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iver And The Book by Alison Croggon

25746079

首先要说的是,这本小书虽然是平装书,但是封面和装帧都很漂亮!

故事虽然有奇幻成分,但是却很真实。故事大概内容是:主人公“我”出生和生活在边远的村庄,村庄有两样宝,一是河流,而是书(The Book,是一本能预知人命运和未来的神书)。河流是人们耕种、生活、运输等等的生活根本;而书则是人们解决生活困扰,卜知未来的心灵依靠。

可是随着开发和人口增长,河流开始干涸,使得资源紧缺,民族之间冲突加剧。一个民族企图垄断河流,赶走和杀死上游的村民,野蛮开垦灌溉棉花地,进一步加剧河流的干涸。这让我想到之前在《National Geography》看到的专题报道,说河流流经不同国家,每个国家都企图从河流得到更多利益,例如制造水坝,改变河流的河道等等。这些行为都影响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生活,一方的掠取,就有一方的损失。故事中,“我”的奶奶说,情况不会转好,掠取不会停止,最终河流会完全消失,这是迟早的问题,而河流消失之前,人们会经历大饥荒。同样在现实,人类的贪婪从来没有停止过,也不可能停止。问:为何日本还是不停止捕鲸鱼捕海豚?–只要世界上还有鲸鱼和海豚,日本就会继续以各种名义和手段去捕鲸捕海豚。类似的问答,可是延伸到世界很多问题。人类似乎明知道行为最终导向不好的结果,但还是不能停止恶性行为。

因为河流问题,城市人开始关注这些边远村落的生存状态。Jane是人类学家,沿着河流探访这些村落,记录他们的文化、习俗和面临的问题。主人公一家是神书的keeper(守护者),“我”的奶奶,母亲是keeper,现在轮到她作守护者,只有守护者才能够打开书。主人公一家热情接待了Jane,结果此人却在临走前偷走了书。失去了书,村民就失去精神的依靠,而“我”也失去了存在价值。

“我”决定要将Jane找出来,拿回书,带回I村里。可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在此同时,我认识了很多朋友,渐渐融入城市生活,村庄好像变得遥远了。偶然情况下,我看到Jane在电视的采访,还有她的新书。书讲的是她探访村落的经历还有他们艰难的情况,书的封面就是“我”的相片!可是书没有提到她偷的神书,没有提到keeper,颠倒了一些实事。“我”很愤怒,为Jane这种表面是正义的战士,背后却是小偷的虚伪而愤怒。最终,我取回了书,但书已死。“我”想向媒体揭发她的行为,但好友劝这样做,对村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这就呈现了两个矛盾:

1,这些抱着“正义”目的的学者,固然是为落后地区的文化保存作了贡献,也引起社会关注,一定程度拯救了这些地区生存,但同时他们也毁坏了他们的精神支柱,破坏了他们传统文化。–那么到底他们做的是功还是过?

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即使这种传统很粗糙),这个民族的灵魂已死。白人征服美洲,印第安人渐渐消失,白人征服太平洋国家,例如澳洲,土著人也渐渐消亡。本土的人种消亡,是因为白人的文化强行加之于土著,改变了他们的传统习俗,消灭了他们的精神支柱。所以即使现在白人政府如何补偿,如何纪念教育推广土著文化,还是无法扭转他们的消亡。

2,“我”到底是以现实考虑不揭发虚伪或不为人知的行为,还是坚持不顾一切去维护诚实和真相?–如何选择,似乎哪一种选择都有弊有利?

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作者揭示了,无论选择如何,一个事件必然会影响另一个事件,人的行为是影响深远的,而永恒不变的,就是“变”。好与不好,人们都必须不断因外界环境而改变。改变是会带来痛苦的,这种痛苦是具体到个人的;但是痛苦也不是永远存在,身体或心灵会渐渐忘掉痛苦,但旧的痛苦褪去了,也会有新的痛苦出现。同理,孤独、悲伤,也是如此。

这是没有定论的故事,最后的结果也淡淡然的,但却让人不断回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