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忙忙的人们

在这几天,我尤其感觉到这个社会节奏是多么的急促。

上班下班,开车的路上,每天都有不少车超车或冲红灯,其实无非就争了一个车身或几分钟的时间。路上的车,几乎都是超速前进,大家都急不可耐的样子。我心想,那么急急忙忙的,到底为了什么?

而办公室里,繁忙的电话不断,人们急急忙忙地走着,好像一个巨大的机器,吞噬着人们的精力和生命。公司如此,工业如此,经济发展如此,不断向前,更加发达,每年都有增长的利润–这一切又到底为了什么?人们除了获取物资和金钱外,还有什么?人们难道忘记生命有尽头,地球也会灭亡?如果都是有尽头的,我们匆匆忙忙地跑向终点干嘛?

心中对现代社会价值的怀疑,令到我对现在的生活提不起劲。每天带着工作的负能量回到家,剪剪花草,将有机堆肥更新翻土,到野外采桑葚,或者是在屋子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东摸摸西摸摸。这种闲适而又不具任何功利性的活动,让我身心得到舒缓,好像在台风天得到庇护一样。

《北国之恋》里,五郎自己捡石头建屋子,捡厨房垃圾去做堆肥,捡农民不要的丑陋蔬果做菜,而家具电器,大多是捡的。五郎为了儿子的事情卖掉木材后,穷不啷当,可他顿然发现,原来物料到处都有,人可以用非常少的钱去过正常生活,他觉得自己以前真傻。这种生活可耻么?一点都不可耻,我反而心生尊敬,我自己的生活也尽量接近这种方式。不仅仅是为了省钱,而是尽量不浪费,物尽其用。那种心情,跟纯说的一样:觉得东西就这样浪费了、被扔掉了,很可怜,心里觉得很悲伤。也如五郎说的:有钱时就用钱去解决问题,没钱就用智慧。

急促的生活方式,跟过度消费和浪费和密不可分的。我们不断扩展,不断生产,被灌输购买力增强会感到幸福。但我却发现,去吃一顿豪华宴席的满足感,并不比在家里吃粥配小菜要强;买很贵的护肤品,其作用不比自制的金银花水好;花很多钱去旅游,也并不比在家阅读快乐很多。也就是说(至少对于我),物质丰盛对我幸福感并没有提升很多,因为我已经能够满足基本生活,再多,其实并不必要。

我渴望一种切切实实的劳动,用自己的双手和汗水去建设自己家园,去实现自己的衣食住行。梭罗的瓦尔登湖生活,也就是这种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简约生活的实验,是对急匆匆的现代生活一种温和反叛。这样的生活并不轻松,尤其受到大自然的影响,自己劳动的产出所需时间长,需要的功夫也比去直接购买要多(例如自己用木做椅子和去购买一把现成的椅子)。大多数人是怕辛苦,怕风险的,于是人们宁愿朝九晚五,也不愿过梭罗这样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