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風了,唯有努力生存

今天下班到達家附近的火車站後打算不坐巴士而步行回家。在上坡路上看到一位老人家,老人家問可不可以坐我的順風車。我說不好意思,我沒開車。但見老人家左手提着吉他和小提琴,右手提着一大袋看上去很重 的東西。於是我說我可以幫他拿東西,接過他右手那袋重重的東西。

一直同行,但老人家顯得很累,步伐沉重。於是我把他的吉他也拿過來提着,並說說話。他看上去有點像猶太人,可是不肯定,我也沒問。他的頭髮連着大鬍子,不是銀白而是黑中帶灰。他身形中等,但很瘦削,衣服雖說不上破舊,但也不光鮮。他的臉龐看上去充滿憂慮,看不到他的笑容。他的眼睛淺灰色,很深沉,但讓人感到一種悲傷的氣質。

老人家住在Winsor,離這裏非常遠,坐火車要近兩小時到三小時,然後下車還要走好長一段路。老人家一直在Winsor居住,租了一個農場養羊。可是在一年前,羊被偷了,他的生活也毀了。老人家嘆息,那是很好的羊,品種(說了一個名字,我外行人不懂,沒記住)優良。現在他一面努力貸款,一面掙活計來維持生活。這次他來,是看他二十多年前教的一個女學生。學生當了媽媽,並有了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能夠學學樂器。於是他帶了不同樂器,加上學生家裏的鋼琴,看可以教小女孩什麼樂器。

老人家言語不多,但說的話不知道爲什麼讓我難以釋懷。我對他很佩服,一位看上去像流浪漢(請原諒我的詞語)的老人家,畜牧爲生,但是卻懂多種樂器。另一方面,我感到很沉重和傷感。可以想象老人家在知道羊羣被偷的時候,心裏有多麼絕望。對農民來說,牲口就是生命,就是全部財產。閱讀過不少澳洲初期殖民時人們的生活,似乎很遙遠,但是其實現在還是存在。在繁榮的城市以外,那些鄉村的人們,還是不斷跟乾旱、洪水、牲口走失或被盜、農牧產品價格被壓低等等的因素做抗爭。他們跟城里人一樣,雖然依賴的生活來源不同,但也是很努力生存着。從Winsor趕來又趕回去,真不是說笑的,但是爲了生活,也就如此了。

我想去近期看的宮崎駿動畫,裏面的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

“起風了,唯有努力生存。”

能夠幫到需要幫助的人該多好,但我所做的那麼有限,只能提提東西。更深的苦難,是不是不能消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