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悉尼机场 最最便宜的方式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悉尼机场的交通接驳猫腻?
如果选择坐火车(最多人选择的方式),至少需要单程约18澳元。
门到门的Shuttle bus去市中心的距离大概30澳元(如果不塞车的话),的士就更贵。
有无公共巴士可以接驳?是有的 ,但很少人知道,特别是初次到悉尼的同学们,几乎难以找到相关信息,因为政府不想人们都去坐便宜的公交啊。机场火车每年从游客身上赚了多少钱啊!
有一个英文版的网站介绍了这个方式,在这基础上我再解释一下:

http://www.tnstravels.com/cheapest-way-to-get-tofrom-sydney-airport/

 

我们一般是这样利用的:
去悉尼机场-坐火车去Mascot火车站,出火车站后转左,步行五分钟去Coward St(见到红绿灯后要过马路)巴士站坐巴士400.从Mascot巴士站出发大概5分钟左右就到达国内机场(Domestic Airport),再过几分钟,就到达国际机场(International Airport)。坐巴士要到站前按红色按钮提示司机停站。不过这两个站很多人上下,不会miss掉。不放心可以开手机GPS定位或问司机。巴士费用约2.3澳元,如果有opal卡(悉尼公交卡),还可以免2澳元,也就是火车费大概4-5澳元加上0.3澳元巴士费。时间跟直接坐火车到达机场相比多了约15-20分钟,熟悉的话,其实差不多时间。

mascot-to-bus-stop

从悉尼机场坐车到其他地方例如市中心,跟上面说的反过来。机场到达大厅出来后,根据指示找到巴士站。往返巴士公用一个车站,所以不用怕坐反方向。找不到巴士站很迷茫的话,可以问工作人员where is the bloody bus stop?这里来的巴士400有两个方向,巴士头顶显示Bondi Junction的就是往Mascot。如果显示Burwood,就是往西反方向,不要上错车,不确定可以问司机。

sydney-dom-bus-stop
国内机场400巴士站
sydney-int-bus-stop
国际机场400巴士站

如果你的上下车点刚好在400巴士经过的地方,那就更加方便了。跳上巴士,几澳元的费用就直接到机场了。

400-bus-route

 

如果实在实在不赶时间,没什么行李,需要到达国际机场的话,可以坐火车到Tempe火车站,下车步行15到20分钟到国际机场(沿路还蛮舒服的)。知道这条步行路线,是因为我在Tempe这个地区住过一年。成本0澳元。

IMG_20171214_210049.JPG

也可以在Wolli Creek下火车,步行去,时间差不过。

walktosydintl

Advertisements

Weekend Note: 6/8/2017 Mittagong 钻山洞

在Mittagong可以进行的徒步有:

1,绕着Lake Alexandra悠闲散步。这里有很多鸭子、水鸡,有喷泉,有烧烤的地方。秋天这里有红叶,很漂亮。IMG_20170806_120829_628

2,从Bowral出发,穿越一座山Mount Gibraltar,到Mittagong。反过来也可以。

3,Mt. Alexandra的各种徒步线路。

第三是比较难的,虽然说山不算非常高,但是地处高地,很多上坡下坡,有时是无穷无尽的爬坡。还有就是标示几乎没有,非常容易迷路。第一次进山,是跟爸爸去的,不知为什么走着走着去了Welby那边,在迂回曲折的山地车道里不知南北,最后纯粹幸运,被人搭救。所以之后我很仔细研究地图、地形图,不能再迷路了。

这次跟妈妈去的是Mt Alexandra东边的路。有步行路径是绕着山脚走一圈,估计大概需要3-4小时,途径Sixty Foot Fall,穿过Hume Highway。进阶版是去Katoomba Lookout,可以远眺蓝山。但去Lookout的路是无穷无尽的上坡路,没有经常徒步的人不建议走。

我们这次走的路,是经过一个石洞tunnel走一个circle:

从Mittagong火车站出发,往湖的方向走,到达Alice St和Leopold St交接。沿着Leopold St一直走到尽头,会看到有track的入口(会有一道gate)。进去一直走,山谷在右手边。这里非常tricky,因为没有任何指示是往Tunnel的路。要留意左手边有没有一条很窄的石路通往山上(我画的图蓝色交叉处),石路的前方大概20-30步远有分岔路口。IMG_20170806_183400_652

这条石路一直上山,幸好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走对了。经过一个像屋顶一样的岩石不远,就是Tunnel。过了这里就是下坡路,很快就可以走到car park,然后沿着Alice St走回湖边。在湖边歇歇,看一群群鸭子飞翔和在水面降落。IMG_20170806_165804_592

全程共2小时半,走很慢,走走停停。回家睡了三小时。

日本之游:北海道+本州岛东北

第二次游日本,主要目的是去北海道看雪。

南方出生的我,小时候只在旅游时看到过两三次雪,后来在澳洲,更加没可能看雪。所以雪国在我心目中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神秘和浪漫。川端康城的《雪国》、电视剧《北国之恋》、电影《情书》等等,更加增加了我对北海道的向往。

辗转地从悉尼飞黄金海岸,在东京成田机场过了一晚飞札幌。飞机进入北海道范围,视野立刻变得不一样。大地白茫茫一片,显得那么干净纯洁,越是人迹罕至的丛林或荒野,雪就越是纯白。河流未被冰封,缓缓地在雪中穿行,活像一条又一条长蛇。内心的激动不可言喻,不断感叹,啊,这就是北海道,赛高!美到极点,就不能用任何形容词去描述了。

飞机抵达新千岁机场后,我们坐火车到小樽。小樽真的好小,但是小得舒适。我们随便逛逛,避开游客多的观光地,路上常常只有我们。大雪将小镇的平庸给遮盖着,显得处处都是景。傍晚下的鹅毛大雪,伴着八音盒的音乐声,很是浪漫。但夜黑之后骤变的暴风雪,不由让人心中一震,感到雪的厉害–白女巫的力量不容忽视!晚上重温《情书》,看到爷爷冒着暴风雪背着高烧的藤井树去医院,很能够理解这种艰辛。在雪国生活虽然表面上看很浪漫,但也有各种不便和危险呢。在这里也很偶然地认识了拉面店的店长小哥,之后一直有联系。

IMG_20170222_120534

离开小樽,在途中去了朝里逛了一下。白茫茫的海和白茫茫的地,很有寂寥的感觉,朋友说想世界的尽头。往山上走,有很多可爱的房子,被厚厚的雪压着,显得更加矮了。

IMG_20170224_105134

从宁静的小樽到札幌,各种不适应,各种心里排斥。哼,城市有什么好的?但札幌还是有自己的魅力的,例如北海道大学、北海道厅、円山公园、白色恋人主题公园和中岛公园值得一看。札幌还有好吃的汤咖喱,各种海鲜和居酒屋,鸟串和札幌拉面。其中一天去了旭川动物园,老远老远的,一开始心里想,小孩子才去的地方,真的好看么?但事后跟朋友不断感叹,实在太值得了!旭川动物园最著名的是企鹅散步,很呆萌很可爱。不过这只是众多呆萌的其中一小环节。北极熊、肥得像导弹的海豹海狮,雪豹、雪雕等等北国动物,在其他动物园比较少看到。整个公园的环境优美,跟动物们很相配,而且可以看到动物们被精心爱护,有足够的空间,每个动物都有自己的名字,老死或病死的动物还会有讣告。关于动物园是好是坏有众多讨论,我觉得人类的存在和扩张,本身就是对其他动物的不公,动物园的存在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动物园做的不好,参观者就会调戏愚弄动物,动物普遍过得很惨;动物园尽量做好,尽量保持动物原生态,能够让人心生怜悯,学习和了解动物,或许对大自然有积极作用。旭川动物园就是一个做得比较好的例子。

暴走了几天,我们到登别去泡泡温泉,放松一下。虽说温泉舒服,但也不能久泡,我们泡了两次,每次持续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泡温泉最舒服的是泡完后洗干净全身,吹干头发,然后摊在床上一边看电影一边喝啤酒,然后自然入睡。第二天我们还参观了地狱谷。整个山谷因地热而热气腾腾,被矿物质染成或黄或绿的泥土和石头奇形怪状,露出地面的矿物水灰蓝灰绿的,悄然无声地流淌着。地狱谷的名字真是非常贴切!IMG_20170228_105809

接下来的函馆,骤然有了些西洋风情。函馆山我个人比较无感,同是缆车登山,我觉得新西兰的皇后镇就比较值回票价。夜晚走在函馆街上很舒服,凉爽,但又不至于寒冷,橘黄的灯光很柔和,遮盖了主街上公寓的丑陋。白天观看红砖仓库区,并不感到有什么好看。最好看的是教会区以及元町公园那一带。旧函館区公会堂、东正教堂等,都是非常惊艳!

新干线将我们从函馆带到青森,一个海峡就将北海道和本州岛隔开,而气候也因此大不同。在函馆还是能够看到很多积雪,而到了青森,就没有雪了,只有些残冰!青森这个小城,本身没什么好看,但因为是太宰治的故乡,我们也就来拜访一下。朝阳馆在金木,转了几趟火车才到。可能因为地处偏远,来参观的人很少。朝阳馆是太宰治他老爹暴发后修建的,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像太宰治自己形容的“光是大,毫无美感”。参观太宰治的出版书目发现有很多作品并没有翻译成中文版,英文版就更加不用说了。临走买了太宰公两本书,心里默默决心回澳后好好学日文。那么辛苦学一门又一门外语,不就是为了读更多原作,更加贴近心仪的作者么(对于我来说是如此)?在附近的三弦琴馆里听了演奏,还有时间就走去芦野公园逛了一下。整个湖都雪封了,很多地方都不能走,但是湖水冰和雪的交界呈现奇妙的颜色,一种半透明的灰蓝。

往南去,在松岛海岸,已经感受到春之气息。海边霍霍的劲风,不能阻止我们游玩的热情。我们开启暴走模式,游览了福浦岛、海边沿岸、观澜亭、瑞严寺和老远的一座山,名字忘记了。其中瑞严寺给我们印象非常深刻。主殿的艳丽和庄严让人心怦怦跳,呼吸不由得一紧。殿里的屏风美得让人不想离去,连屋檐、门窗等木雕都精美无比。瑞严寺称得上国宝中的国宝,看完出来,我们都静默着,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表达心中的激动和赞叹。

IMG_20170303_111932

从惊艳的松岛到了仙台,觉得真是索然无味。一些学建筑的朋友说,仙台有很多著名现代建筑。可惜我对现代景观比较无感,于是选了参观大崎八幡宮。更让我心旷神怡的,是仙台的牛舌餐。炭烧牛舌、牛肉咖喱、入口即化的牛肉清汤,让人心中锣鼓齐奏–牛啊牛,你的舌头太好吃,虽然感觉你很可怜,但实在太好吃了!对不起了!在青森时我们豪吃了一顿烤和牛,牛肉很好吃,但牛舌的质感和味道又跟牛肉不一样,各有各的风味。IMG_20170304_121341

剩下来的几天,就在东京度过。第一天我暴走了东京市区。御花园附近有很多人围绕着城池跑步或踩单车。繁忙的日本人能够抓紧稀少的闲暇去运动,这点挺值得佩服的!参观了御花园,绕着城池走了一圈(这一圈好大!),然后怀着好奇的心去了靖国神社。抛除政治因素,其实该神社挺有武将气息,很大气,很阳性,里面有很多粗壮的樱花,估计开花了更美。我只觉得,神社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虚伪的人类。所以我们要谴责的是那些军国主义者,而不是日本普通民众,更不是去参观神社、无恶意的游客。神社之后,走了好长好长一段路,都是居民区,对日本普通人生活的环境有了大概了解。新宿、涉谷、原宿的人流很多,各种奇异打扮的少男少女特别多,我不由得有一种“站错队”的感觉。参观完明治神宫后,我不由得逃离了越来越热闹的夜之东京。IMG_20170305_121011

第二天阴雨,我们去伊豆看早樱,但是早樱已老,倒是油菜花开得熙熙攘攘的。吃了樱花汁做的乌冬和烧烤,没有什么特别味道,但身子暖了不少。沿着河町散步,看到有长得像柚子的橘子,买了些吃,甜的入心。走到一个免费足汤池,赶快将冰冷的脚丫伸进去泡。泡完感觉心满意足,觉得脚的舒服好像飞到天堂的感觉,内心各种奏乐。回程去热海浏览了一下,感觉热海的海实在不怎样。老实说,海还是澳洲的好看,去日本真的没必要专门去看海。但对川端的《伊豆的舞女》和小津安二郎的《东京物语》的故事背景地巡礼了一番,也很心满意足。IMG_20170306_144729

第三天则是去镰仓,是对《倒数第二次恋爱》的巡礼。镰仓大佛我觉得一般般(钻到大佛肚子里有一种莫名窃喜感,好像被大佛吞了一样)。长谷寺很美,远眺海岸景色优美。但走到海滩有点失望。也许海床石质多为火山形成的火成岩,所以沉寂下来的沙子也灰黑为主,使到海滩看上去脏脏的,海岸上停泊的渔船和渔网,也有点煞风景(p.s.日本海岸或港湾总会有渔船和捕鱼相关的,这跟澳洲很不一样)。被大海遗弃的贝壳各种各样,有拳头大的螺,也有《倒数第二次恋爱》里大叔喜欢收集的半片指甲大的粉红樱贝。海面平整,浪不大,有很多人不畏寒冷去冲浪。镰仓的八幡宫跟仙台的八幡宫仿佛是连锁似的,气质相像,倒是里面的灰松鼠让我乐了半天。围绕着八幡宫山上盘旋的老鹰也让我印象深刻。

我想象中的东京是super city,很恐怖的多人,很冷冰冰,我觉得我一定不喜欢。但去了以后,我觉得还好。东京有特定的区域是商业区,人流很大,在上下班高峰挤不上火车也很平常,火车上看到面带倦色的人们也让人感觉东京的压力。但作为打酱油的游客,只要避开这些热点,就能够享受宁静。随便在街上走着,像《孤独的美食家》里的五郎一样肚子饿了就找吃的,累了就在众多的公园里坐坐,欣赏樱花和树影,我觉得还挺自在的。在东京的时候看完了《东京女子图鉴》,对东京的各个区域特色也有了实地了解。我在东京一家书店买漫画,书店老板看起来很凶,但我结账时老板不断拿出各种包包要送我,让我心里暖了一下,有点理解《东京教父》里面的人情味。

这次日本游节奏不匆忙,但也很丰富,对我有了些比较个人的启发。以前我抱怨自己的工作如何无聊如何消磨生命,但对比日本人,其实算是天堂了。能够准时下班,有足够闲暇陪伴家人,这些东西一直以来太平凡,以至我视而不见。我觉得旅游,一方面是放松心情、缓解压力,另一方面就是对自己生活的反思。回来澳洲之后,我感到心境前所未有的愉快和轻松,连工作都不觉得是负累了。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可以着眼于生活中的微小乐趣,而不是消极的东西,这样,人就会开心很多。到我压力累积到一定程度,我就再次背起背包去游玩。出走、归来、出走、归来,也是一种平衡之法。

澳洲国庆日

australia-day-2017-5633811409797120-hp

今年国庆日,看了网上活动介绍,觉得还可以,于是跟爸爸去趁热闹。

我们先是去了坐落于皇家植物公园的总督府,今天免费开放给公众free flow参观。惭愧的是,来澳那么久都没进去参观过。

总督府在一个小山头上,可以瞭望悉尼港,从花园可以看到歌剧院,周围被植物园包围,地理位置真是一流啊。

总督府一进门左手边是书房,比较隐蔽,光线柔和,看书发呆真是适合不过。直走先是大厅,挂满历届总督,国徽,光荣之展示。然后是Dinning room,满满的维多利亚风格,漂亮整齐的餐具,西番莲花图案的地毯,装饰性的天花板和吊灯,沉重而又庄严的朱红色窗帘,华丽但不耀目。接着是Drawing Room,Ball Room等。工作人员很热情地介绍每个房间的历史、装饰和作用,可以看出他们的自豪。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参观完房间,会走到后花园,警察乐团在演奏,真是十八般武艺啊!听着奏乐,慢慢在花园溜达,坐坐,看看悉尼港,想象一下自己是总督。

参观完总督府后,我们去坐Vintage bus。第一次在悉尼坐双层巴士,而且是古董巴士,感觉爽透了,仿佛一下子回到童年。把头伸出车外,看着路人哈哈笑。小朋友们挥手说“Hello”,我也挥手说“Hello”。我觉得我可以一直坐下去,就像小时候在珠江河坐船,来来回回坐了几次,不愿下船。

巴士游了一圈后,回到悉尼港,看到军舰上鸣炮,然后响起国歌Advance Australia Fair:

Australians all let us rejoice,

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

We’ve golden soil and wealth for toil,

Our home is gift by sea;

Our land abounds in nature’s gifts

Of beauty rich and rare;

In history’s page, let every stage

Advance Australia Fair.

In joyful strains then let us sing,

Advance Australia Fair.

Beneath our radiant Southern Cross,

We’ll toil with hearts and hands;

To make this Commonwealth of ours

Renowned of all the lands;

For those who’ve come across the seas

We’ve boundless plains to share;

With courage let us all combine

To Advance Australia Fair.

In joyful strains then let us sing,

Advance Australia Fair.

img_20170126_110100.jpgimg_20170126_110112.jpg

国歌很激昂,澳洲人听到都不由自主一起唱起来。歌词写得很好,将澳洲的历史、自然特色、民族性格都勾画出来。情感上,澳洲更似是我的祖国,我热爱这片土地,这里的人,听着国歌心情很激动。

路上见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有人拉横幅说澳洲是入侵得来的,有人举旗骂澳洲政府。但大多是和平安静举行。你有你庆祝,你有你爱国,我有我抗议,我有我不爱国。我觉得这才是民主国家的表现,能够允许不同的声音,哪怕是反对的声音,哪怕你是站在我的对立面。

mmexport1485413935666.jpg

又因为临近中国春节,悉尼港附近摆了些十二生肖的摆设,可以澳洲还蛮重视中国文化。

中央海岸暢快游

黃貓剛從國內回來,第二天就要開車載我們去玩,真不容易啊!從家裏開去中央海岸三小時,路況還可以,在海灘停車也比悉尼容易多了。

Gosford是中央海岸的行政首府,前幾年來過幾次,感覺很一般,現在一看,依然沒有改進。由於悉尼發展迅速,悉尼地區的房產已經滿足不了需求,對房屋需求自然不斷向外圍擴大。中央海岸有鐵路經過,離悉尼北部也不遠,於是很自然成爲房價上升的下一個目標(爲何這樣說?悉尼往南,從Kiama往下,鐵路不經過沿海,即使有美麗的Jervis Bay,也很難發展起來,除非交通有改善;而悉尼往西,過了藍山,深山野林山火多;西南,南部高地,鐵路需要接駁南部高地線,經過的地區以農業畜牧業爲主,發展滯後。)前幾年,華人房地產中介,不斷鼓吹投資者購買Hornsby那一帶的公寓。當時Hornsby是北線的最後一個站,對於悉尼人來說是挺遠的。好了,經過幾年熱炒,Hornsby的房價上去了,現在鼓吹人們投資中央海岸的公寓,尤其是Gosford。搜索Gosford地區的房產,基本都是新建的公寓,價格一點也不便宜,同樣價格,不如在悉尼內西區買二手公寓更好。其實可以理解爲何炒熱Gosford:行政中心,購物設施方便,連接中央海岸和悉尼,有地鐵和完善的巴士。

但Gosford有一個明顯的弊病:城市規劃差。走在Gosford的街道上,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一方面可以看出規劃者想朝着現代化發展,但出來的效果卻很勉強,看上去鎮不像鎮,城不像城,而且毫無特色(難以找到一座好看的建築或標誌性建築,可以跟Newcastle作對比)。Gosford不是臨海,而是臨內灣。這個海灣算是此地唯一可以拿出手的特色,但是規劃者卻沒能好好利用這個灣。沿着海灣,只有一段路能夠沿着海灣旁走,走着走着就沒有了,沿途樹極少,白天曬的時候走,簡直就是受罪。沿海灣的人行道就貼着A49高速公路,一點遮擋都沒有,一邊走,一邊忍受着轟轟車聲和滾滾車流,簡直破壞了海灣的寧靜,連海鳥都不願意在這裏長留。除了高速公路,經過的無非是荒地、爛草皮,沒有什麼用處就出租給遊樂園,吵耳的音樂讓人一點雅興都沒有。有些建築簡直看不出是什麼用處,破破爛爛,顏色醜陋,還有隨便搭建的涼棚、鐵籬笆,實在有礙景觀。總體而言,建築物東一塊、西一塊的,綠化差、景觀不協調、風格凌亂、缺乏悠閒地、對行人、單車不友好,可以推測此區的建設發展前景(當然也有人注重購物便利,而不注重景色)。

從Copacabana到Wamberal,沿岸的海灘一律是“附帶”一個Lagoon,而且都是大部分時間跟海水隔絕的Lagoon。Avoca Beach的海浪很猛,用衝浪板“爬”出去也很容易被浪打得不斷翻滾。Lagoon離海岸有一段距離,水很淺,適合小孩子和狗玩水。如果要游泳,就要往湖的方向淌水走很久,到突然水深不見底的地方就可以游了(但有一定危險性)。往上的Terrigal Beach的水很渾濁,海浪卷着泥沙、海草等打在人身上,實在算不上愉悅。其Lagoon很小,不值一提。再往北的Wamberal Beach雖然依然浪猛,但是沙灘平,水很清,我們在浪裏或跳或潛玩得很愉快。其Lagoon形狀像一個番薯,靠沙灘的地方很淺,但中間水深,很適宜游泳。這些海灘和Lagoon都不適合浮潛(浮潛工具白帶了)。

這兩天盡情游水玩水,曬得更加黑。在“矮”、“肥”之上,又添上“黑”,中國審美死穴全中。但又何妨呢?健康、陽光、快樂,管別人怎麼看!在澳洲生活N年後,我已經不buy中國對女人那一套審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