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肚餓找貓奴

Advertisements

风格的探求

看《浦泽直树的漫勉》里面各位老师,有年长的,有年轻的,有化着浓妆的,有不修边幅的,他们画的漫画都满满的个人风格。每一个人画的类型,用的画画手段,下笔的“姿态”都不一样。东村明子的快手,藤田和日郎的涂改液大法和筷子作画,浅野120出神入化的电脑辅助作画技术等等,都让人目瞪口呆,不得不服。《蜂蜜与四叶草》里的小不点啊久,每次画画都进入忘我的状态,将自己看到的世界画出来,孤独的、任何人都无法进入的、跟画布的战斗。

看到为画画而执着的人,我非常有同感。虽然跟大师差十万八千里,但作画的心情无时无刻不浮现在我心头。看着树、看着海、看所有人,看沙子或蚂蚁,我都想将此画下来。真的作画时,很努力想将脑海里的画面画出来,但总是有不完美。并不是如照相一样,将现实世界分毫不差地重现,而是将添加自己想象的画面、自己觉得更美好更有趣的画面画下来。或是铅笔、或是水彩、或是油画,其实都是一种手段。只不过想象中的画,永远比实际画出来的画要精彩。

在练习画画的过程中,我慢慢摸索到自己的风格,自己擅长的地方,还有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东西。我看很多很牛的水彩画家,画出的画如梦如幻,但我自己却画不出那种效果。还有看到很多画彩铅的人,可以将花朵画的那么细腻和真实,尝试过,但却发现我没有这种耐心。对画画的主题,我也慢慢有了自己的偏向。虽说对世界万物都感兴趣,但最最感兴趣的东西,其实就那么几样。我发觉我不擅长也不喜欢画花草树木,还有静物画实在兴趣寥寥。但我比较喜欢画人(人有多变性,表情和动作都很有趣)、海(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如何迷恋大海,每周必定去游海水)、天空(我是一个喜欢看云的小孩子),所以跟这些有关的东西,会更加频繁出现在我画中。我也不再瞻望别人的画作,不强求自己画出好看的水彩或彩铅,而是大胆地尝试各种素材和作画材料。只要能够画出我眼中的世界,何必执着究竟是什么颜料工具呢?可能也因为我把画画的心态摆正了。不再追求画出“美丽的画”,让人觉得惊艳的画,而是抱着“这幅画会被我画坏,会扔垃圾桶”的必死心态去探索。我用化妆刷子、树枝、手指、化妆棉等等来作画,有时候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大惊喜。我想其他画画的人也有自己隐藏神器,就例如藤田和日郎的筷子一样。

画画其实跟写作很像,只不过前者是用图像,后者是用文字,但两者都是构造一个充满个性的世界。有好的构图(框架),放进合适的元素(人物、对话、背景等),组成一个画面(故事),这幅画(故事)能够引起人们的情绪变化,画的细节(故事的细节),更添了画(故事)的质感,画的色调(故事的基调)决定了要呈现的感觉。画画需要大量的观察和练习,写作也是同样……

我渐渐觉得,创作是可以跨越边界的,没必要强调是哪一种方式。而创作,永远都是创作者对自己内在的寻问,跟神秘的自我的一种沟通。有时候我觉得,不是我在画画,而是画好似一个漩涡一样,把我吸进去,画在指挥我如何下笔。写故事也是一样,写着写着,觉得笔好像着魔似的,笔在自己书写了!创作过程中的趣味,很难用言语去表达呢!

我曾经迷茫,若干年后,当我再也不用挣面包时,我该干嘛。看到别人有非常热爱的事情,美食也好、滑浪也好,写作也好,觉得自己怎么没有非常热爱的事情?  

读书?写作?我喜欢做,但心里知道没有到非常热爱的程度。例如我看书会分神,会不自觉被手机吸引,或者受外界声音干扰。写作更加不用说,脑汁不够,中文退化,英文又不100%纯正,不上不下,加之没有文采,尴尬。 最近又开始画画,突然明白,我所热爱的,我的真爱就是画画(画不画的好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画画,算是我的一种“天分”。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画画,没有人教,但很自然地画出来,还画得不赖,一直都是全校第一,也得过一些国际上的奖项(儿童级别)。后来我才明白这是遗传自我老妈,她也是无师自通画画,但后来上山下乡打断了,到50多岁才开始重新画画。

我一直画画直到高中,老爸说画画不务正业,强迫我专心读书。于是自此就没有再画画,直到近一两年,工作稳定了,才开始画画。  但长久不画画,再开始画,那种感觉就像好渴好渴的人,一下子喝太多水,撑死。一来对画画的热情太盛,经常画着画着忘记时间,忘记外界,不吃不喝画上几小时甚至一天,最后体力不支,精神又受损;二来感觉技巧欠缺,很恨自己技艺不精,想快点提高,难过。这种状态很不好,再加上工作还是要兼顾,无法一心一意画。于是又搁置了画画一年有多。  

如今又再拿起画画,心态跟以前大不一样。首先我不再受“目的性”困扰,也就是不再勉强期待自己创造些什么,达到什么水平,不要求自己画特定的画,反正想画就画,不限题材,只求画画的乐趣和快乐。其次是,不再盲目受热情驱使,而是有节制地输出,每天画画不超过一定时间,不以血值受损为代价。脑中浮现好多画面,什么都想画--这种感觉依然存在,但是慢慢来,按照自己节奏画,不心急。  

如果说高中到工作之间的搁置是被迫的,那么最近一年多的搁置是主动的,有益的。(很神奇的是,我老爸竟然鼓励我重新画画?!)这短暂的搁置让我找到平衡感,并且深切认识到,什么才是自己热爱的,对自己热爱的事情如何实现和追求。  

依然是自己瞎摸着画,也经常惭愧自己画不好。但真的,真的很快乐!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跟些老师和大师进一步学习一下!

魚兒狡猾不狡猾

村裏的小溪哗啦哗啦流

肥美的魚兒游啊游

捲起褲腳的小孩子,趟著冰冷的溪水,要捉那魚兒啦!

魚兒太狡猾,吃了水上的麪包,卻不肯入網

魚兒又很笨,錯將樹影當人影

哈哈笑的孩童全身濕透了

捉不著魚兒,肚子咕咕叫

夕陽下,波光粼粼,小溪在唱歌

狡猾的魚兒吃飽了

孩子們被家裏的飯香釣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