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宝藏

想写这个题目很久了!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女海盗,周游世界去寻找失落的宝藏。中学时候,我最喜欢玩的电脑游戏是《大航海时代》,沉迷寻找隐藏的宝藏。对宝藏的莫名痴迷,大概是人类的永不枯竭的渴望之一,希望得到意外的收获,一劳永逸。

因为如此,我很喜欢有关于宝藏主题的电影和文学,例如Robert Louis Stevenson的《Treasure Island》(《金银岛》)、电影《夺宝奇兵》、《国家宝藏》、《古墓丽影》等等。寻宝成功,固然高兴,但是我发觉让人深受启发的,往往是寻不着宝,或者寻着寻着就偏离了目标从而有新发现。

最近我看的一批书和电影,恰恰都是围绕着不存在的宝藏展开。

Toni Morrison的《Song of Solomon》 (《所罗门之歌》):

Morrison是惊为天人的作家,文笔流畅动人,并且没有黑人作家常有的简陋语法和俚语。故事的核心人物是Dead一家和他们的朋友,而与金子有关的人物是Milkman的父亲Macon Dead,Macon的妹妹Pilate,Milkman自己和他的朋友Guitar。Macon Dead是黑人中的富人,贪婪吝啬,总是念念不忘童年逃亡时跟妹妹在洞穴里发现的金子。他误杀了洞穴中的流浪汉,发现了流浪汉藏起来的金子,想据为己有,而他妹妹Pilate坚持不让,并将他赶走。Macon一直以为妹妹自己独吞了金子,她挂在悬梁上的沉重包裹里就是那些金子。Milkman在父亲鼓动下跟Guitar一起去偷包裹,Milkman的目的是想得到金子,从此摆脱父亲的控制,得到自由;而Guitar的目的则是用金子购买更多武器去杀更多的白人。但是包裹拿到了,里面除了一些人骨头和石头,什么都没有。执迷不悟的Macon以为Pilate将金子藏在洞穴附近或者南方的故乡,于是Milkman就踏上南下的旅程。结果是金子真的找不到,他却跟Guitar反目成仇了,但同时他也顿悟,获得自由,不是通过财富,而是心灵上的自由,恍如飞翔的自由。

这个故事牵动情节的是那堆金子,但从头到尾,金子都没有露面,甚至金子是否存在也是一个不解的迷。但人们为了这些也许不存在的金子兄妹仇恨,朋友反脸,甚至可以连原则和人性都不要,可以杀人却不带悔意、不受良心谴责。不存在的宝藏,通过Macon,预示着人在成长过程中丢失的纯真和正直,人以为财富可以购买自由和平等,却不知不觉正正是远离自由和平等。对于Milkman,寻找不存在的金子,就是在了解自己身上的恶劣,找不到金子,却在寻找的过程中更接近故乡,接近黑人的根,重新认识自我。Pilate犹如吉普赛女郎,从来不曾拥有过什么,也毫不犹豫地付出,是一个强大而又正直的女人。她是她哥哥的反面,可以要金子却不要。她代表世间罕有的一种人:看似一无所有,但是却是真正活着的人,心灵富有的人。Guitar参与寻找金子,但是他并没有像Milkman那样醒悟过来,却越来越神经质,陷进自己狂热的臆想中不可自拔。金子对于他来说不是救赎,也幸好没有金子,不然无辜被杀的白人更多,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永远不得化解。

Louis Sachar 的《Holes》 (《洞》):

这是一个面向青少年的故事。小胖子Stanley Yelnats因为被误认为偷鞋而莫名其妙地被送去劳改营,每天要去挖一个大洞。渐渐他发现,看守长恶女人是利用他们在寻找些什么。后来知道,她是在寻找祖祖辈辈一直在寻找的宝藏。她的祖辈认为女大盗Kate埋了好大一笔宝藏。虽然女大盗死前说根本没有金子,没有宝藏,什么都没有,但是人们不相信,于是祖祖辈辈都在挖洞,期望有一天能够找到宝藏。但是宝藏找不到,恶女人一败涂地。多少荒诞是因为人的贪欲和痴念,为了虚幻的东西可以化身为魔鬼。而主人公在寻宝的过程中,身心得到磨练,获得友谊。最后他挖到的行李箱,大家都以为是宝藏,结果却是主人公的祖祖祖祖父遗留的行李箱,让人啼笑皆非。不是宝藏,但是却让主人公跟他的祖辈在心灵上靠近了。

因为是青少年读物,多少是带有些“启示”。也许小读者读完后明白,人执念追寻的那个东西,未必是可以达成,未必能够调动人的善;人可能到头来找不到当初想找的东西,但却会收获另一些更加珍贵的,例如友情。

科恩兄弟导演的《O Brother, Where Art Thou?》(《逃狱三王》):

三个逃狱的傻瓜,路上遇到各种奇人怪事就暂且不提。最后他们明知道警察埋伏在他们的藏宝地,但为了帮Everett追回他老婆(找当初他给老婆的戒指),义无反顾地去藏宝地。警长(也有说法是撒旦),带着狗和手下,包围了他们,正要对他们行刑。三人用尽全力祈祷,希望上帝宽恕他们,放他们一条生路。神奇的是,突然涌来洪流,将所有人冲走。事后他们说,这洪水是镇上放水淹没这片没用的土地。

跟《所罗门之歌》和《洞》一样,究竟有没有藏着的宝藏,不知道,大有可能跟Everett说的谎话一样,是子虚乌有。但是这个不存在的宝藏却促使他们合力逃狱,也让他们洗心革面(不管那洪水是上帝所为还是人的行为,水喻示洗礼、重生)。于是之后,尽管没有宝藏,找到的戒指也不是她老婆的戒指,但是他们有了更好的人生,偶然地在逃狱过程中唱的民歌让他们成为一炮而红的歌手。

不存在的宝藏在这部电影里的作用更加明显。Quest–索求、追求,不管是存在的还是虚有的,引领着人走上探求之路,往往最后得到的,不是当初渴求的东西;但真正让人有所收获和得益的的,不是最后的结果,而是过程。

总结:人赋予人生目的和意义

人不能没有目标而活着,而目标却是人自己定义的。所以即使这个目标是虚有的,但人如果坚信,对于这个人来说,就是等于有。但目标不是不改变的,人在追求自己定义的目标过程中,其实是不断了解自身,不断超越自我。目标达不成,那么所有的努力是不是没意义?不是,意义就在人自身,在于人如何看待自身和这个世界。积极的人生,是即使达不成当初的目标也能继续迈向前方,在完善自身的同时有益于他们。

在《所罗门之歌》里,Macon和Guitar代表那种为达成自己目标不惜一切,不惜伤害他人的人,所以即使他们赢了,依然是孤独、可怜、不懂幸福是何物。《洞》里的恶女人也一样,贪念让她失去人性,所以注定会消亡。依赖宝藏去完成自己对人生所有的渴望,其实也是一种懦弱。《逃狱三王》里的Everett本来是利用两个狱友,但逃狱过程中承认了自己的自私和说谎,勇敢承担自己的失败,所以他反而收获了友谊和爱情,因为他不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考虑到他人并积极回应他人的牵绊。高大上的目标驱使人去行动,克服了自身的死穴,往往会有意外收获。

长大了的我,渐渐明白,不存在的宝藏,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