人时间想干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但肉体已经疲累。

总的来说,我觉得人类挺可怜的,无论是谁,在哪个时代,有钱无钱,都难以逃离各种悲剧,根本无法跟生之迷茫和死之虚无作斗争。所以人活着时,就只能自己动脑筋平衡好工作和闲暇,多活动,健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