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end Note: 6/8/2017 Mittagong 钻山洞

在Mittagong可以进行的徒步有:

1,绕着Lake Alexandra悠闲散步。这里有很多鸭子、水鸡,有喷泉,有烧烤的地方。秋天这里有红叶,很漂亮。IMG_20170806_120829_628

2,从Bowral出发,穿越一座山Mount Gibraltar,到Mittagong。反过来也可以。

3,Mt. Alexandra的各种徒步线路。

第三是比较难的,虽然说山不算非常高,但是地处高地,很多上坡下坡,有时是无穷无尽的爬坡。还有就是标示几乎没有,非常容易迷路。第一次进山,是跟爸爸去的,不知为什么走着走着去了Welby那边,在迂回曲折的山地车道里不知南北,最后纯粹幸运,被人搭救。所以之后我很仔细研究地图、地形图,不能再迷路了。

这次跟妈妈去的是Mt Alexandra东边的路。有步行路径是绕着山脚走一圈,估计大概需要3-4小时,途径Sixty Foot Fall,穿过Hume Highway。进阶版是去Katoomba Lookout,可以远眺蓝山。但去Lookout的路是无穷无尽的上坡路,没有经常徒步的人不建议走。

我们这次走的路,是经过一个石洞tunnel走一个circle:

从Mittagong火车站出发,往湖的方向走,到达Alice St和Leopold St交接。沿着Leopold St一直走到尽头,会看到有track的入口(会有一道gate)。进去一直走,山谷在右手边。这里非常tricky,因为没有任何指示是往Tunnel的路。要留意左手边有没有一条很窄的石路通往山上(我画的图蓝色交叉处),石路的前方大概20-30步远有分岔路口。IMG_20170806_183400_652

这条石路一直上山,幸好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走对了。经过一个像屋顶一样的岩石不远,就是Tunnel。过了这里就是下坡路,很快就可以走到car park,然后沿着Alice St走回湖边。在湖边歇歇,看一群群鸭子飞翔和在水面降落。IMG_20170806_165804_592

全程共2小时半,走很慢,走走停停。回家睡了三小时。

Weekend Note: 29/7/2017

早上例行工作完毕,跟妈妈去散步。上一次只走到丛林入口,因为没有准备,就没有进入丛林。今天身体在高呼需要好好走一顿,吸收多多的阳光,于是跟妈妈走了2小时bush walk,舒服得淋漓尽致。IMG_20170729_113437

走到小溪旁,看到水很浅,几乎静止,有一种诡异的透明感,颜色如影如幻。对澳洲不熟悉的人,看到水像咖啡开稀了的颜色,觉得很不干净。但其实这是因为桉树生长在旁边,桉树油渗透到水里,于是颜色改变。

沿着小溪一直走,仿佛可以走到天涯尽头般,沿路一个人都没有,很舒服。我对这个丛林的喜爱程度是超过蓝山的。都是bush walk,蓝山太过喧哗,走在路上前面有人、后面也有人的感觉非常不爽。

我采了几种叶子回去作标本,妈妈摘了些野花野草回家茶花。有山有水,有阳光,有家人,我觉得人类幸福就那么简单。

因为吸收足够的阳光,中午不感觉累,就画了一幅画记载今天的日程。散散步,画画,看看书,很快就过了一天。为什么别人会感觉空闲日子无聊?我只感觉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时。IMG_20170729_163840_022

很佩服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追求自己爱好和梦想的人。那么累,为什么还要画画,为什么还要写作,为什么不放弃没有任何利益的爱好?我想,什么原因都是假的,最主要也是唯一的原因,那就是你喜欢,所以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不会感到累,不会计较有没有物质收获,不在乎成就如何,就是单纯地快乐。

之前在豆瓣吐槽工作累成狗,豆友说,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就是需要和工作持续找平衡。我们上一辈,是切切实实的辛苦,大多要经历上山下乡,后来经济改革也有很多坎坷。我们这一辈没有经历这些,但是却感觉很累。累是因为办公室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又将人跟自然阻隔,最好的时辰,我们不能在阳光下生活,却要困在如同监狱一样的封闭空间里,对着电脑,干着不知道意义何在的重复工作。累是因为工作占用大量时间,剩下来私人时间想干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但肉体已经疲累。

总的来说,我觉得人类挺可怜的,无论是谁,在哪个时代,有钱无钱,都难以逃离各种悲剧,根本无法跟生之迷茫和死之虚无作斗争。所以人活着时,就只能自己动脑筋平衡好工作和闲暇,多活动,健康第一。

Bleak House Chapter 22-27

These few chapters are slow moving while you can’t skip them.

Main events:

Caddy formally engaged with Prince-got their selfish parents half-heart consent.

Richard changed his mind again and dropped Law. Suggested by Mr. J, Ada and Richard disengaged-I started dislike Richard.He is a victim of the case while he is foolish and lazy enough to be influenced by it. Facing the same problem, one has different choice and this choice undoubtedly leads him to Madness.

Charley became maid of Esther-But still don\t know what role she will play in the story.

Mr. Bucket found Mr. Gridley who has been hiding in Mr. George’s place. But Gridley dropped dead before Bucket took him away. -From here,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different people become very complicated. One character leads to the other and I am quite lost sometimes. I think Dickens might purposely lengthen the story to get paid more. Some description in minor characters are not very necessary and distracting. But I might  be wrong and it is too early to draw the judgement.

Noname=Captain Hawdon ?-but why people took huge interested in finding out who he was? who commission them to do that?

我们为什么要说谎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7年6月)主打文章WHY WE LIE是关于说谎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人的理智告诉我们,说谎是不好的,从小父母、老师、各种社会势力都让人认识到谎言的丑恶。但人却不能停止说谎,区别只不过是有些谎言会造成不好的影响(fraud,fake,cheating,plagiarism etc),有些无伤大雅(White lies)。但无论是什么谎言,说谎始终是不真实,这种矛盾让人类既是羞愧,又是欲罢不能。如果有人说,这辈子从来不说谎,本身这个宣言就是谎言。越是洗白自己的,越是黑心,越是不可信。

文章里指出谎言具有保护作用,能够让人了解他人,更是人思维活跃的表现。说谎的孩子平均能力和发展都比不说谎的孩子要强一点。

“What drives the increase in lying sophistication is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s ability to put himself or herself in someone’s shoes. Known as theory of mind, this is the facility we acquired for understanding the beliefs, intentions, and knowledge of others. Also fundamental to lying is the brain’s executive function: the abilities required for planning, attention, and self-control.”

我回想自己的过去,说谎最活跃的时期,是工作之前的二十多年。大部分原因是为达到自己目的,不希望父母干扰,不想受到他人指责和教训,例如偷懒、贪吃、借口去图书馆但其实去谈恋爱、画画却说这是功课等等。若干年后,我当然是觉得自己不好,但长期编织大大小小谎话,让我知道别人的心思如何,更加容易去看穿别人,也许对我日后工作能力有间接提升。所以我认同,谎言存在不是不合理,人说谎的动机很复杂,但不是不能接受,说谎也并不是完全是消极负面。

文章后面提到一个实验,要参加的人答20道数学题,答对的越多,得到的奖励越多。参加的人大多都作弊了(特意提供作弊机会),但是大多数人报答对的数目都是十几,而不会报答对全部。这是因为人内在有诚实的调节机制,也会因为社会共识产生羞耻感。

“Here we give people a chance to steal lots of money and people cheat only a little bit. So something stops us–most of us–from not lying all the way…the reason…is that we want to see ourselves as honest, because we have, to some degree, internalized honesty as a value taught to us by society. Which is why, unless one is a sociopath, most of us place limits on how much we are willing to lie.”

文章有一个数据,人6-8岁说谎最少,然后逐渐增多,13-17岁到顶峰,然后逐年下降,到老年,说谎概率差不多回到6-8岁的规模。也就是说,人在生长发育、青少年叛逆期说谎是最厉害的。生活逐渐稳定,人慢慢认清楚自己乃至人性,说谎的奖励也许就没有那么大,人就渐渐减少说谎。就拿我自己来说,工作4年后,职位薪水还满意,婚姻满意,周围的人熟悉了,就觉得没多大必要说不是自己所想的话,精力会放在“如何做更真实的自己”上。到了退休,不需要挣面包时,可能就更加没有动力去说谎吧。到死前,人大多数会吐真言,将以前自己不敢说的都说,大概就是不需要再用谎言保护自己吧。

有关谎言的电影书籍:

Lie to Me

Catch me if you can

Big little lies

The Dressmaker

冷酷祭奠

看完《冷酷祭奠》,順便看了看別人的評論。幾乎都提到阶级差异的問題,富人的偽善自私,窮人的粗野和冷酷等等。但我覺得,這些並不是問題的根源。

閱讀Alfred Alder的个体心理學後,我終於走出二十多年的認識誤區。一直以來,我認為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其問題在於階級,在於贫富分化。可能我們長期以來受的教育都是關於階級性,從古到今,動不動將問題歸咎於階級。但階級是什麼?各種解釋其實都應該迴歸到“人是什麼?”,“為什麼人和人都不一樣”。

個體差異導致人類社會永遠沒可能不存在差異,而差異會產生階級。消滅階級,是沒可能的,高舉消灭阶级的政黨從來沒有成功過,這不過是一個欺騙愚昧者的空口号。消滅階級,會產生更多的腐敗,更多的矛盾。人與人的差異是應該被容忍和尊重,而集體性的人與人差異,也就是階級差異,應該儘量縮小而不是消滅。

回到電影《冷酷祭奠》,為何兩個女人殺了主人一家?是窮人與富人之間的矛盾麽?我覺得並不全是。我覺得這些所謂矛盾,只是起觸發和加劇的作用而已。假如將階級矛盾作為主因去推敲殺人的動機,是很牽強的,例如蘇菲並沒有受太大的虧待,珍對富人一家的仇恨來源於當年她應聘模特失敗,很是牽強。

以個體心理學出發,我試著分析原因是來源於人的自卑和自戀的困局。自卑,產生極度自戀–人不願意面對自己人生的問題,不願意承擔自己該負的責任,從而覺得世界虧待了自己,責任在於別人,他人即地獄,自己是委屈的受難者。這使到人只看到他人的惡(例如富人的自私偽善等等),而看不到他人的好(例如別人的寬容,稱讚,願意提供幫助)。

蘇菲,她最大的問題是閱讀障礙,而她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將自身缺陷當作敵人。於是任何觸及她的閱讀障礙,都是她的敵人。她從未想過要去克服(並不是不可客服),而是逃避,說謊,甚至不顧一切去威脅知道實情的人(聯想到《朗讀者》里為了不讓愛人和單位知道她的缺陷,選擇消失,後來成為納粹一份子)。Alferd Alber說,那些克服自己缺陷的人,往往會比平常人更加成功,例如耳聾的貝多芬。而逃避自己問題的人,最容易產生犯罪。從此可以看到,從一個人對待自己缺陷的態度和行動,是可以看出人的意志。

另外一位殺人者珍,她的仇恨是來自己失敗的生活。第一,她被人拋棄,愛情失敗,我覺得愛情失敗,她自己並不是沒有責任(性格問題,還有沒有保護好自己而懷孕)。第二,她沒有照顧好自己的女兒,女兒燒死(或燙死),有可能是無意過失,但作為母親,她並不是完全沒有責任。但是她不願意承認和面對是自己害死了孩子,於是用玩世不恭的外表掩飾內心的悲傷和自責,甚至刻意引起別人反感和憤怒而在心理上獲得“他人都虧待我”的類似受虐快感。她將自己塑造成揭露虛偽的救世主角色。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於是引誘更多人犯罪,自己也不得好下場。犯罪者的邏輯,于別人看,是沒有邏輯的,但如何從犯罪者本身出發,是存在邏輯的。這種邏輯性不能跟個體分離而用所謂“正常人的邏輯”(Common sense)long分析。

自卑-自戀的囚徒困局(inferior-superior paradox) 不是某一個人群特有的問題,而是人類普遍的特徵,或者稱之為“人性”,只不过所謂“弱势群体”遇到的衝突更多,更容易激發不可逆轉的破壞。我們取笑中產階級的偽善,但某種程度上,偽善有效保護人不做出過激的行為。自私,每個人都有,並不因為中產階級,富人階級才特別的自私,像珍和蘇菲也是自私,大家都希望呆在自己的安全圈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