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张爱玲

我记得我在高一时开始读张爱玲的书。张爱玲的书极容易找到,图书馆一大把,书也确实好读。旧上海或香港的太太小姐,男女之间、父母子女间的或爱或恨,那种苍凉和惆怅,是青春少女甚感兴趣的内容。如其他人一样,我贪婪地看了张爱玲大部分作品,好看,但是后来忘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个朦胧的印象,认为她是类似于三毛的流行作品作家,不必认真对待。

大学时略略挑了些自己喜欢的几本又重读了一下,故事大概能记得,印象中觉得文字很美很流畅,略刻薄。后来读的更偏向于西方文学,而且严肃类偏多,对中国文学,包括张爱玲等等,都一并放下了。我以为我不会再读张爱玲了,已经读了两次,不需要读了,够了。

最近因为一个朋友介绍,读了反党学者夏志清写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后,我重新认识到,我是低估了张爱玲(还有其他中国作家)。主攻西方文学初期,觉得中国文学不入流,价值不大;但是读得多了,反观中国文学,反而觉得有意思,可以看到两者的相同和不同之处。中国文学有发展的空间,优秀的作家还是有的,不必因为现阶段的落后而灰心。又或者说,西方文学能够让我看到中国文学有哪些方面可以进一步突破。

除了继续进行的西方文学和历史的阅读,我近期开始有计划地阅读一些有价值的中国文学作品。张爱玲是我青年时代的大爱,当然是从她下手。很奇怪的是,读了她那么多作品,我一直不知道她有写过共产党的红色恐怖时期的故事。她的《秧歌》和《赤地之恋》,我很惭愧,竟然闻所未闻。要不是读夏志清的书,我可能一直不知道有这两部作品存在。所以我首先看了这两部作品。

反党题材的小说、历史说看了不少,相比之下,张爱玲的这两部水平可算是一流了。故事有张有弛,并不因为个人对政权喜恶而采取对自己观点有利的描写手法。张爱玲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在写小说,一个故事,吸引人的故事。她不像大部分作者那样,冷不防跳出来解说或宣泄一番。克制、冷静,张爱玲式的讽刺和一针见血,使得故事可读性很高,也能让读者信服,明明是小说,可是读起来感觉像是真实的。

读完《秧歌》,写了一篇短短的评论,读《赤地之恋》,冲击更大,做了很多笔记,但不打算写评论了,因为想说的太多了。如同书中说的,“只要是在共区生活过的人,大概都永远无法摆脱这被窥伺的感觉。”,说太多,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安感深藏每个中国人心中,即使到了海外,这种不安感依然难以消失。

摘录日记的一段:

如果將中國二戰被侵略,中共和國民黨內戰,中共發動的人民互相自相殘殺的歷史看作連續的,真有點像蘇聯呢(一戰,二戰,紅色革命,獨裁統治,蘇聯解體)。張愛玲雖為一女子,但是論文學水平和視野,是夠得上托爾斯泰之類的大師。她的《赤地之戀》,有點《戰爭與和平》的感覺。不同的是,張愛玲的調子是冷色的,故事蒼涼,沒多大希望的感覺,她本人也沒透露她自己的意見和possible solution,所以張愛玲讓人感到神秘,有人會認為她不夠深刻。但托爾斯泰總會在結尾挑逗一下讀者的希望,而且他的態度也很容易看到,他的小說表現了他的三觀。

我会慢慢重新认识如张爱玲的这些中国文学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