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

公司“開發”幾個所謂“福利”:
1,買車計劃。比市場價便宜一點買車,還車貸和汽油钱可以抵稅。
2,消費優惠。例如超市花200減10,訂酒店10%現金返還。

但據我觀察,沒幾個人用這些福利。車太貴,抵稅也實在抵不了多少。畢竟現金大於一切啊。消費折扣省的小錢,操作也很讓人迷惑,我試過幾次,嫌太麻烦,再也不用。每次購物都查有沒有折扣,太麻煩了。

心想,這些企業退出的所謂福利,真不知道怎麼想的。真是福利,就直接現金好了。其實就是不願意以真金实银去回饋員工。有時想想工作很沒意思,一年到頭,做到死死下,賺的才幾萬,沒太多satisfaction。

這種福利,其實是虛假的關懷罷了。

語言與受眾

建了徒步的博客後,持續更新,頻率大概是一週兩三篇。想不到不作宣傳也有不同國家的人來看。來源國以澳洲和美國為主,除此之外有意大利,日本,德國,巴西等等。但是到目前為止,貌似來源國為中國的,只有一個。

這也印證了我之前對閱讀對象的思考。如果面對中國讀者,不能用英文寫作,反之用中文寫作,接觸的讀者範圍就很窄。所以不同的寫作,要根據對象採取不同的方式。對於雙語使用者,語言有時代表的是不同的受眾和寫作模式,要取得平衡,不容易。

中國與外國,人的流動已經很頻繁,經濟全球化,但在閱讀上,還是本國的作品為多,閱讀文字幾乎全是中文。一個讀中文和外文數量相當的讀者,在中國比較少有。所以說中國思維模式,也是根植於所攝取的閱讀,從中文傳達的文字感覺,用中文構建的文章邏輯和表達,跟外國的不一樣。

再加上中國偉大的牆,在語言障礙上加多一層阻隔。例如中國讀者想搜英文資料,卻不能得到,轉而選擇中文資料,這就被阻隔在本國語言的深潭裏,不接觸外語,因為用不了或沒有用,不知道本國語言構建的一些東西是否正確和有無遺漏。

這是我所發現的有趣現象,沒有褒貶。

一個疑團

我們公司是不做個人貨(personal effect),是B2B 的業務。但是上週收到一票很奇怪的個人物品空運貨,是來自一個很陌生的代理。物品是一張桌子,但申報價值是15000澳元。有什麼桌子是價值一萬澳元以上啊?太不可思議了!而且更奇怪的是客人堅持要用現金付款,而不用轉賬或信用卡。一般正規的貨運公司是不收現金的,這讓我們很爲難。

衆多疑慮下,我們將這票可疑的貨物上報澳洲海關。今天海關人員帶了兩隻拉布拉多狗狗來檢查。米色的狗狗鑽進木箱裏聞聞,然後叼出一包白色的東西,大概10cmx40cm左右。狗狗叼住不放,海關人員將狗狗拉到一邊,派另一隻黑色狗狗來偵察。最後海關將整個貨拉走,進一步檢查。我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找到什麼,或者那包東西是不是違禁品,因爲海關不會透露信息。

同事們都很興奮,擠在我們空運部的小窗口看海關檢查。這樣的事情還是頭一次看見!以前做的貨運公司還遇到過有客人被查出運整箱菸草而不申報的情況。

運輸違禁品或帶了需要申報而不申報的東西,一旦發現,真是不是小事情,坐牢也是有可能的。

期待之後的發展!

教畫小結

進步,在小孩子學習的過程中尤爲明顯。例如我和媽媽教畫畫的兩個小朋友,經過將近一年的教學,從零開始,到現在可以寫生了。

一開始教他們畫基本的幾何圖形都覺得很困難,因爲小孩子的手不能穩定,一條直線都畫得斜斜歪歪,更不要說圓形了。用了幾周時間主要畫這些幾何圖形,終於能夠成形了。然後開始用幾個月時間教他們畫圖案,然後是更複雜的畫面。這段時間就是小朋友在積累的過程,讓他們熟悉各種圖案,學會如何構圖和如何修改。大A是很有主見的孩子,但也比較頑固,按照自己喜好,一下筆就從細節開始畫,我用了三個月時間教他如何先確定位置和大小,從框架-成形-細節這樣畫下去。小A其實更有繪畫的直覺,但是注意力不集中,坐不定,就需要不斷地keep him at base,要不斷提醒他不要分心。但是教他如何修改,他能夠聽取別人意見,一下子從圓形都畫不好,進步到可以畫各種小動物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這個老師也學到很多溝通的方法,如何因材施教。今周開始,我教他們寫生,對着瓜果盤子畫。一開始他們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我耐心教他們如何確定他們的位置和比例,如何一點點修改。我發覺對個性更強的大A,可以採用反問的方式。也就是不直接指出哪裏不好,而是問:你自己覺得像嗎?覺得這個比例合適嗎?於是他搖搖頭,說不像,感覺怪怪的。然後我就說,你覺得哪裏怪?如果盤子畫扁一點會好點麼?然後用筆修改,問他意見,他就說:I get it!自己就知道哪裏需要修改。展示給他看怎麼畫之後,要問:you get what I mean? You are with me?對小A,則不能採用這種方式,而是要強硬一點,說要這樣那樣的,他就默默聽了。要手把手展示給他如何修改,不斷鼓勵他畫得更好了,於是他也會修改了。

怎樣解釋立體、實物和平面的區別?寫生的趣味在於呈現立體感,而立體感的呈現在於陰影。小孩子不怎麼會側着鉛筆來塗陰影,這時候就不拘一格了。我讓他們先觀察陰影的範圍,然後讓他們大膽用鉛筆塗一片區域(他們開始是很小心,怕塗出邊界),然後展示給他們如何修改:用手指,將陰影部分擦開,這樣就不會那麼硬蹦蹦的。小孩子最喜歡用手玩東西,嘻嘻哈哈地奮力用手指擦着。然後我用橡皮將非陰影部分擦掉,明暗一下子出來了,畫面立馬有了立體和生氣。小孩子就明白到底寫生是怎樣一回事了。這時候,再耐心教他們如何完美畫面–陰影有深有淺,形狀可以微微修改,小孩子看到自己的畫很漂亮,就更有信心和興趣畫畫。寫生的教學可以持續到7月頭,到時候就可以教他們畫水彩(水粉)。

 

快乐地工作

这几天老是在工作时候遇到好笑的事情,下班后在路上走着,难以控制地笑,又不得不忍着,笑得我全身都抖动,路人肯定觉得很怪。

然后猛然想到,哇,现在的状态,跟之前真的很大不同呢!

在原来的部门,遇上可怕的小人(一个中国来的女同事),此人用本子记录我什么时候上厕所,什么时候看手机,全天候记录,然后去老总处造谣生事,弄得我整天都很郁闷。明明自己效率高,能力高,早早将东西做好了,想放松一下都不得不装作还在工作;明知道她在监视我,还要装作不知道;而我那时候的主管,虽然清楚我是无辜的,但为了息事宁人,却叫我不要理会,而不是对小人的作恶作出明确停止的警告。每天下班我在路上,伤心地想,我如何逃离这种处境。不禁觉得阳光太刺眼,路上太热,工作劳逸很痛苦,何时才是个头。每天像死尸一样上班,挨时间,沮丧下班。

后来转了部门,调整了上早班,工作量也更多,周末和假日加班是常事,但是慢慢地,我走出那时的阴影,笑容多了,跟别人沟通谈话也多了。在以前的部门气氛很差,基本不谈话,大家闷声工作,互相提防。中国人在西人公司里,通常都是沉默的角色,特别的不合群。这就是我在以前的部分的样子。但是转了部门,再也不用跟同胞打交道,不用提防小人,内心轻松很多。又因为空运部门就一个主管跟我,我跟她做了什么大家都很清楚,而且我跟现在的主管很好拍档,互相帮助,而她也处处向经理和其他同事说我的贡献。

但我并不是仅仅是我的能力被认可而感到快乐。更多的是,我知道我不是在被伤害,不用心事重重。慢慢地,我跟周围的西人同事沟通多了,开玩笑也多了,大家一起哼哼歌,互相取笑,大声哈哈哈,就这样一天过了。一开始很紧张,我用什么话题跟别人说啊,别人说球说娱乐我说啥?但慢慢地,我认识他们,他们也认识了我,我也不用刻意去表达什么,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自己意见他们的意见,大家都说完就哈哈笑。什么西人不能问私事,也不是黄金原则,反而是一些私事才能有更深更有趣的交流。随着交流多了,我的口头英语也特飞猛进。以前的的英语只能算是流利畅顺,但现在是talk like an Oz,比较本土化了。语言跟生活和交流分不开啊。

现在的我,笑容多了,对自己工作非常有信心,工作起来也不觉得沉闷和受劳役。我更加清楚自己的方向,和坚守自己的本色。我发现,我这么无聊的一个人,还是会让人喜欢。我对他人无所求,他人对我不好,我可以忍耐,他人对我好,我快乐和感恩。如果这样一个状态,我可以工作十年没问题。在这个十年内,我用我微不足道的工资,为自己创造更有保障的财富。

在社会这个大学堂里,我真的学会了很多。见识了人的丑恶和凶狠,也看到人的友善和美好。我也明白到,什么心态决定一切,并不是全对。你所处的环境十分恶劣,你是无法快乐起来。我觉得,人可以在不好的环境忍耐,不至于绝望,但是并不能天真无忧地快乐。所以人要努力改变自身处境,不然为何中国受过历史疼痛的人想方设法逃出国?如果在恶劣的处境还能感觉自由和快乐,那人要么是超人,要么那人已经疯了。要改变自身环境,但是不改变人最内心的纯洁,并且要对命运的眷顾和别人的帮助心怀感恩,对人生怀有信念。

要努力,但也要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