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oyage of Governor Phillip to Botany Bay

要了解澳洲历史,Captain Phillip,菲力船长,是不能略过的。 Sooner or Later, 你会看到这个名字一再跃于纸上。

在澳洲,Captain Phillip是一个倍受人爱戴的人物,到处都有他的纪念碑。Captain Phillip对澳洲历史的重要程度是几乎胜于Captain Cook的。Cook,库克船长,发现了澳洲东部大陆 (其实还有新西兰和塔斯曼尼亚),而他的发现,直接推动了英国对澳洲的殖民。但澳洲历史的奠基人,则是Captain Phillip。

此书是Captain Phillip从英国起行到澳洲初步建立殖民为止的分日期记录。所有介绍澳洲的历史书籍,包括著名的Manning Clark,也一定会引用这本书的记录。尽管是实用性为主的记录,但是非常有趣。例如提到好望角,说一点都不Good Hope, 风大多事故,而且常被人认为是非洲最低点。

Captain Phillip虽不能说很丑陋,但样子也好不到哪里。衣着随随便便,还缺个门牙。当他看到土著男人普遍少了门牙,走上前指指自己缺了门牙的牙齿,立刻获得土著的好感。样子虽不怎么,但是此人的胸怀广阔,思想自由开放,有胆识有远见,有同情心。

他对犯人并不是非常严酷,一开始在英国没有足够衣服给女犯人,他对此提出异议,然后在中途补给购买了女犯的衣服。他给犯人的食物也充足,使到死亡率非常低。到澳洲后,一切从零开始,他也是跟大家一样,住着草棚,对犯人也是鼓励其勤劳向善,很少使用酷刑。

我个人非常佩服他的胆识和远见。他尊重土著人,坚持不与土著产生冲突,每一次跟土著部落遇见,他能够放下所有武器,独自一人上岸去表示友好。对后来零星冲突,他能够分辨出是犯人的闹事,而不是土著的主动侵犯,也秉公惩罚了犯事的犯人。但也只有他能够做到这样。后来的继任者无法hold住白人,更加无法获得土著的好感,政策无可避免向着灭绝土著人倾斜。

如今的悉尼,是从悉尼港开始发展的,这也是Captain Phillip的远见。他没有选用Cook发现的植物湾,而用了悉尼港,造就了如此天然美丽的海港,至今悉尼港依然是悉尼皇冠上的最大颗宝石。在悉尼港建造房屋,他要求道路尽量宽,房屋尽量齐整归一,预见了未来的高速发展需要。如今人们走在悉尼CBD上,特别是靠近悉尼港的Macquarie St, Phillip St, George St 和Elizabeth St, 都可以感到一种通达的宽敞感。

Captain Phillip第二大发现是Parramatta,那时候叫做Rose Hill。在那里,Captain Phillip致力农业试验,办各种农场和畜牧场,为以后的农产业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如今Parramatta的重要性依然没有减弱,成为悉尼的西部的CBD,势头直超悉尼港的CBD。

太多太多,不一一说了,就此打住。

书还附上Norfolk Island、Lord Howe Island的发展记录、几个人的航海日志、澳洲的动物和植物的描述。

 

Mount Abundance: or The Experiences of a Pioneer Squatter in Australia by Allan Macpherson

苏格兰人在澳洲。

作者相中Mt Abundance作为养殖地。Mt Abundance在昆州,布里斯本以西约550公里,山区内河流多,水土丰富。

但是存在问题:

1,时发洪水。时常要带着马游好长一段水流才能到达安全地方。

2,与土著的冲突。可以看到普遍白人对土著是感到恐惧。作者一开始并不怎么害怕土著,而且奉行不伤害原则。但是几次有牧羊人被土著屠杀,而作者带着的土著人也被敌对土著杀害,自己有几次差点就没命了。如此三番,一处牧羊站被称作“Murder Camp”,而几乎所有牧羊人都拒绝继续在那里工作或留守。

作者在往北上Mt Abundance已经失去了不少运输用的牛只和羊,羊毛在几次土著屠杀白人事件中也损失不少。而在几年内,被Dingo咬死的、洪水冲走的、土著偷走或吃掉的或牲口自己走失的,共有10000只,损失可不是轻的。

可是最后导致他完全放弃那片土地的,还是土著对白人敌对的气氛太重,太多死亡了。

这是澳洲殖民当中,血腥的一笔账,可是这笔账算不清。对土著是不公平,因为白人夺取了他们的土地,但对白人也存在伤害。反正就是物种竞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是多么大的一个代价,那么带血的历史,才有今天所谓的多民族澳洲。而澳洲初期的先锋人物,大多是徒劳无功的。若干年后,土地才让人们富起来。但不得不说的是,澳洲还有好多土地,特别是内陆地区,几乎完封不动没改变过。变的只是几个大城市。

如今土著人的后代无论多么恶劣,政府似乎都是让着、养着他们。可能就是怀着愧疚之情。说到底,还是占了别人的地啊。但历史无法改变,人们只能承受历史。

里面有些话,正好表现出澳洲人的民族特色:

Keep on never minding

Working like horses for three months, spending like asses during another, and living as they best could during the rest of the year.

 

种种古怪的丛林拓荒者

旧衣烂鞋,一个铺盖,几个旧罐子。流浪者在丛林,孤单一人。拓荒的时代,拓荒的人。时代过去,再也看不到这些古怪有趣的流浪者。

Hollow-log Jack浪迹于Monaro山区(现堪培拉及雪山Snowy Mountain区域)。此汉只睡在空心树桩里,他认为营地、房子,都没有空树桩那么舒适便利。据他说,树桩里面非常暖和,遮风挡雨,最冷的时候只需要一张毯子。他熟悉他游走沿途的每一个树桩,自己也清理了不少树桩内部,以便随时可以“入住”。当他要入住时,会先堵住其中一端,将里面的野兔或蛇虫给赶出来。如果是夜晚,他会让带着的狗先爬进去,清空树桩,然后再钻进里面睡觉。Hollow-log Jack的生命最后一刻也是是在树桩里。

流浪者喜欢在露营地方洒上些种子,那么可以得到一些蔬菜供给。一位叫做Pumpkin Paddy的流浪汉在Condamine-Warrego River流域,建了一百多个这样的菜园,种上南瓜或马铃薯。他会用罐子装些小个的马铃薯,或一些厚皮,随时播种。这些蔬菜瓜果不需要特别打理,种下,离开几个月,回来就有收获了。还有一位叫做Rev A.C.的牧师,怀里总放着些柑橘种子,骑着马在Richmond River流域的农场间奔走时,将种子洒在河边的泥土里,以便利来往的人们食用。这些柑橘被称作Parson’s Lemon。

Quandong是一种澳洲植物,其果子里面的核像一颗珠子。一度闻名于新州西部的流浪汉Quandong Joe就将这种植物运用得神乎。他将Quandong果核用作纽扣,将其一颗颗串在帽子帽沿上,可以驱赶讨厌的苍蝇(这种帽子偶然可见于一些纪念品店,只是果核用塑料珠子代替)。将果核加工一下,还可以做成项链、念珠等各种艺术品。他还擅长用Quandong的果肉做成果酱和果派,用于款待他的客人。

Quandong-600
Quandong Seed

扩荒者所做的都down to earth,很实际,很实用。但是实用的澳洲人,也不乏艺术和幽默。Old Bob是维护农场边界的巡视员,他有大量时间是花在维护篱笆和围栏上。为这些围栏涂上漆。Old Bob在枯燥的工作中自娱自乐,用油漆涂画各种图画–马、牛、草屋、农庄、鸟儿、袋鼠等等,都是他创作的材料。

类似的将实用升华的,还有一位Nangus Jack。他是皮鞭制造者,他制作的皮鞭是一等一的好皮鞭,非常受欢迎,曾一度遍布澳洲大陆。他会在一个农场上,花上一到两周,制作对方所需要的各种皮鞭,然后走到下一家。制作出来多余的皮鞭,他就拿去镇上寄售。最后他死在位于新州Hay 与Deniliquin之间的Old Man Plains,手执着刚做好的皮鞭。

这些扩荒者性格倔强,我行我素,所以显得古怪。一位叫做Paddy Lenny的汉子,被人称为“北领地的马王”。他没有拥有任何土地,但却养了近800只马。他带着几个土著男孩,将马群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放养。这些马品质优良,可是马王却拒绝出售他的马,他宁愿带着他的马,一直过着贫穷而自由的生活。他最后死在Darwin达尔文,而他的马,则被闻讯而来的人们抢购一空了。

澳洲女性同样不逊于男性。一位名字叫做Annie Doyle的女性,闻名于昆州西部内陆,被人称作Red Jack。她身形瘦削,一头红发,性格不羁,到处游荡,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她到达的地方甚至比男人还要多。她平时将红发挽起,用一根棍子固定住,穿上男人的衣服,带上男人的帽子,做着男人做的粗活,看上去没有人疑心她是女性。她有两头马,每年都参加赛马。她曾经在Cloncurry的赛马比赛中,赢了由一位中国人拥有的冠军马,赢得十英镑。在比赛中,她的头发散落开来,如一抹火在赛场吹过。1902年,她在昆州的Mareeba逝世。

Waltzing Matilda的起源

australian swagman
australian swagman

Waltzing Matilda这首曲子的起源众说纷纭,但比较靠谱的是流传自位于维多利亚州East Gippsland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由早期生活在大片大片丛林的农场主和蹲地者流传下来。1896年,这首曲子经由在昆士兰州Winton生活的诗人A.B. Paterson填词,然后流传至今。

据说,Matilda是维州第一位女性流浪者。她和他的丈夫Joe,在East Gippsland非常有名,而且倍受尊重。他们的姓氏不明,人们叫Matilda为Mrs. Swaggie Joe 。这对夫妇的结合也非常传奇。流浪汉Joe爱上年轻的Matilda,于是恳求Matilda的父亲,将他女儿嫁给他。可是老人家不愿意将好好的一个女儿嫁给流浪汉Joe。老人喊道,“什么?让我女儿嫁给你这样一个流浪汉?居无定所,一个连窝棚也没有的人?你想带着我的Matilda,在丛林荒野里跳华尔兹吗?想得美!”

但最后,Matilda还是执意嫁给了Joe,两个人一生都在广阔的bush land行走和生活,并深深地热爱丛林与土地。但随着年纪渐大,他们的精力不及当年了。有好心人愿意提供在Bruthen的居所,让他们安享天年。但是他们拒绝了,他们说,他们无法适应室内居住,他们宁愿一直在外游荡到生命的尽头。

某天早上,Matilda病倒了,就在中午逝去了。她的丈夫,流浪汉Joe,在一棵老桉树下挖了洞,接着抱着Matilda一直到天黑,才将她埋葬。第二天,他带上他的铺盖离开了,一边走一边跟他的铺盖说话,“铺盖啊铺盖,从今开始你就是我的Matilda,我们会一直跳着华尔兹到生命尽头。”人们看到Joe总是跟他的铺盖说话,有时还靠着树,一手挽着铺盖,一边跟铺盖说话,恍如他的妻子Matilda依偎在他身边。渐渐,一个谚语“Waltzing the bluey”产生了,是流浪的人来戏称自己带着铺盖,过着一个人流浪的生活。(Bluey是一种铺盖,这种铺盖外面是用一张灰蓝色的毯子包裹,所以称作Bluey)

澳洲的流浪汉(swagman)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不工作、游手好闲的地氓。澳洲的流浪汉是当时殖民开垦土地时期的产物。澳洲殖民政府将土地划分成一块块,然后向人们出售。购买了土地的人,就开荒垦地,发展成牧场养羊。每到剪羊毛的季节,农场没有足够的人手,就需要大量的临时工。例如昆士兰州7月开始剪羊毛,有剪羊毛技能而没有土地,或有少量土地但处于闲季的人,从维州、新州北上去昆州去剪羊毛挣钱。

当时内陆还没有火车,流浪汉们就带着极少的必需品,一路走过去,遇到需要人手的农场就工作,做完就下一个地方,一直到最远的,然后再走回来。这一个一来一回的路线就叫做“赛马道”(the racecourse)。每到一站,流浪汉就能领取免费提供的茶叶、糖和面粉。这种供给不是慈善,而是维持流动人群的供给,以确保农场能够获取需要的人手。

这些到处走的流浪汉不仅仅会剪羊毛,还是多面手。除了剪羊毛,还会收割谷物、采集水果、建造围栏、建造水坝、清理马房等等。不少流浪汉是年轻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到处跑,干零活,物识土地,待有足够的钱就买下一小块土地安居乐业。有些人,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一直流浪到老。钱赚了,就在pub里赌赌钱、喝喝酒,钱花光了,就收起铺盖,继续上路。他们上路,被称作“on the wallaby”,因为小袋鼠wallaby会踩出各种羊肠小道,流浪汉在丛林里,时常沿着这些wallaby踩的小道走路,不太容易迷路,而且经常会找到水源。

虽然这些丛林流浪汉几近消失,但现今依然能够看到依稀的影子。澳洲人喜欢露营(camping),喜欢原始的生活,即使是城市生活的澳洲人,时不时就要跑到bush里去行走或露营,也许血液里还流传着“流浪”的基因?现在澳洲还有不少季节活,例如摘水果、农场活,都给年轻人一个穷游和游历的机会。

 

视频和图片来自网络,请勿商用。
文章所有权归作者所有,不经同意请勿转载。

Waltzing Matilda-澳洲的非正式国歌

nla.mus-an7412026-s1-v

澳洲的历史跟bushland(丛林)密不可分。有很长一段历史是人们开垦大片大片丛林,改造土地成为畜牧场或农场。现在,只要走到澳洲的郊区或内陆,尤其是昆士兰北部和北领地,那种旧时的感觉依然存在。

相比于文质彬彬的欧洲人来说,澳洲人“更接地气”。这些早期的澳洲人,从事各种体力工作,在丛林或荒野中穿行,或淘金,生活贫困,但是也有一种奔放的自由。在教养良好的旧世界人们看来,澳洲人粗鲁、不拘小节,更有乡下人的气质。但尽管如此,这些历史成就了个性独特的澳洲人。

以下一首澳洲民歌,就表现了当时澳洲人的生活和性情。此歌几乎等于澳洲非正式的国歌,哼起来很有感觉。但是这首歌谣初看是莫名其妙的,不了解澳洲的历史和澳洲人的过去,是很难明白里面的感情。billabong是什么,Matilda又是谁?billy,tucker-bag是啥东东?以后我会慢慢道来。现在就听听这首歌吧!歌词经演唱者会有些微不同。

Slim Dusty演唱版本
澳洲军团奏乐版

歌词

Waltzing Matilda
—our unoffical National Anthem
Lyrics by
A.B. Paterson

Once a jolly swagman camped by a billabong,
Under the shade of a Coolibah tree,
And he sang as he sat and waited while his billy boiled,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And he sang as he sat and waited while his billy boil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

Down came a jumbuck to drink at that billabong
Up jumped the swagman and grabbed him with glee,
And he sang as he shoved that jumbuck in his tucker bag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Who’l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And he sang as he shoved that jumbuck in his tucker bag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

Up rode the squatter mounted on his thorough-bred
Down came the troopers One Two Three
Whose is the jumbuck you’ve got in your tucker bag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Whose is the jumbuck you’ve got in your tucker-bag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

Up jumped the swagman sprang in to the billabong
Who’ll never take me alive said he,
And his ghost can be heard as you pass by that billabong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And his ghost can be heard as you pass by that billabong
Who’ll come a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note:

billabong是河流分支被阻隔或干旱而成一个独立小湖泊。通常在旱季是小时,下雨后就满水。billabong的叫法源自于土著语,是澳洲特有的叫法。澳洲有很多这种小湖泊。

WM-4

Coolibah tree一种澳洲桉树。

Billy是一种有锡制罐头做成的容器,可以在火上烹饪,是流浪者的厨具。以后会详细讲。

Jumbuck是澳洲白人对羊的特有叫法。

squatter是澳洲土地政策下购买到土地的所有者,称作“蹲地者”。

 

视频和图片来自网络,请勿商用。
文章所有权归作者所有,不经同意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