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 by 岛崎藤村

估计有不少人跟我一样,读这本书之前,根本不知道日本还有这样一个阶层–秽多。秽多类似于印度的untouchable,只不过现在的日本,秽多已经不存在,而印度还是顽强的拥有着untouchable。

像《微物之神》里说的,有基督教的untouchable,有印度教的untouchable,”贱民”这个划分,似乎在历史的任何阶段,任何国家都有。人为什么要划分不同的阶层,区别对待呢?故事里的主人公丑松,就是一个隐藏着的“秽多”。由于他样貌没有突出的秽多特征,他父亲又费心避免让别人知道他们家庭的身世,所以他从年轻时到工作,没有被人发现真正身份。但是随着知识丰富、思想开化,他渐渐意识到秽多在社会上被何等歧视,而这种歧视和贬损是没有任何理性根据。就单凭人的出生或血统,就将人划分为低等高等,而不是从那个人的品格行为和成就去评定,对于丑松来说不合理,令人气愤。

但是父亲(老一辈)叮嘱丑松要谨慎,要隐藏身份,这跟他渐渐强烈的个人意识是相冲突的。让我很感兴趣的是主人公如何选择,如何达到内心的平静和对外界的协调。诚实固然是好的,但人可以诚实到什么程度?尤其是物质条件不太好,对世界又有欲望的人来说,诚实的代价如果太大,很有可能选择不诚实。但作者安排主人公的命运还算不错。最终丑松选择了坦诚,而他的诚实得到别人的同情和尊重,还获得了爱情和朋友的帮助。作者是不是希望年轻一代,能够意识到这种不平等是可以改变的,不再像父辈那样默默忍受,而是通过行动去去除身上的枷锁呢?

全书四分之三的篇幅都是描写丑松内心斗争苦闷的过程。主人公的心境,对照社会上各种明争暗斗和损人利己,显出主人公精神的可贵。有良知才矛盾,没良知会照样吃得香睡得足。丑松发觉一直隐瞒,磨损了自己的天性,却没有忘掉自己。这个自我,好似一个小人,藏在他内心不断地提醒他的隐瞒和虚伪,他的懦弱。

但人被逼到绝境,有了必死的决心,反而能够抛开之前的顾虑,杀出一条生路。丑松作了最坏的打算,以前辈的自我牺牲作激励,坦诚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想法。对于有知觉的人来说,坦白还是比不坦白要好。坦白,或许还能有希望,不坦白,就先自己闷死自己。

故事笔调平淡,波澜不惊,所以读得很快,但确实挺感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