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 by 川端康成

劳伦斯有部作品也叫《虹》。也许虹代表的象征意义是那稍纵即逝的美,用于爱情、美、生与死,很适合。

川端康成的这篇《虹》,所用人物是他最擅长的,也就是那种艺伎阶层的女人,只不过在此篇是舞女,但究竟是跳现代舞还是传统舞,不是十分清晰。川端是将艺伎和舞女写得非常入木三分的作家,只不过老是看到女人处在这样的位置,有种“女人是易耗品”的感觉。

故事中众多舞女,各人有各人的苦楚和辛酸,生活条件和地位也不高。舞女是夕阳产业,在映画(电影)普及之前,还有生存的空间,但之后就日况月下。而且舞女的年纪要小,大多是十五岁以下,过了二十岁,就算是老人了。在青春还没有消逝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有的想反正嫁出去无望,就索性好好苦练,日后青春不再就当个舞蹈老师;有的一心想嫁出去,寻找心爱的人,将自己交托出去;有的人往高处走,可是随时遭到覆灭……读着不禁觉得又是无奈又是可恨。无奈的是人的确有老的时候,对舞女们来说,她们的日后命运大多不会太好;可恨的是,她们感到这一点,却以很奇怪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无奈和欲望。

除了花子以外,几乎所有舞女都喜欢木村,有几个是发生过关系不知道,作者写得很暧昧。舞女们都想去木村家投宿(有将自己献给对方的意味),但却将蝶子“送去”–将自己的欲望借蝶子这个幼女传达。木村则以一种半醒半睡的姿态跟舞女们相处,看不出究竟他的爱是在哪位身上。但是从别的舞女的眼中,可以折射出,银子和木村,是最为情投意合的一对。但这两人却从来没有对此说过一言半语,两人仿佛漠不关心、冷冷地相处着。如果是爱,却偏偏装作不爱,很在意却表现得很随便,大和民族奇怪的心理?

最后的结局有点突然,心想,咦,死了?为什么?然后要倒过来回想结局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是一种奇妙的阅读体验,读者猜啊猜,猜不透。银子和木村,他们的未来在哪里?银子提到彩虹,木村提到要当飞机师去彩虹里,两人都向往一种飘渺的东西。没心没肺的银子其实心思最细腻,她感知一切,但又可以舍弃一切。她仔细化好妆,全身穿得整齐,在这样美好年轻、人生和事业最为充沛的时刻死去。不知道银子是否跟木村提过要一起死,殉情?但显然木村没有选择死。他睡完觉后,得知道银子的死,也只是木然地在一旁观望。他是生活的旁观者,天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倒是银子的舞女朋友们深受触动,也许她们从银子身上,看到她们惨白的未来?

在这个故事里,舞女们的性格多彩,如同各种花卉一样;但男性角色却相对冷漠麻木,而且缺乏行动力,含糊不清,不禁让人感到有点讨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