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Mount Alexandra

 

IMG_20150418_102655-1024x5762014年在Mittagong的Mt.Alexandra Lake繞湖遊覽了一下,這次想上湖所依靠的Mt. Alexandra看看。

從地圖上看,線路非常簡單直接,繞着山走2-3小時的路即可。但實際上去到一看,除了入口有一個Mt, Alexandra Circular和一幅比例失調的簡易地圖外,就沒有其他標誌。走進入口,立馬有幾條分岔路,均沒有標誌。連我們家附近的河邊公園都有標誌,這麼一個大山竟然沒有。所以這直接導致了我們迷失在山中。

開頭的路應該是沒錯的,但到中間,走着走着去了別的山丘,走上沒有盡頭的山地車路,悲滄地等待命運的發落。儘管如此,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喪氣,不斷給自己打氣,並且相信上天會在人最絕望的時候指出出路。我的一些信教的朋友總想將我拉去教堂,但是由於我不喜歡集體活動,不願意去。有時我覺得,要感應上天(或者上帝)的力量,在徒步叢林或背上揹包去未知的旅途就可以感受到。在沒有方向,沒有人指示,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的時候,你除了交給上天,堅持走下去,還有什麼方法?信教的一位朋友說的一堆話中,有一句我尤其感觸。他說,爲什麼人不能得到救贖?那是因爲人還沒有surrender。surrender,也就是投降,向上天投降,承認單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能得救的,所以你需要神的力量,需要神的幫助,因此你全心全意去相信神,這樣你就會得救了。

我雖然是一個未知論者,但是覺得有些東西,是通用於信教和不信教的人。或者說,有一些很樸實的道理,是適用於每一個人,只是不同的宗教和理論,有不同的表達。在這山中,我同樣感到那種“迷途羔羊”的絕望和迷茫,但因爲常常得到好運,並立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走出去,心就不害怕了。

果然,在路上遇到一對踩山地車的父子,問了大概的方向,就沿着路走去。不久就走到停車場,又遇到那對父子!對方說要不要送我們一程,我當然求之不得。於是兩隻迷途羔羊就被送到火車站了。那位父親問我們走了多久,我說兩小時(實際上走了四小時,但不想嚇着別人),對方大吃一驚。事後看,原來已經走到隔壁區Welby了,直線距離走回Mittagong應該需要兩小時,但問題是我們根本走不去那些彎彎曲曲的山地車道。

到了車站,我連連多謝,對方還說My pleasure。在這個世界上,別人一些善意總是讓我很感動。要知道這樣舉手之勞,對於迷失在山上的我們來說,是猶如沙漠中看到綠洲一樣的珍貴。

看澳洲歷史,以前的人不少都是從新州走到昆州,更有人從昆州走到維州,靠的是兩條腿,帶着最簡單的物資。實在難以想象以前的人們怎麼過來的。澳洲人跟bush的關係真是源遠流長,無怪乎雖然人們不需要穿行叢林,但依然渴望週末去徒步或踩山地車,experiencing nature!

這次失敗後總結了一些經驗,以後對缺乏路標的地方不可掉以輕心,不能依靠網絡(因爲山上一點信號都沒有)。雖然走了不少冤枉路,但也看到高地秋景的絢麗,還有一些有趣的景象。某種程度上,冤枉路也是一種體驗。而且每次走得累了,回到家尤其感到舒服和幸福,就如鍛鍊後感到肚子特別餓,吃起飯來就特別香。長期處在安逸又不運動的狀態,人只會變得感官遲鈍,盡是想些無謂的煩惱和憂思。少睡懶覺,去曬曬太陽,淋漓盡致地運動一下,人的心境會不一樣。

988cb0e9a86af3d 27830d5a5314406 131069b9743862a c68f9f8f39f3b02 cc6c61465bf6138 ecafe9537d12f8b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