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中的人 by 西格弗里德·伦茨

从《在流放地》这部短篇的选集中认识了很多西德作家,例如伦茨、伯尔、里尔克等。前两位我尤其喜欢。由此找了很多相关的小说来阅读,每次都感叹,真是好!

《激流中的人》看似简单的故事,但要考究的细节也有很多,例如:

俾麦斯塑像(塑像沦落为犯罪和堕落的窝点,映射了俾麦斯激发了德国人的骄傲和野心,但也滋生了纳粹这样的渣滓。德国帝国梦之不可实现。)

沉船以及里面的炸弹等(战争的无目的和残酷,老人如沉船和废铁一样终究会沉下,历史会过去,人也一代代被淘汰?)

坐着豪华游轮的非洲君主(德国在非洲的战役和伤害,与战后对这些国家大献殷勤;或敌或友,时代变迁)

港口(港口那种包含着寂寞个体的热闹,掩盖了战争的伤痕,或者将这种伤痕化为新一代的旅游热点,人们似乎忘记了战争,继续前行,但同时还依赖着战争留下的一切来运作和生存)

看似鼓励人们美好和幸福的标语(跟希特勒时代宣扬的德国独立强大等口号一样,都是假的,讽刺的,具有不真实性,掩盖了个体的挣扎和无助,也低估了人们在无助中还保持着的一点点精神支柱)

故事主要的两个冲突人物:年轻的曼弗雷德,和年老的欣里希,代表了战后的两类人。年轻人无所依托,又不能像老人那样沉下心做事而宁愿走捷径,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年老者,受到社会秘而不宣的年龄歧视,有能力工作而找不到工作,被迫伪造篡改自己的证件。前者犯法,后者也犯法;前者自作自受而死了,后者始终被人发现伪造证件而面临未知的裁判。

我无法对这两人产生否定情绪,相反,我觉得两者真可怜,都是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中、注定被吞没的人。曼弗雷德虽然不好好工作,偷东西,但他心里没有失去最后一丝善良和人性。虽然他知道老师傅欣里希篡改证件,也威胁要告发,但始终没有告发。他只想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不被老师傅旧的那一套。而欣里希,虽然恨透这个人,但在沉船后,不顾自己安危而下水寻找对方。人往往不是自主选择去作犯法的事情,而是环境所逼;人也在某些时刻受到良心的呼唤而去作出本来不会做的好事。这折射到我们每个人身上,何尝不是这样呢?

此故事的名字真好,激流中的人–人在激流中,惊险万分,生死在一瞬间,如何选择,谁又能多加考虑?明知道险恶万分,依然要如此,因为到底还是要作一个选择。

谁都要做一个选择,而谁都要为自己的选择埋单,而不论对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