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頂之下

這兩天完整地看完了柴靜的《穹頂之下》。

我對柴靜沒有個人好惡,我看這部演講也是心平氣和地看。不管她演繹的方式如何煽情,我覺得從這個演講裏瞭解了很多我不曾瞭解的東西。例如中國的能源結構,污染情況,執法無能後面的各部門的說辭等等。

不管數據有沒有誇大或縮小,中國的現狀明擺着就是發展過剩、污染嚴重、充滿各種腐敗和權力勾結。如果就光從中國裏面看中國,是看不到太大的問題,但將中國的情況跟別的國家,別的國家的歷史來對比,就暴露出很多問題。中西比較是沒有意義的麼?是,但也不是。對比可以暴露自己的問題,但也可以提供借鑑,看看人家是怎麼走過來,是怎麼改善的。中國不需要照搬,但是拒不學習,從國家到個人拒不改變,那麼未來則沒有希望。

1,藍天白雲的逐漸喪失,土地越來越稀有。

我記得小時候,看到藍天還是很平常的事情,在作文裏寫到“今天天氣很好,天是藍的,白雲朵朵,好像一隻隻綿羊”。但是慢慢地,氣候好像有點變化,而到我大學快畢業時,則明顯感覺到是變差了。到我出國後頭一次回廣州,感覺突然糟糕了那麼多。雖說廣州梅雨天,潮溼天氣居多,但是那麼長時間的霧和煙雨,卻是讓人意外。之後,不斷聽到廣州的親人和朋友抱怨說天氣怎樣怎樣,幾個月沒看到太陽和藍天。“霧霾”一詞誕生了。

我小時候,爸爸經常帶我去南海,也就是金沙洲去郊遊。我們踩着單車,在田間穿行。一大片一大片玫瑰地,荷花池,還有果樹林。在那裏,有着我美好的童年回憶,而我的回憶是綠色的,帶着青草味。但回國兩次,去同樣的地方看,已經變得面目全非。我問自己,這真是我以前常去的南海嗎?幾個大樓盤相繼建起,每平方價格從8千,到一萬2,到2萬,現在不知道幾萬了。這些樓盤外的建設還在進行,馬路上灰濛濛的,有一些踩着三輪車的人來賣水果。附近還有很多類似於城中村的街道,以前是普通人家的一樓,現在也改成燒烤和快餐店。在靠近江岸的綠地裏,點綴着一些爛木屋,還有若干快被丟棄的菜地。有兩個衣着破舊的小孩子爬到柳樹上摘清明柳,賣掉整幾個錢。

一邊是富裕,一邊是貧窮。經濟發展的結果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代價是沒有了藍天,土地都用來投資建設。在這些光鮮的外表裏划開一個小口子,裏面全是爛肉。世界在崩潰,而人們在狂歡。鮮有人願意不加入這種狂歡。

2,城不城,鄉不鄉

我是在廣州出生長大的,所以我看到的,都是大城市的景象。廣州算是比較發達,有着城市該有的樣子,但是只要走到白雲區這類外沿區,就時不時會看到城中鄉的景象。上一次回國,黃貓帶我去一個奢華的會所“享受”。一個建築裏面的裝修和設施好像五星級酒店一樣,一大羣人好像皇帝一樣吃啊睡啊娛樂啊。但是會所外的馬路是爛的,靠近商鋪的地全翻出來在修不知道什麼東西。馬路中央的綠化帶栽着可憐兮兮的小樹苗。一副破敗的、在不斷破壞不斷重建的樣子,跟奢華的會所對比起來,很是違和。那時我心裏涌起了一種噁心,對於這些醜陋環境的噁心,對於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下去所謂享受的噁心。

廣州市看上去很不錯,但還是藏不住破壞建設的醜陋。後來我去杭州和湖州,有了更多的感受。杭州的西湖一帶環境不錯,但是一出了西湖的區域,就灰乎乎的。路上佈滿類似廣州白雲區的修路,從虎跑出來後面的路上還攤着些爛地和東歪西倒的電線。我跟媽媽對杭州第一感覺是:哇,私家車可真多啊,杭州人真富有!所以看到柴靜說杭州市污染最嚴重,因爲私家車多,平均每兩人有一輛車時,就不感到奇怪。車多,在靈隱路上走着路旁的林蔭道,還能聞到一股車尾氣的味道。既是綠化第一的城市,又是污染最嚴重的城市,真諷刺。

而“城不城,鄉不鄉”,在湖州這樣的城市尤其明顯。湖州建了很多高樓大廈,但是馬路和周圍的環境不像城市,路上塵土飛揚,有種在鄉間揚起塵土的感覺。在衣裳街裏,看到一些半舊的爛石屋外,看到居民對逼遷和無良政府的控訴。我當時看了,心裏很難受。衣裳街弄得像商業街,不倫不類,不三不四,醜得不行。而爲了這樣一個醜陋的商業面目,將居民都趕走了,老房子都砸爛了,取而代之就是小吃店和一些仿古的建築。那些撕心裂肺的控訴有用嗎?

城鎮化的確是帶動了經濟,但是代價是什麼?結果會怎樣?我不知道,但是我看了這些和諧底下的不和諧,心裏是悲傷的。

3,人們的力量

個人面對這樣的現實,可以做到什麼?

國外的垃圾處理,已經是垃圾分類,以焚化爲主。而中國則還是採用垃圾場堆放、垃圾填埋等落後方式,垃圾不分類也不用說了。我家樓下就有一個垃圾場,平時附近地區的垃圾都用藍色桶裝着,運到這裏,晚上垃圾車來收。垃圾場是露天的,一天到黑臭得要命,到晚上一兩點垃圾車收垃圾發出的噪音將人吵醒。我的房間正對着垃圾場,常年只能關着窗戶。但廣州潮溼悶熱,關窗根本睡不了,我就只好到父母房間打地鋪。可想而知我們雖有兩房,但實際上只有一個房間,一家人擠在一個房間裏睡。

十年過去了,垃圾場依然存在。居民跟很多部門投訴,但依然如此,回覆是,想遷到別的地方,那個地方的居民反對啊。不能遷的話,能不能改進垃圾場?可是現在依然如十年前的樣子。我以爲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無奈,但在澳洲生活後,我發現垃圾處理可以有其他方式。這就是中國現實的一個折射:用舊的方式和舊的思維去尋求改變不行,那就原地踏步得過且過。居民唯一可採用的反抗方式就是:拒交垃圾處理費。但這其實不是居民們的本意的,而是無奈之下作出無用的抗爭。

處處都可以感到這種抗爭無用的無奈。這也許是爲何中國民衆對環保的採取消極態度:老說從我做起從小做起,政府不作爲,個人努力了有屁用,還吃力不討好,不高興還把你整治呢。於是人們失去跟污染作抗爭的動力。但我始終相信個人的努力,至少是從個人層面做到問心無愧。在澳洲,個人的貢獻是很重要的,不少環保工作都是志願者參與,沒有這些個人投入,澳洲也不可能那麼乾淨。而在中國,可不可以做到類似的,我不知道。但這部片子裏說的撥打12360,曝光等,我想多人做的話,也應該有效果。柴靜所做的不是提供論文科學研究,而是一個呼籲和普及的演講,我覺得還是很有價值的。憑藉她的影響力,她做的,可能我們普通人都做不到。

——————————————————————————-

至於有人不相信裏面說的,也實屬人之常情。人總是有不願面對現實的傾向。當初我在豆瓣寫過一篇叫做《人類無法面對的真相》,也有不少人說相片會不會不是真的。既然不相信,就讓不相信的人繼續活在自己的夢裏吧。但無論如何,中國將會面臨自己造成的後果,全體的中國人都要償還人類欠大自然的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