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真理

看完了《战争与和平》四卷。阅读的过程很流畅,没有读不下去的感觉。故事有点有头无尾的感觉。不过这也是长篇的一个弱点,故事写着写着,若非死亡,书中人物的故事可以无限延长下去,写到结婚生子,儿孙再儿孙。在安德莱公爵死后,我觉得故事也完结了。在尾声里描绘的战后和平生活,固然埋下了不安定的铺垫,但从整体来说有点失色。托氏在尾声埋下的铺垫是为了给他另一本书作预兆,但始终他都没完成那本书。娜塔莎在尾声里变成贤惠的母亲,但又非常嫉妒,我觉得跟她一开始的性格不太吻合。即使经历情变,旧情人死亡,求救于宗教,也不应该突然变得那么狭隘平庸。

相比于同时在看的罗曼罗兰的《母与子》里的女子,显然罗曼罗兰的法国女子更为果敢超前。同样是渴望爱,托氏笔下的女子最终还是选择婚姻作归宿,婚后无外生一群孩子,醉心相夫教子,个性也变得更内敛,也不关心外界发生什么。这是一群贵族妇女,她们虽然遭受很多变故,也有自己出色之处,但相比男性,就显得局限。而罗曼罗兰笔下的女子则是女版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富有叛逆精神,敢反抗传统婚姻,敢未婚生子,独立自主,也有自己的事业。

虽然截然不同,但我觉得,托尔斯泰说的是真理,罗曼罗兰说的也是真理。同一时间阅读同样谈人生和社会进步的、但立足点不同的作品,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