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後即焚的年代,何去何從?

國內網站信息大清洗,不安于各種信息閹割和倒閉之可能性,我梳理了一下自己使用的social media。

用中文寫的,豆瓣和微信是主要。豆瓣是書影音,公開給所有人。微信比較私密,加起來只有十幾人,所以看到我朋友圈的人,有我的足够信任和認可,表示願意跟你們交流。微博依然是雞肋,時不時儲存一下信息,儘量跟個人生活抽離,用跟不用沒關係。英文的,instagram用來放圖片,不會放任何私人的東西。FB純粹是跟同事保持非常微弱的聯繫,雞肋。Iinkdin工作之用,跟所有私人朋友分離。Wordpress是主要寫作的地方,中英夾雜,有時中國用戶看不到,所以偏向用英文寫。箭頭表示從這裏可以找到我的其他賬戶,所有賬戶並不完全聯通。假如國內信息審查加劇,我會捨棄中文賬戶,轉移集中在博客。

N年前自己寫了篇私密日記,關於為何學好英文,為何英文阅读写作。這是因為無奈的現實,中文的信息不自由的性質,一是信息審查和牆,二是中文信息不通用全世界。依賴中文,普通人生活沒問題,但對於我,不足夠。而用英文,某種程度上,是要捨棄好大部分習慣中文閱讀的讀者。

但,我寧願自己的東西沒人看,也不願意受種種限制,彷彿人在海外,思想的產物還被紅色清洗,被莫名打壓。個人能做的東西很少,只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努力。最基本的是個人的生活以及其選擇。

救贖

昨晚跟爸爸說,現在下班到吃飯的一兩小時閑暇,真是我的救贖。在這斷閑暇裏,我能夠安靜地,不受干擾地畫些小畫或敲些文章,讓我精神得到平靜。每天一點點的,creativity活動,竟然能讓人對每天機械的生活得到天翻地覆改變。以前我覺得每天都很難熬,想到明天,後天,大後天,未來幾年,天天幹著機械化工作,生不如死啊。但現在竟然會期待明天到來,想到明天又能畫一小畫,又能繼續寫还没写完的日記,心裏有些隱秘的歡喜,在公司熬的時間似乎快一點。

這個世界當然是唯物的,但也可以是唯心的。世界沒變,一個人想法改變,對世界的感受會有那麽的不同。

微小的进步

这几年我一直在缓慢完善自己。没有了学业和工作这样的大目标,生活逐渐安定,不代表人就安于现状,停滞不前。几年前我很迷茫,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气场又太弱,做什么说什么都没底气。当时没什么目标和方向,但大概知道,我应该耐心不断完善自己,突破自己,特别是一些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弱点。

比较满意的突破是:一,克服了社交恐惧,能够比较自如、阳光地跟别人交流;二,走了很多地方,发展了很多兴趣,也真正感受到投入兴趣的乐趣;三,心境比较平和,没有像以前情绪大起大落;四,理解到真正的“活在当下”;五,知道自己价值所在,对自己更加了解。

我不是很排斥跟人交朋友或交流,我也不是不爱说话的人,但我比较不善于打开话题,对不熟悉的人比较难长时间交流,注意力分散,很容易听别人说话走神。工作一开始是强迫我去跟人交流,而我内心是很排斥的,觉得最好leave me alone。但这一年内,因为工作的提升,我开始一些管理的工作,就不得不加强自己的交流。在西人公司工作,英语肯定是要过关的,但很多华人无法融入当地人的深入谈话,bonding比较困难,也是因为英文好,但没好到local的程度,然后因为习惯和排斥心理,会避免深入谈话。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时间突破这个心理障碍,但某一天我发现跟同事可以谈笑风生,自己觉得谈的很开心,对方也很enjoy。这才第一次感受到自如交流的痛快!而谈话能够carry on,多少也是因为自己的人生经历丰富了,有很多爱好的东西可以谈,而不用老是扯“我有一个朋友。。”或“我听说。。。”这样的话了。

我是暗暗发愿走遍澳洲,因为我热爱这个国家,那么多自然风光,海滩、山野、海洋、动植物,我想踏遍每一个角落。而我的确慢慢完成自己的愿望,能步行尽量步行,首先将悉尼走遍,然后是新洲,再慢慢向外扩张。所以同事们聊起去哪里玩,90%我都去过,而且了解的比他们深入,自然很容易打开话题。一个本来对我没什么好感的自大白人经理,知道我喜欢徒步之后,很有兴趣地跟我聊了一番,我告诉他我去过哪些地方,有那些好的步行途径,有哪些可以用几天去完成的。然后他就对我改观了,对我也就友好很多,工作也不会鸡蛋里挑骨头了。

人际关系很重要,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我一直在想,如何在人际交往中让他人感到舒服快乐,而又不用失去自我,勉强去迎合他人?隐藏自己的想法,不敢说出与对方相悖的意见,不但自己觉得很不开心,对方也觉得无趣;而非常强烈宣扬自己的想法,希望说服对方,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么aggressive根本不是我的风格。我始终认为这个世界没有绝对黑白对错,而交流的原则是双向、平等、分享,而不是说服、争论;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擅长的,要认可他人的价值,抱着学习的态度去倾听。听了对方的话,如果不认可,我觉得没必要太激动地反驳,平和幽默地说出自己的意见就好,交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各自心中接不接受,我觉得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以这样的理念去跟别人交往,一点都不隐藏自己的缺点和喜恶,但同时包容和理解,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虽然不是朋友一大堆,但是依然有很多亲密的、认可我的朋友,而且人际圈子也在稳定地扩展。我觉得克服恐惧后,真正感到交谈的乐趣,即使跟陌生人或普通相识谈话,也非常开心,哈哈哈的,别人开心,自己也开心。

曾经觉得自己爱好很多,但时间太少,所以非常讨厌工作占用了人生大部分时间,情绪非常不好,老是寄望某天可以不用干活,自由自在。后来意识到这样想,难过的是自己,一点也改变不了事实,而我又做不到抛弃一切责任去穷并快乐着,因为我的财务自由计划是包括丈夫和父母,不仅仅是自己。去了一趟日本,见到很多人都工作很辛苦,但也忙里偷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觉得很惭愧,自己工作不算辛苦,根本没理由去抱怨,好好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可以。读书、写日志、画画、徒步、游海水、旅游,想做就做,不抱任何目标去做,享受其乐趣。因为如此,日子变得不太难过了,于是也少了对未来的焦虑。每天生活大致一样,上班、下班、画画、看书、散步、哈哈笑、看电影,然后呼呼大睡,但每天具体做的事情不一样,谈笑的东西不一样,感觉每天都很新鲜。(P.S. 每天看到姜饼猫也很治愈,喵~~)

每天微小的进步和积累,逐渐建立了我的自信,从不缺爱也让我感觉到自己很幸运。我突然意识到,虽然我不施粉黛、不修边幅、也许根本不像一个女人,但是我也有个人魅力,别人会想认识我,或者跟我交朋友,包容我的各种毛病。有一个那么好的丈夫,除了幸运之外,也是因为我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优点;十几年的朋友,对我依然能够开怀畅谈,也是因为对方信赖我。想想自己最大的优点其实来源于一开始的缺点。我是从小就很直的人,从不遮掩,于是有时说话会得罪人。小学收到一张圣诞卡,写着“xx,圣诞快乐。希望你以后不要那么’直’”。感觉还是挺受打击的,因为我完全意识不到伤害了别人。成长中,我慢慢学会哪些该讲,哪些不该讲。我也学会去掉直率性格的弊病,保留直爽和诚实。宣扬自己个性,认为自己不需要别人也能生存,所以对别人的友谊可有可无–我不认为我可以如此。我始终希望自己快乐,别人也能快乐。如果有人因为我而不快乐,我也会难过。人到底是互相牵绊的动物啊!

我对未来还是挺有期望的。这几年继续通过工作去打破自己安全圈,提升自己的软能力,一边培养爱好兴趣和自我修养。然后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将会有新的起点。

 

 

 

搗蛋的貓

看《漫勉》裏面,有幾個漫畫家養貓。在画画时,貓會突然跳到桌子上,画纸上,用屁股對著畫畫的主人(or貓奴)。主人呢,就會一把捉住貓的尾巴,小聲呵斥他的調皮,但在貓蹲坐在桌子上時,主人就不忍怪責,呵斥變成柔聲細語,揉揉貓的額頭或下巴。人和貓和平共處,人繼續畫畫,貓冷眼看著人畫畫,或睡覺。

看得我很有共鳴,因為我家薑餅也是這樣。畫畫時,我桌子橫七豎八擺著好多東西,但薑餅不管,跳上來,然後在雜物堆中找落腳點,穿過豎著的畫筆,企圖攻佔顏料还没干的畫紙。很難推開他,因為太肥了,按在貓側身的手好像被貓柔軟的肉吸住了。有時薑餅會企圖喝洗画笔的水,自己有乾淨水不喝,就是要喝渾濁有顏料味道的水?要阻止他的破壞和喝颜料水,必須手急眼快將他一把抓住,將他摟在懷裏,放在大腿上。

於是一邊腿上頂著一團很重的肉,一邊伸長手繼續畫畫,還生怕動作幅度大會使他坐得不舒適。

根本不需要買玩具給貓玩,因為在他們眼中,人就是一個超好玩的大玩具,任意蹉跎,任意撒嬌和耍賴,完全無問題!

從小到大,直到現在,我貌似跟長輩一起,感覺更加坦然和自如,而跟同輩或比我小的人,總是有各種不安和膽怯。

嘗試對此剖釋:也許因為我會擔心同輩或小輩的目光麽?怕自己不夠時尚,不夠思維活躍,不夠歡快,言語不夠有趣?的確我不是一個時尚的人,我不修打扮,不化妝,一頭亂髮,不愛逛街購物。在這個科學進步的時代,我還心心念之寫信的時代和智能手機還沒誕生的時代。對目前流行的東西,要不是別人跟我說,我是渾然不知,我愛的流行曲依然是高中時期的那些。我不看電視,視頻也幾乎不看,流行電影也是慢一拍。

那麽我跟同齡人或小輩講什麽呢?實在無從講起。記憶中,我有過很多假笑傻笑,也有好多可以營造的歡快輕松,有很多明明不知道對方說什麽卻不斷應和。無辦法縮在角落搞自閉,就努力去迎合。

但跟年長的人一起,我可以談歷史,談文學,可以問對方的人生經歷,問對方對世事和政治的理解。因為年長者的人生經歷和看法都比小輩成熟和豐富,即使是跟自己想的不一樣,也是一個看事情的全新角度。而且我待人禮貌,尊重他人,長輩也很喜歡我。

隨著年齡增長,自己慢慢從小輩變成半長輩。有比我小的人跟我交流和做朋友,我卻顯得比他們更幼稚。一來是我無法拿出長輩的架子,不喜歡以“我比你懂得多”的姿態跟人交往,二來是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去迎合他人,以祈求自己不顯得落單。現在的我,知道自己缺點和價值,就不會掩飾自己。不懂的不會的,不喜歡的,無感的,我會很直接說出來,但不會企圖將自己的意見強加於人。當兩人坦誠相向,無聊年齡,是能夠達到1+1>2的效果,能夠將各自的井口擴大一點。

所以某種程度上,年紀大了,也是有好處。年輕的怯和青澀,漸變成有底氣的謙虛和低調;而且近年來見識了很多很厲害的90后,對“年輕”的偏見也漸漸消失。厲害的人,努力的人,有天份的人,每個時代都不缺少呢!向這些人學習,以這些人為鞭策自己的目標,不分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