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兒狡猾不狡猾

村裏的小溪哗啦哗啦流

肥美的魚兒游啊游

捲起褲腳的小孩子,趟著冰冷的溪水,要捉那魚兒啦!

魚兒太狡猾,吃了水上的麪包,卻不肯入網

魚兒又很笨,錯將樹影當人影

哈哈笑的孩童全身濕透了

捉不著魚兒,肚子咕咕叫

夕陽下,波光粼粼,小溪在唱歌

狡猾的魚兒吃飽了

孩子們被家裏的飯香釣走了

鏡子與我

人不可以改變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
往往他人眼中的’我’都是扭曲或變形
或是過度美化
或是過度醜化
畢加索那照鏡子的女人
不也是如此麽

習慣這種扭曲
這是有趣的映照
如同在哈哈鏡裏的我,我,我
不必尋求理解,人又怎能跟鏡子論理

內心的寧靜和恆定
必須堅守的自我
我,直視自己
這是唯一不能丟棄的

祝你聖誕快樂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一年終了。聖誕老人恐怕已經上路,趕往世界各地派禮物了。

我們這裏沒有白雪飄飄,卻有綠樹蔥蔥。我穿著整齊的襯衫西褲,如常上班下班。我扮演著認真的人類,但你知道嗎,在夢中,我是一隻在黑夜裏閃光的蝴蝶,隨意飛翔,到達每一個心靈里歇息。

我見到歡快的心靈,不知疲倦,努力嚴謹。一條彎彎曲曲的山路,通往哪裡?但這條路吸收了汗水、眼淚,單調的泥土長出點點野花。

我見到灰色的心靈,那一灣湖水時有枯竭,一叶小舟從湖這邊劃到湖那邊,依然是混沌一片的灰。

我見到如同露珠的心靈,看似單調沉悶,但卻折射了各種色彩。色彩不斷地幻變,吸收著,釋放著,構建著內心的迷宮。

我見到好多好多,但是我卻不能將這些各色各樣的心靈打包成禮物送給你。最好的禮物,是無法塞進盒子裏,用紙和絲帶捆綁著。

我送給你夢和希望。夢裡多變幻,卻沒有厭倦。而心靈的花蜜,則是來自希望的花朵。

季節交替

悉尼的秋天拖沓,寒熱交鋒厲害。從二月尾到四月頭的這段日子裏,早晚就像冬天一樣寒風凜冽,露水重重;而到了白天,冬之氣息全無,豔陽高照,甚至比夏天還要乾燥炎熱。如同中國人所說的,陰陽交替,白天陽氣盛,黑夜陰氣重。

在這種季節,傍晚時分,也就是太陽剛下去不久去散步,是最舒服的事情。風之女神剛剛甦醒,揚起手,送出微風,吹走白天最後一絲炎熱。天空呈現淡淡的黃色和湖藍帶灰的顏色,以一種柔和的美撫慰歸家的人疲憊的心。

人們陶醉在這種曖昧的季節中,已經分不清究竟是夏天離去了,還是冬天降臨了。但到了夏令時取消時,人們就會一心一意堅信冬天來了。每年夏令時取消,人們情緒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失落,這是因爲大部分人都渴望陽光和溫暖,而不願意被寒冷和疲憊征服。冬天來臨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不用時令改變,人的身體已經作出反應。天亮得更晚,人的身體越發沉重,覺得起牀非常困難,起來後情緒特別低落,渴望再睡一會兒。我想,如果人不是被工作支配着,過《黃帝內經》所說的隨着季節時令和身體狀況去過日子,不長壽就奇怪了。

植物們已經作好冬季考驗的準備。草本植物,例如紫蘇,已經開始長花,不久就結種子。種子落地,枝木乾枯,生命結束。植物的生死比人來得乾脆,生是借着陽光和雨露盡情生發,而死則是完成了結種使命,不加留戀的死。灌木植物和高大的樹木不會死,但會冬眠。有些樹木已經開始掉葉子,乾燥枯黃的葉子掉滿地,形成厚厚的地毯,睡在上面悉悉索索,有種接近大地,卻又非常安心的感覺。我每天都走同一樣的路,中午到附近公園去曬太陽。沿路我看着熟悉的樹木,看看他們掉了多少葉子,是不是禿頂了,尤其親切。我知道,來年,他們一定會長得更翠綠,而此刻,他們要準備沉睡了。鳥兒仍在歡鬧,並不介意在樹上露出身影,只在乎晴日裏高歌一曲。

一些秋天的植物暗暗高興,待到繁花掉落,青蔥已逝時,就是他們驚豔的時刻。菊花一年到頭都是瘋長莖葉,但只在秋末到冬季時開花。洋甘菊早已經開花,野地上金色的紫色的一叢又一叢。而中國的菊花則遲一點開放。中國菊花集體憋着勁,每一棵都結滿花苞,在同一時間一起開放。去年我們收了一罐子干菊花,到現在還沒有喝完呢,而今年的卻已經快要開放了。

而我呢,如常地上班下班做家務看書寫字教畫畫。但是我的心,已經被冬天給浸溼了,我的身體,害怕着寒冷,卻又準備打起精神好好過冬。如花,如樹,如飛鳥,如甲蟲,變換着方式過冬,在寒冬天醞釀對來年的盼望。一年又一年,我在大自然的恩賜下活着,內心從未衰老。

 

聽不懂人話的小鳥

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

努力拼搏,別人說你雞血

節儉隱居,別人說你失敗

 

人要成爲一塊麻木的石頭

抑或成爲隨風擺腰的蘆葦

才能頂住這些指指點點麼

 

我想說,我要成爲一隻小鳥

每天如常歡唱跳舞聽不懂人話

只有大自然可以左右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