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end Note: 29/7/2017

早上例行工作完毕,跟妈妈去散步。上一次只走到丛林入口,因为没有准备,就没有进入丛林。今天身体在高呼需要好好走一顿,吸收多多的阳光,于是跟妈妈走了2小时bush walk,舒服得淋漓尽致。IMG_20170729_113437

走到小溪旁,看到水很浅,几乎静止,有一种诡异的透明感,颜色如影如幻。对澳洲不熟悉的人,看到水像咖啡开稀了的颜色,觉得很不干净。但其实这是因为桉树生长在旁边,桉树油渗透到水里,于是颜色改变。

沿着小溪一直走,仿佛可以走到天涯尽头般,沿路一个人都没有,很舒服。我对这个丛林的喜爱程度是超过蓝山的。都是bush walk,蓝山太过喧哗,走在路上前面有人、后面也有人的感觉非常不爽。

我采了几种叶子回去作标本,妈妈摘了些野花野草回家茶花。有山有水,有阳光,有家人,我觉得人类幸福就那么简单。

因为吸收足够的阳光,中午不感觉累,就画了一幅画记载今天的日程。散散步,画画,看看书,很快就过了一天。为什么别人会感觉空闲日子无聊?我只感觉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时。IMG_20170729_163840_022

很佩服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追求自己爱好和梦想的人。那么累,为什么还要画画,为什么还要写作,为什么不放弃没有任何利益的爱好?我想,什么原因都是假的,最主要也是唯一的原因,那就是你喜欢,所以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不会感到累,不会计较有没有物质收获,不在乎成就如何,就是单纯地快乐。

之前在豆瓣吐槽工作累成狗,豆友说,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就是需要和工作持续找平衡。我们上一辈,是切切实实的辛苦,大多要经历上山下乡,后来经济改革也有很多坎坷。我们这一辈没有经历这些,但是却感觉很累。累是因为办公室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又将人跟自然阻隔,最好的时辰,我们不能在阳光下生活,却要困在如同监狱一样的封闭空间里,对着电脑,干着不知道意义何在的重复工作。累是因为工作占用大量时间,剩下来私人时间想干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但肉体已经疲累。

总的来说,我觉得人类挺可怜的,无论是谁,在哪个时代,有钱无钱,都难以逃离各种悲剧,根本无法跟生之迷茫和死之虚无作斗争。所以人活着时,就只能自己动脑筋平衡好工作和闲暇,多活动,健康第一。

weekend note:23/7/2017 一场茶花的盛宴

今天的太阳特别灿烂。清晨的白霜在阳光的照射下化成晶莹的露珠。

10点,我们到达Hornsby的Lisgar Garden茶花园。早前跟爸爸来过一次,跟朋友来过一次,但都不是茶花盛开的季节。7-9月是茶花盛开的季节,7月最佳,于是带妈妈再去一次。这样一个清幽美丽的花园,虽然离家远,但总让人一次又一次拜访。

IMG_20170723_152030

茶花园是依山盘绕而建,茶花品种多达70多个品种,每一朵花就是一个天堂。

IMG_20170723_145035IMG_20170723_144930IMG_20170723_144956

这个品种我其他地方都没见过,很特别很华丽。

IMG_20170723_101132

花又壮又密,落下的花和花瓣让人想到“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花园无人的时候,安静得只听到花瓣掉落的声音,仿佛偷听了时光的脚步声。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还有其他时令花。

IMG_20170723_145238

爸爸说,逝去的园主简直是澳洲的陶渊明,而他的人格,已经渗透到每一棵茶花树中。后人如我喜欢茶花和清幽意境的,仿佛隔着时空跟园主惺惺相惜。我不但爱这个美丽的花园,还为花园背后的故事而感动。可以看得出,大家都很爱护这个隐秘的花园,除了Council会打理,还有附近居民,一些老人家做义工。住在这个区的人们也经常来这花园逛逛。

我不禁觉得,虽然普通人可以为这个世界做的事情很有限,也并不是每一个人可以投身民权运动、拯救第三世界人们、深入战争灾区等等。但是如果人能够做自己喜爱的事情,投入地做,说不定能够创造一些美丽的东西留给后人。特别是性情比较内敛的人,自己默默做好事情,已经是一种对人世的回报。

逛完花园,在附近的街道走走,看到美丽如童话般的房子、鬼鬼祟祟的Bush Turkey,还有茶花映衬下的教堂。在一家土耳其餐厅吃午饭,中东食物第一次尝试,并不喜欢,我和妈妈一边吃,一边因其奇葩的味道而吐舌头做鬼脸。事后不得不买杯咖啡来洗一下那种奇葩味道,暖和一下自己的胃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weekend note:22/7/2017 冬末

很久没有闲心写日常生活流水账了。虽然流水账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写起来最有乐趣,丁点的琐事,于自己是莫大的乐趣。我也特别喜欢看别人的流水账,很有生活气息,就算是陌生人,看别人的文字就如跟别人喝茶聊天。

直到最近,才真正觉得又慢了下来,有想记载周末生活的冲动。年头先是工作比较动荡,然后进入冬季忧郁期,手指冻得要命,根本不想打字。动荡期后,升了职,在家弄了remote access,周末可以在家办公,时间就灵活多了。

今早起来,工作了两小时,身体冰凉得难过,赶紧换衣服跟妈妈出去散步。靠近购物中心有一条如长蛇搬无限延伸的草地,平时我们走到中点就会折回。妈妈说,不如走到尽头看看会到了哪里。于是我们走啊走,经过别人的花园,跟花园劳作的老人家们打招呼–“G’day. Nice weather”;经过奶黄色的围墙,看到橘红色的攀藤花从墙头低垂,就像天然的窗帘一样;经过一片丛林,看到金黄色的合欢如云如雾,近看蜜蜂们忙碌采蜜。前几天跟朋友说,嗯,春天要来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虽然夜晚气温很低,但最低点就意味着要低谷反弹了。而且看路边的树,虽然大多光秃秃的,但树枝上已经露出树芽。靠近海边的湿地,桑树已经开花了,气温较低的我区,也应该紧随其后。

经过一户人家,看花园很熟悉,我想,应该是一位友人的家。喊了几声,朋友露面,果然猜中。朋友的大狗狗很欢喜,噢噢噢地招呼我们去摸他的头。摸了一轮,他心满意足地躺下,安详地看着我们喝茶聊天。稍作停留后,我们告辞,朋友不忘对我们喊 “你们金银花收了给我一点。”我们喊“你们种了葱给我们一点。” 送花送菜,献果献瓜,友谊其实可以很简单。

于是我们继续往草地尽头走去,走啊走,路就渐渐变成山路,通往树林深处和山谷,还有河流和小溪。但接近午饭时间,我们就没有继续走下去,mark了下次再探。不喜欢走回头路的我们,绕了一大圈,一边走一边欣赏别人的屋子和花园,树木的各种形态,天上云朵的变化。回到家看时间,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两小时多,走得全身发热,微微出汗,无比舒畅,腰酸背疼就消失了。

跟妈妈说,需要加班的周六,可以利用来探索本区的每一条街道和丛林小径,就不会觉得加班毁人生了。洗了澡,看到窗边阳光无比温暖,连姜饼猫也躺在阳光里,于是我把一张小桌子搬到窗边,铺上有竹子花纹的桌布,布置好我的平板电脑和键盘,搬了一张小凳子,啦啦啦,成我的专属工作间了!

阳光晒在我背上很舒服,我心满意足地敲着键盘,将今天细小而美好的时光记录下来。

时间的角落

秋,白露季节。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世间万物。吸满了雨水的地走上去咯吱咯吱的。草长得及膝,叶尖的露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使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不介意重重的露水沾湿鞋子和裤脚,我们穿过草地,往丛林方向走去。一路无人,只有吱吱喳喳的鸟儿。湿润的草丛时而冒出一大片蘑菇,还有各种鲜艳的野花,野趣十足。

丛林前有一条长长的石路,两旁的桉树长得非常高,看上去像又高又深的走廊,不知道会通往何处。走进去,一大片朝颜或紫或红,或蓝或白,开得正欢。不熟悉的游人绝对不知道这里有路通往下面的小溪。拨开又高又密的草,我们小心翼翼往下走,因为下过几周的雨,路上的石头有点松。走到可以看到小溪的地方,前方有一棵倒在路中心的桉树,估计是水土流走,根太浅而风太大,就这样倒了。倒下的树旁边,长出若干幼树苗。生与死相伴而存。

跨过倒下的树,穿过密密麻麻的草,很快就走到小溪附近。这里有一个很不显眼的标记,纪念1939年在这里建了堤坝。堤坝本来就很小规模,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断了半截,被人遗忘。此时的小溪水已经盖过半截堤坝,哗啦哗啦的往下游流去。连日大雨使到水量猛增,平时是细水潺潺,还可以游泳,而今天则似山洪暴发。

img_20170326_090107.jpg

我们喜欢这里的原因,是这里藏着几千万年的历史,这里的石头,正式记载着鲜人知晓的历史。远古时,这里还是海洋,海洋冲击着岩石,岩石变成沙子,沙子沉积变成砂岩。后来海洋水位下降,渐渐消失,海底的砂岩暴露出来。海洋消失,变成湖水,然后是河流。水依然沿着古老的河床流动,而在暴雨季节,河流的水变得十分凶猛,甚至形成闪洪。我身处的这个河段特别窄,所以水流就更加猛,人们才会建造堤坝。海水在砂岩上留下非常紧密公整的分层和纹理,而急促的河水则在这些石头上再添上分层宽而如大波浪的纹理。原来的峡谷,现在成为丛林和底部的小溪,只有在暴雨后,人们才隐约看到当年的样子。

img_20170326_091049.jpg
此为海水冲击砂岩的纹理,处于比较高的位置
img_20170326_090120.jpg
此为河水冲击砂岩的纹理,处于比较低的位置

坐着几万年形成的石头上,看着小溪奔腾,幽静的丛林使到流水声尤为响亮。在这里,你可以思考很多东西,但也可以什么都不想。你既感到人之渺小,但又感恩生而为人。平日工作的劳累和对复杂人性的应付,在这里统统都不存在,只有大自然的神奇和美丽,填充你心灵的每一个角落。

这个鲜有人光顾的地方,是我的秘密花园。跟历史同在,见证时间的艺术品,乐也!

海的拥抱

夏天到来之后,我几乎所有闲暇时间都往海边跑,去海边晒太阳和游水。渐渐我晒得越来越黑,看镜子里的自己,像是印度女孩。

以前留学时,对海的感觉很陌生。广州不是靠海洋的城市,顶多就有一条黑乎乎的珠江河。对水的接触,无非是在浸饺子似的游泳池里,强烈的消毒水味道,不断碰撞的肩膀和大腿,满眼的肉体满耳的噪音。留学时当然去了几个著名海滩,例如Bondi和Manly去朝拜,但记忆中只下海游过一次水,那一次被浪打得我几乎手脱臼。

在澳洲的华人鲜少会下海游泳。有的怕在海滩晒黑,涂了几层防晒油还全身包的密不透风;有的危言耸听地传播澳洲海里多鲨鱼多致命毒水母等等;有的听到“海”这个字就兴奋不已–去钓鱼、去抓鲍鱼、去海里用鱼叉叉鱼,都是往海洋索取;有的即使在澳洲住了十几二十年,依然只是在海边走走,从不下水。

两年前,我在热爱游水的老爸带动下,比较频繁地去游海水,期间还浮潜过多次。我对大海的敬畏依然没有消失,因为大海很神秘,比陆地要神秘得多,人在海里,感觉就像一尾鱼,所有不切实际的ego都会消失。

海水冷,但是冷得舒服。在适应了海里的温度后,会觉得海水温柔地包裹着你的身体,像丝绸又像滑滑的被单。海浪一波接一波,将你轻轻托起到浪尖,又轻轻将你放下。学会应对波浪,人可以不费劲地随着波浪一起一伏。一边游一边听着海浪声,很舒服;但将头沉在水下,海洋的寂静又会让你心颤抖一下。游海水和游游泳池的体验完全不一样。因为海水状况复杂,有潮汐,有波浪,有温度差异,有礁石,有时还有把人往海里卷的暗流。游海水会耗费更多体力,要应对各种情况,但也更能激发人的生存本能。(不奇怪所谓水性好的人,能在游泳池或河里游一千米的人,到了海里却会功力大减)

海洋很危险,但也让人欲罢不能地爱上它。除了游海水的感觉舒服之外,海水下面的丰富多彩更是让人惊讶。浮浅时看着一群群鱼在身边游过,五颜六色的鱼在礁石间时隐时现,巨大的苏眉就在你咫尺之前外,还有带小洞的礁石上遍布的海胆……这是陆地上无法见到的景色,看过一次,我们就好像吸毒上了瘾一样,心念念之。

游海水也是需要积累经验:不同的海滩,海滩的不同地段,各种天气和日子去同一个地方等等,都会有差异。习惯游海水后,我能够感受到海的微妙变化,冷了一点或暖了一点,内湾和外海的不一样,波浪的力度,沙滩的构成和沙石的幼细程度跟海的关联,哪里才有鱼群,哪里比较危险。复杂性和多变性,只有海洋才有。最恐怖的经历:在Belmoral Beach靠北,水里有一大片布满生蚝壳的礁石,我被浪卷进了礁石中间,站又不能站(浪太大),但平浮水又太浅,几乎肚皮贴着锋利的生蚝壳。被浪卷着滚了几圈,屁股撞得很痛,但幸好奋力游离了那片礁石。从这次危险的经历得到经验是:看到比较大的礁石,不要尝试跨过或游过去,而要沿着礁石探索一下,看到有长满生蚝壳的最好避开。

游海水还有bonus:游完水会精神抖索,胃口出奇地好,皮肤虽然变黑但很光滑!

小时候经常唱“大海啊大海,是我生长的地方”,想不到我不是生长在大海,却在日后情迷大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