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瓜

昨天跟朋友去吃烧烤。

本来烧烤的各式肉类是主角,可是数一下,我吃得最多的,是那里的蒜茸拍黄瓜。黄瓜爽口清润,是解肉腻的绝佳配搭。

说起黄瓜,这种简单的蔬果,贯穿了我童年到成年的回忆。

婆婆公公是江浙人,甚爱凉拌菜。除了莴笋之外,黄瓜是常有的凉拌。黄瓜切片或长条,用盐、糖和麻油拌,美美地吃上一顿,消除盛夏的炎热烦闷。现在每每见到凉拌菜,我都会想到婆婆那只露出青筋、受尽辛劳的手,夹着筷子,迅速搅拌着凉菜。妈妈说婆婆厨艺几十年都不改进,其实就那盘凉菜,都已经让我好满足了。

除此之外,还有我妈妈做的腌黄瓜。市面有罐装的腌黄瓜,我甚爱吃,吃的专注程度仿佛在细细品尝鱼子酱一样。可是外面的腌黄瓜毕竟添加防腐剂,妈妈不让我多吃。后来她自己做了简单的腌黄瓜,想不到如此简单的做法,都那么美味。黄瓜洗净,竖着破开四条,然后横着切成摋子般大的黄瓜丁,用盐拌一下,倒进酱油,不要盖过黄瓜,因为黄瓜会自己出水。腌过夜,黄瓜吸进酱油的咸味,又脱了一点水,所以味道不咸不淡。将底下腌好的黄瓜夹出来,放在小碗中,不用放油,送粥甚美味。表面那些还没有入味和上色的黄瓜此时浸到酱油了,可以放在下一顿。在异国生活时,我也爱做这样的酱黄瓜,一边吃,一边想念我亲爱的父母。没什么比家里菜要美味了。

后来我也爱上西安式的蒜泥拍黄瓜。不知道为什么,黄瓜是要拍的才爽口!将黄瓜拍得四分五裂,将囊稍稍除掉,然后加一点盐、醋、糖、酱油和切得细细的蒜泥,拌好,淋上热油,喜辣可以放一点辣子。甚喜欢陈醋和蒜泥融合一起的味道,可是生蒜头的口味对于吃惯清淡的我太过刺激。于是我将一半蒜泥生拌,一半扔进热油爆爆,这样香味出来了,可是辛辣减了一点。此菜成为我款待朋友的预留菜式,简单又好吃,几乎没有人不爱的。

除此之外,日本的细卷还喜欢用黄瓜做料。将黄瓜除掉囊,切成细条,用饭和紫菜卷成细卷,吃时点酱油。别以为如此简单,不少人是必点的。简单的东西,永远不缺少fans。

不是没吃过大鱼大肉,可是说到底,最喜欢的,就是那些朴实无华的菜式。好多人饱餐之后,都会赞好吃好吃,可是让他们连续吃上几顿,他们就痛苦无比,恨不得回家吃那豆腐、水煮蛋和白粥了。

我的小黄瓜,小黄瓜,一辈子都不厌。

茄子酱

前天买了一个很好很健康的茄子,没有硌牙的籽,茄身结实发亮。

刨了皮,是白白青青的肉,切成长条浸水,然后过掉变黄的水。

放油加蒜和姜,爆一下小银鱼干,再把茄子扔进去,炒至软身后,放盖过面的水,加上两大勺豆瓣酱,一点盐和糖,还有一点老干妈辣酱,焖到收水。

好的茄子很容易融化,有人不喜欢太软绵绵,可是我喜欢烂成一团酱。添了银鱼干和辣酱,风味更好,样子也很诱人。

用小碗盛好,放冰箱,吃的时候将面煮好过水,用茄子酱捞面,冬日的美食!

朋友说我没什么太大理想。没错,我就是吃到茄子就欢喜的单细胞生物~~啦啦啦。

勿怒

小时候性格怪癖,经常动怒,无缘无故可以一清早气鼓鼓,恨透全世界人。

有朋友话,这是过度消极加悲观的生活态度。的确如此,从小到大有很多让我恨透人生的事情,多少让我持续性地愤怒。但这不是一个正确的人生态度。虽然生活并不是充满阳光,但是愤怒,怒人怒己,有什么得益呢?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是生百样烦恼的根源,我就开始控制自己的情绪。从常常生气,到偶然生气;到情绪大起大落,到负面情绪尽快消散;从对别人的埋怨,到自我检讨……最难是控制自己的心,自己的情绪,因为这需要长久的自律。

近年来,每次我发完脾气之后,都会有一种深深的内疚,不但是对动怒对象的愧疚,更多是对自己的失望。为什么要动怒?为什么要被坏情绪控制?为什么不可以去控制情绪?

好似有点强迫症的倾向,或者是对自己的苛刻?

我妈一直是我偶像,那么温柔和包容,我尽力去学,可是却学不到十分之一。有时觉得,我这一辈子都成为不了像妈妈一样好的女人。还有我身边很多朋友,她们都那么乐观阔达,可以耐心地过着小日子,可以对很多苦逼的事情一笑而过;还有爱我的人,被我骂了一通都不生气,只是默默看着我,令我心里反而不安和悔恨--特别对关爱我的人,我怎能乱发脾气去造成无谓的伤害呢?

Be the master of our emotion–这个是我一世要行的修行。

2012年6月9日

 终于看完了近700页的History of Australia,历时近半年。这个还是缩写版的,原版是六册。

在介绍澳洲历史的书丛中,Manning的版本是举足轻重的,研究澳洲历史是不能不看他写的书。Manning的写作风格是详细和注重个人层面的细节。他的阅读和研究面很广,所以在他书中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历史人物的小细节。可是他的特点,也成为他的弱点,如果对澳洲历史没有一个大概的认识,一开始就看他的书,读者会感到很迷茫。Manning很少从大的、宏观的层面去分析问题,说得也实在太详细,所以读着读着,不知道究竟是在哪一个历史点上,每一个阶段是怎么过渡和连接的。(要像对澳洲先有个大概了解,可以看《History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第一二部分很精彩,我觉得是非常值得看原版(但市面上几乎难以找到原版,悉尼大学有收原版,其他图书馆不清楚)。缩写版删去了一些有趣的描述和具体的历史背景,我觉得这是缩写版的最大不足。但因为我看过原版的头两册,所以也没有遗憾。可是越到最后,分析就越是不清晰,大有匆匆收笔的感觉。也许是Manning年事已高的原因,也许是他对近代事件的分析没有对过去事件一般清晰。

贯穿整个系列的,是Manning的世界观。他认为白人的殖民,是对土著人的不公,感到世风日下。可是他也没有提出,究竟怎样才能拯救土著人,怎样才能使澳洲社会各个阶层取得相应的权力,达到平衡。他表达了他的同情、怜悯、和对资本社会的看法,可是他也不知道,究竟最好的出路是怎样。History of Australia,是属于Manning的,此书是Manning对澳洲理解和认识的折射。

人们总是说要达到客观,历史家尤其如是。但是世界透过各种事件,在我们脑中投射了独特的印象,每个人对世界的认识都不一样;然后有些人,将脑中的印象表达出来构成第二次的倒影。这样,其实我们都是在表达属于自己的东西,绝对客观是不可能达到的。就好像我写日志,也是在表达我脑中的倒影,我无意去说服别人,也不寻求大众的理解。Manning表达的东西,你可以不同意,但是每个作者,都只需要找到少数的共鸣者,从这个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相知中,将读者对世界的认识扩大化。

很高兴读完了这本书,我对澳洲的历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爱澳洲胜于我爱中国,所以我会主动去了解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还有这个国家的民族特性。接下来我会先看完手上没有看完的书,再进一步计划要看的澳洲历史书目。

2012年6月9日

 终于看完了近700页的History of Australia,历时近半年。这个还是缩写版的,原版是六册。

在介绍澳洲历史的书丛中,Manning的版本是举足轻重的,研究澳洲历史是不能不看他写的书。Manning的写作风格是详细和注重个人层面的细节。他的阅读和研究面很广,所以在他书中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历史人物的小细节。可是他的特点,也成为他的弱点,如果对澳洲历史没有一个大概的认识,一开始就看他的书,读者会感到很迷茫。Manning很少从大的、宏观的层面去分析问题,说得也实在太详细,所以读着读着,不知道究竟是在哪一个历史点上,每一个阶段是怎么过渡和连接的。(要像对澳洲先有个大概了解,可以看《History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第一二部分很精彩,我觉得是非常值得看原版(但市面上几乎难以找到原版,悉尼大学有收原版,其他图书馆不清楚)。缩写版删去了一些有趣的描述和具体的历史背景,我觉得这是缩写版的最大不足。但因为我看过原版的头两册,所以也没有遗憾。可是越到最后,分析就越是不清晰,大有匆匆收笔的感觉。也许是Manning年事已高的原因,也许是他对近代事件的分析没有对过去事件一般清晰。

贯穿整个系列的,是Manning的世界观。他认为白人的殖民,是对土著人的不公,感到世风日下。可是他也没有提出,究竟怎样才能拯救土著人,怎样才能使澳洲社会各个阶层取得相应的权力,达到平衡。他表达了他的同情、怜悯、和对资本社会的看法,可是他也不知道,究竟最好的出路是怎样。History of Australia,是属于Manning的,此书是Manning对澳洲理解和认识的折射。

人们总是说要达到客观,历史家尤其如是。但是世界透过各种事件,在我们脑中投射了独特的印象,每个人对世界的认识都不一样;然后有些人,将脑中的印象表达出来构成第二次的倒影。这样,其实我们都是在表达属于自己的东西,绝对客观是不可能达到的。就好像我写日志,也是在表达我脑中的倒影,我无意去说服别人,也不寻求大众的理解。Manning表达的东西,你可以不同意,但是每个作者,都只需要找到少数的共鸣者,从这个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相知中,将读者对世界的认识扩大化。

很高兴读完了这本书,我对澳洲的历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爱澳洲胜于我爱中国,所以我会主动去了解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还有这个国家的民族特性。接下来我会先看完手上没有看完的书,再进一步计划要看的澳洲历史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