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ends note: 22/5/16 杀死一棵树

时至五月下旬,悉尼的天气开始变寒冷。白天太阳底下还能穿着短袖,但早晚则冷得发慌,晚上不抱个暖水袋不能入睡。15度左右的昼夜温差,让人很凌乱。

周五跟Jade妈去泰国餐厅海吃胡喝一顿,一边嚷着女人不对自己好点,不能活了,一边笑说自己老公各种黑历史。不知不觉,我们由只会单纯恋爱的女学生,变成人妻、人母,真的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年轻啊,人间百态经历了不少,但好像也没有像人们说所的,跟现实妥协。人要实际,但也要有一点点天真和浪漫才能活得有乐趣。一边数着钱过活,一边去吃吃玩玩,也是一种现实生活中的乐趣吧。

周六米粒来我家作客。两人忙忙碌碌地搞了一轮卫生。黄猫扫地、洗衣服、购物、收拾散布在屋子各处的臭袜子。我则更新了肥料堆,剪了一大堆菊花,修整了插花,又收拾了我自己的书桌,还有准备午饭。三个人美美地饱吃了了一顿,直到抱着肚子倒地不起。后来发图片给妈妈看,妈说,貌似很多食物不是自己做的哦!好吧,要求不要太高嘛!

p2354885038
周日早上阳光灿烂,我坐在前院继续用紫苏填塞我的小枕头。然后在邻居Grandpapa和黄猫帮助下,对我家前院的小树动手。这棵开紫色花的小树是前一任屋主种的,原本是半米高的小灌木。结果这几年越长越大,长成两米的大圆球,差不多到屋檐了,活像一个暴吃君。树用整个身子遮挡了阳光,使到左边花圃的植物阳光不足。喜欢阳光的柠檬半死不活的样子,让我伤心。本着“不种没用的植物”的原则,我萌生了砍树的念头。砍了树,可以有更多地种其他东西,又能将金银花的藤引到整片墙壁,形成完整的“绿墙”。p2354885085
Grandpapa先是用电锯将嫩枝刷刷刷地锯走,然后将根部的土弄松,黄猫则负责拉树,慢慢地树就开始露出根部。然后用铲子将粗的树根弄断,一点点地往外拉,一点点地锯掉。最后将一个结实巨大的树根拔出来,正式宣布树的死亡。我们真是一群tree killer。在澳洲,是不能随便砍树的,必须有正当理由,通过council申请才行。公共地方的树如果不是生病或有倒下的危险,是不能砍的。自己私人花园里,长得很大的树也不能随便砍,必须向council申请才行。幸好我砍的这树是在自己花园里,也不是算非常巨大,不需要申请。在恶狗巷旁边的人家,后院有三棵巨大高耸的柏树,是红绿色鹦鹉的栖息地。每到傍晚就归巢,吱吱喳喳叫到耳膜都痛。估计那户人家受不了,最终还是申请砍了树。失去了家园的鹦鹉,很快就移到不远处的一棵长在公共地方的大橡树上,附近人家平白无故就不得不忍受呱噪的鸟声。

忙完一堆事情,才有空闲坐下来,摘几朵新鲜菊花,加上普洱茶,泡了一壶令人心旷神怡的菊普。一边喝一边写日志,心想这几天书也没摸几次。除了想看书呢,还想画画呢!那么多有趣的事情,短短的周末哪够呢?所以每到周一,我就低落地用一周的时间去盼望短暂的周末。

晚上去附近朋友家吃火锅,冬夜里温暖的唰唰唰,作完美的结束。然后就是期盼着下周末妈妈的到来!

p2355025288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