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女人與蕩婦

《娜娜》里,清教徒一樣的米法伯爵,最終禁不住娜娜的肉慾引誘,跟娜娜滾床單了,之後簡直一天不能沒有娜娜。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對妻子的不忠有什麼問題,直到娜娜忍不住揭發伯爵夫人跟記著通姦,他的人生信仰幾乎崩潰。

在跟娜娜爭吵中,他讓娜娜住嘴,將她扔在地上,差點就要踩爛她的頭。他說伯爵夫人跟她們不同,她是正派女人,不許娜娜這樣說她。娜娜反駁,說那些所謂正派女人,跟她們還不是一樣充滿慾望,做茍且之事。而且她們沒有一個會像她敢於脫光光,赤裸坦誠地面對自己。

男人很可笑,將女人分成正派女人和蕩婦娼妓。對前者,娶來在家裏擺著,作一個牌坊或社交工具,既不想取悅自己的妻子,又不想離婚,漸漸兩人貌合神離。而對蕩婦,則發洩自己在妻子那裏得不到的肉慾,用金錢來獲得年輕和美麗的女人,購買一點點的被窩暖。但對這種女人,他們心裡是鄙視和不尊重的,一邊被誘惑,一邊又恨透引誘者。在這些女人身上看到的無恥和淫蕩,他們可以容忍,但卻無法容忍她們對男人生活指指點點,對他們妻子的謾罵或諷刺。男人的可笑,在於不認識女人,在於他們的自私。

作為女人,如果坦誠的話,會看到女人本身即是貞女又是蕩婦。所以不奇怪所謂正派女人,內心可能很狂野,揹著人做很多茍且之事;而蕩婦,也不是絕對的無恥骯髒,不少風塵女子也做很多善事,也有正直的人格。將女人分類,是無法理解女人,而女人之間也會互相看不起。正派女人看不起賣身求榮的女人,妓女們又看不起正派女子的虛偽和假正經。妻子和情人,永恆地對立。但說到底,為的是什麽?是男人嗎?但是据我看,其實出現感情分裂的關係,妻子丈夫情人的感情紐帶是很松散的,他們不打破這脆弱的關係,不一定是因為愛情本身,更加不是情慾,而是這些之外的東西,例如面子、地位、權力,有時或許就是一口氣。

有名無實,各自尋歡的婚姻,比性交易或濫交更讓人噁心。書中伯爵和他的夫人各自從情人家裡歸來,在樓梯相遇,一個全身濕淋淋的,一個頭髮微亂,一雙黑眼圈。他們明知道對方不忠,卻裝作若無其事。

人的虛偽啊!Ugly truth.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