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elp

我一直無法認可基督教所說的“愛你的敵人”,“別人打你左臉,你把右臉也給他打”。無論從字面意義還是再抽象意義上去理解,我依然無法認同。

《The Help》裏面,黑人女傭Abe也產生同樣的質問,面對欺壓歧視黑人的白人,她咬著牙儘量不爆發,但心裏,她無法做到愛敵人,人生第一次,她對自己信仰產生動搖。

但故事結尾,Abe被女主人和頭號女邪趕走時,內心獨白是:上帝要我們愛敵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我認為,要說出真相。只要說出真相。

說出真相已經很了不起了。在當時的環境,就足以置身於非常危險的境地。有時覺得過分美麗偉大的信條,用來說的,比用來做的要合適。當然也可以理解為你做不到就是違背上帝教訓。但我覺得這些超人性的東西,比較扯。人類社會雖然非常混亂醜惡,但我覺得看人的角度要從人的角度看,而不是從上帝角度看。從人的角度看,一些微小的人性閃光點,會讓人驚喜,讓人感動,讓人覺得生而為人還是有點希望的。而從上帝角度看,人真是問題多多,無可救藥,反正原罪永存,洗不掉。

《The Help》沒有轟轟烈烈的抗爭,依靠的是白人群體里有覺悟的人,和黑人女傭中有勇氣的人。而作出的不是暴力或復仇,而是說出自己的故事。一個個切身的故事,是能夠感動人的。我記得小時候寫作,爸爸教育我最重要的原則是“真情實感”。黑人女傭的故事,都是真情實感,自然會打動人。而人意識到他人跟自己一樣,有恐懼,有悲傷,有快樂,他人是有父母,有孩子,有類似的心路歷程,這樣就能將兩個人拉近,惻隱之心會化解一部分仇恨和偏見。

這個故事是一個很好的文學示範例子,挑選的是很家常很接地氣的角色,用簡單明瞭的結構去展示故事,用語言去深度敘述人的內心活動,但點到即止,避免煽情化。

很多文學作品的取材和場景都很普通,例如《都柏林人》,以家庭為主要場景的18/19世紀英國文學。但簡單場景人物和故事,往往可以引申出我們平時不察覺的意義、象徵和深度。

文學的啟示:多從平常生活去尋思,不追求新奇獨特,從自己熟悉的領域嘗試,大量借鑑和學習。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