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好不好嘛?

西人喜欢说“You are a good man”,“Have a good trip”,“That would be good”云云。这个Good,非常笼统,到底好到什么程度呢?非常好,一般般,还是不算太糟糕?Good的反面是Bad,好像非Good即Bad一样,但实际上,人们偏向说good,而很少会说bad。我曾经比较讨厌用如此绝对和缺乏精确描述的词语,但渐渐我发觉用Good的便利性。

Good,具有笼统性,好,但是不想涉及细节。

问者用good,表达善意或谢意,但不八卦你究竟会怎样做,做什么,到底开不开心。每天的日常交流,用good已经能够表达恰到好处--“Good weather!”已经足够,不需要说“very nice weather, blue clear sky with lovely clouds”。太过详细,反而成为臃肿和刻意--不是在背诗嘛。

答者用Good,一方面告诉对方自己还可以,好意领受;一方面暗示点到即止,你不需要知道细节,愿意不愿意继续想说随我喜欢。如果答good,对方再问怎样好法,答good good,再问下去就不知好歹了--“我们交情还没有下一个层次。”

一个那么简单的词,运用起来包罗万象、变化多端。似乎包含一切,又不包含任何东西,正是Good的巧妙。

Advertisements

Conscious Listening

今天leadership培訓時,主要focus是communication,Conscious Listening和feedback。

對比以前的我和現在的我,最大的改變就是在溝通和聆聽上有了飛躍的進步。以前我總是擺著一種姿態是“你不理解我,我不在乎。不屑跟你溝通。”但其實一是沒有努力改善溝通和聆聽,二是自己未必是正確,但裝成很有遗世而独立個性去掩飾自己溝通失敗。自憐自愛是非常容易的,人總是容易認為自己眼睛最雪亮,自己最接近真理,而其他人大多是傻瓜或三觀不正。動不動就說“大眾是愚蠢的”,將無法理解歸咎於別人,也是失敗的溝通和聆聽。

現在我知道,溝通和聆聽,是可以改善的。第一是要自己願意去提升自己,不用你我去區別。二是,通過與他人的互動,達成有益于他人和自己的雙向溝通。即使99%是noise和沒用的反饋,或者是充滿情緒的主觀臆斷,有那麽1%是有positive作用的,那也是有效溝通。而且在分辨noise的過程中,也是瞭解他人,從而瞭解自己的過程。

現在我看和聽偏激或看似“三觀不正”的言論,我不會覺得對方是傻逼或可悲。我會當作學習資料來分析who-where-what-why。某種程度上,我的性格就沒有那麽陰暗,不會動不動就反人類。而且越是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去積極溝通和耐心聆聽,我發現自己其實挺開朗、engaging和享受跟別人聊天。

由於我容易聽著聽著分神和長期的“I don’t care what you say”的態度,聆聽比表達和溝通差。Conscious Listening,不僅僅是聽,而是有意識的、以願意跟對方交流(而非judging)的態度去聆聽。

Coach提了幾個提高Conscious Listening的方法,讓我們自己set task去運用和試驗這些方法。用起來!

福利

公司“開發”幾個所謂“福利”:
1,買車計劃。比市場價便宜一點買車,還車貸和汽油钱可以抵稅。
2,消費優惠。例如超市花200減10,訂酒店10%現金返還。

但據我觀察,沒幾個人用這些福利。車太貴,抵稅也實在抵不了多少。畢竟現金大於一切啊。消費折扣省的小錢,操作也很讓人迷惑,我試過幾次,嫌太麻烦,再也不用。每次購物都查有沒有折扣,太麻煩了。

心想,這些企業退出的所謂福利,真不知道怎麼想的。真是福利,就直接現金好了。其實就是不願意以真金实银去回饋員工。有時想想工作很沒意思,一年到頭,做到死死下,賺的才幾萬,沒太多satisfaction。

這種福利,其實是虛假的關懷罷了。

語言與受眾

建了徒步的博客後,持續更新,頻率大概是一週兩三篇。想不到不作宣傳也有不同國家的人來看。來源國以澳洲和美國為主,除此之外有意大利,日本,德國,巴西等等。但是到目前為止,貌似來源國為中國的,只有一個。

這也印證了我之前對閱讀對象的思考。如果面對中國讀者,不能用英文寫作,反之用中文寫作,接觸的讀者範圍就很窄。所以不同的寫作,要根據對象採取不同的方式。對於雙語使用者,語言有時代表的是不同的受眾和寫作模式,要取得平衡,不容易。

中國與外國,人的流動已經很頻繁,經濟全球化,但在閱讀上,還是本國的作品為多,閱讀文字幾乎全是中文。一個讀中文和外文數量相當的讀者,在中國比較少有。所以說中國思維模式,也是根植於所攝取的閱讀,從中文傳達的文字感覺,用中文構建的文章邏輯和表達,跟外國的不一樣。

再加上中國偉大的牆,在語言障礙上加多一層阻隔。例如中國讀者想搜英文資料,卻不能得到,轉而選擇中文資料,這就被阻隔在本國語言的深潭裏,不接觸外語,因為用不了或沒有用,不知道本國語言構建的一些東西是否正確和有無遺漏。

這是我所發現的有趣現象,沒有褒貶。

一個疑團

我們公司是不做個人貨(personal effect),是B2B 的業務。但是上週收到一票很奇怪的個人物品空運貨,是來自一個很陌生的代理。物品是一張桌子,但申報價值是15000澳元。有什麼桌子是價值一萬澳元以上啊?太不可思議了!而且更奇怪的是客人堅持要用現金付款,而不用轉賬或信用卡。一般正規的貨運公司是不收現金的,這讓我們很爲難。

衆多疑慮下,我們將這票可疑的貨物上報澳洲海關。今天海關人員帶了兩隻拉布拉多狗狗來檢查。米色的狗狗鑽進木箱裏聞聞,然後叼出一包白色的東西,大概10cmx40cm左右。狗狗叼住不放,海關人員將狗狗拉到一邊,派另一隻黑色狗狗來偵察。最後海關將整個貨拉走,進一步檢查。我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找到什麼,或者那包東西是不是違禁品,因爲海關不會透露信息。

同事們都很興奮,擠在我們空運部的小窗口看海關檢查。這樣的事情還是頭一次看見!以前做的貨運公司還遇到過有客人被查出運整箱菸草而不申報的情況。

運輸違禁品或帶了需要申報而不申報的東西,一旦發現,真是不是小事情,坐牢也是有可能的。

期待之後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