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oyage of the Beagle by Charles Darwin

我是一个非常痴迷阅读航海日志的人,凡是能够搞到手的,特别是跟澳洲和太平洋岛屿有关的航海日志,我都会找来看。英国的航海日志一般由船上正式成员,例如皇家指派的自然学家、植物学家记录。因为是要给政府看,所以记录的方式比较dry,缺少鲜明的个人风格。但达尔文只是跟着船长一起耍的编外人员,所以他可以随心所欲地记录自己想记录的东西,靠岸后他会跟船队暂时分别,走陆地路线,穿越山谷,最后才跟船回合。阅读Beagle很欢乐很有趣,津津有味,但因为太厚,信息量大,我每天读一点,足足读了差不多8个月才读完。

1,Beagle的重要性:
一般读者只关注达尔文的《The Origin of Species》(进化论),但要更好理解进化论,是很有必要阅读Beagle。Beagle中有不少思考和疑问,直接影响了达尔文的进化论。我一开始是看进化论,但有些东西不明白,于是暂时放下,去看Beagle,看完后,感觉疑团消失,我终于能够明白之前不明白的东西。除了进化论,达尔文的珊瑚岛的形成理论也非常重要,是仅次于进化论的重要理论,但这只能在Beagle中阅读详细讨论(Chapter XX: Coral Formations)。

比较重要的Chapters有:南美的探索(Inca山脉的形成)、冰川、Galapagos Archipelago, 珊瑚礁的形成讨论。

2,Beagle的行文风格
达尔文在Beagle记录了航海和陆地探索的所见所闻,其中以陆地见闻和物种记录居多。记录风格是:日期–到达的地方和目的地–第一印象–经历的事情–对当地人和文化的印象–物种记录(很有条理地将哺乳类、鸟、爬虫类、植物、昆虫,分段记录)–一些思考。读者可以顺着他的记录查找相关的资料。但有些记录的物种,在达尔文当时还是存在的,但如今已经灭绝,不禁让人惋惜。

达尔文的文字很优美流畅,也许这也是他的书能大卖的其中一个因素。自然学家、科学家,文笔好的不是太多,有些文笔好的,又太多偏向散文抒情类。但达尔文是既有感性的笔触,也有理性的思考,逻辑条理很清晰,日后能够把进化论论述得比较好,能够为人理解接受,他的文笔风格也有一定因素。

达尔文很幽默,我经常看着看着就笑了,觉得达尔文真是一个顽皮又好奇的大孩子。例如他描述Galapagos岛上的蜥蜴:“ I watch one for a long time…then walked up and pulled it by tail; at this it was greatly astonished, and soon shuffled up to see what was the matter; and then stared me in the face, as much as to say, ‘what made you pull my tail?’”可以脑补蜥蜴心情是如何的无奈。又例如达尔文会趴在巨型乌龟背上,让乌龟驮着走等等。

3,引申思考和阅读
a)会重读《The Origin of Species》和更多达尔文的作品。
b) 对我个人而言,珊瑚礁的形成理论更有意义。出于对海洋的热爱和敬畏,从去年开始,我开始浮潜和研究跟珊瑚礁有关的东西。《The Great Barrier Reef of Australia》(Kent, W. Saville D. 1908 )里面讨论了珊瑚礁的形成理论:早期的理论是认为海底是在不断上升,珊瑚礁从海底逐渐构造,最后到达现在的高度。但随着对珊瑚礁认识加深,自然学家发现珊瑚只能在水不太深的地方生长,那么深海里的珊瑚礁,不就不合理了吗?后来就形成以达尔文为主力的理论,也就是海底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沉。在海里的山,当初是露出海面的,珊瑚礁在山脚浅海处生长,然后山下沉,新的珊瑚礁在原有的珊瑚礁上继续生长,直到现在的样子。当初阅读时,我觉得很难理解,但后来仔细思考,发现是正确的。可以这样想象:现在的海,其实是原来的陆地,而如今的陆地,是以前的海。原来的陆地(各种高山),慢慢下沉,而原来的海洋,因为地壳运动,就上升。一沉一升,经过无数的时光,变成现在的地球。例如澳洲,原来就是海洋覆盖(蓝山的石头,就是古代海床),而大堡礁,其生长的形状,几乎跟昆州海岸线平衡,也可以推算出,大堡礁所在地,是跟澳洲大陆在海底是相通的。具体细节讨论就不在这里说了,但revisit达尔文的珊瑚礁理论,让我感到大自然的神奇和不可思议。也许有一天,我们现在的陆地也会沉到海里呢。
b) 了解达尔文,不能忽略对达尔文影响最大的Charles Lyell,他的《Principles of Geology》可算是达尔文的自然科学的骨架。不过阅读Lyell更需要花功夫。目前我只看完第一册。另外比较影响达尔文的,有Malthus的人口理论,这是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理论。还有就是 Humboldt的《Personal Narrative of a Journey to the Equinoctial Regions of the New Continen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