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旁之石 by 山本有三

像吾一這樣的小孩子,生活在沒落武士家庭,有一個不中用,將家當花清光去亂打官司的老爸,還有一個體弱無主見的老媽,能夠健康長大成年已經不錯了。可喜的是一路上,儘管受盡各種折磨貧窮,他依然有一顆憐憫正直的心。

這個故事很吸引我,從文筆來說,見不得有什麼特別驚人的才華,但是故事卻樸實,節奏也拿得很好。很久都沒有享受追故事的感覺了,我就單純的被故事吸引,關心主人公的命運。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命運,不同的悲慘,那麼人應該怎樣立身處世呢?對比主人公吾一,有各種不同的參照,但以阿米的哥哥和老師次野老師尤爲典型。吾一從刻薄的伊勢屋逃到到東京當碼字工,偶遇阿米一家,同情他們可憐的遭遇,於是租了他們的閣樓,使得這戶窮人家多了租金補貼。但是同爲碼字工的阿米哥哥,卻有跟他不一樣的、對社會對老闆的看法。他認爲窮人應該團結起來對抗富人,工作不用那麼認真,也不必事事爲公司利益着想。作者暗指此人是社會主義者,蹲過監獄。日本有一股紅色暗涌,整個社會對此猶如面對洪水猛獸一樣。但窮人團結起來搞對抗,是窮人的出路麼?作者借主角表達懷疑的態度,類似的觀點也在《北與南》裏面的勞資鬥爭看到。我本人跟作者看法相似。我也從底層打拼過,現實告訴我,同樣窮困的人,是很少可能會團結起來,因爲每個人更加關心自己的生存問題,甚至不惜惡性競爭。團結,意味着要麼犧牲自己的利益,要麼集體平庸。紅色理想所謂窮人團結,只是癡人說夢。如果是真正的平等,那麼對待富人和窮人,對待老闆和同事,都要有同樣的態度,不爲某一方而改變自己的原則。尤其是那種“不必爲公司利益着想,不必那麼積極的態度”,纔是窮三輩子的思想。

另一位次野老師曾經給吾一帶來精神上的鼓舞,但是在故事後半段,卻顯示出老師的侷限和狹隘。他認爲人必須爲崇高的理想(具體到對文學的理想)而努力,但目標放得太高,看不清現實,也就是人們所說的“窮清高”。現實不得意,於是以酒消愁,還以爲這樣很瀟灑很有氣節。對吾一辦有關個人成功的實用雜誌不屑一顧,還痛斥吾一的墮落。這是不得志的人,對他人努力的諷刺和不甘。一開始,是老師帶領着吾一,但慢慢他們跑在一起,再後來,吾一已經超過老師,老師就不再是同道中人。兩人的差距越來越大,吾一是向着更好的生活努力着,而老師則是慢慢成爲窮酒鬼牢騷鬼。

對現實生活,有人採取對抗,有人採取逃避,有人採取不屈不撓的個人努力奮鬥。這讓我想起《富人,窮人》這本書,三姐弟對自己人生的選擇。命運是大於個人力量,還是個人力量能夠征服命運?消極主義者會說,無論人怎麼努力,都改變不了命運;積極者說,人定勝天。我基於自身的經驗,覺得神祕的命運的確每個人都不一樣,有時人在命運面前做不了什麼,但是如果人不努力,那麼微小的改變命運的機會都會沒有。就像主人公吾一,他的命運註定他不能飛黃騰達成爲暴發戶,但是如果他不省吃儉用上夜校,不刻苦學速記,不在印刷廠認真敬業,機會來了都不能抓住啊。

就像有人說像我這些小康家庭出生的人,有良好的家庭條件能夠出國,別人根本沒有這個機會。可是我不努力讀書,不勤工儉學,我也不可能移民和工作,父母的錢也會打了水漂。因和果的關係很難說清楚。但我依然覺得,人應該要努力,不辜負自己和家人,也不因苦難而改變自己的純真和正直。人要怎樣做,走怎樣的路,都要自己承擔。

最後吾一說的,其實點出了人命運的奧祕:即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別人沒有權利指指點點。像吾一這樣的人,他的努力,至少不應該得到譏笑。像現在中國社會,不知道爲什麼,喜歡譏笑努力奮鬥的人,還安了個“狗血”的詞。大概不同國家,不同時代,不斷奮鬥但又保持正直善良的人,都是孤獨前行的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