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事 by 夏目漱石

《後來的事》實不是寫後來發生的事,而是後來之前的事。

代助是世俗意義上的Loser,靠父親哥哥供養,從來沒有工作過,人也沒什麼技能。但這個Loser在精神上看不起虛僞重利的父親兄長,看不起謀生的大衆。他覺得爲掙麪包的工作是等而下之的活法,只有真正出於興趣的工作纔是正當的。他覺得當下的日本無可救藥,於是也不想再這樣的環境下去努力些什麼。

儘管這些想法不乏真知灼見,但他最大的弱點卻是“依靠他人供養”。如果自己不動手養活自己,那就需要看別人臉色,受別人擺佈。代助是極力避免受他人影響和擺佈,但是底氣不足啊。所以儘管精神上抵抗,但在表面也免不了唯唯諾諾和言不由衷的話打太極。從這個角度看,他的確是一個loser。

缺乏行動力和精神上清高,是知識分子的弱點。他處在一個矛盾的境地:做一個行動有力的人去獲得生活上經濟上的獨立,還是避開任何務實的作爲而保持精神上的自我和獨立?他認爲只要自己投身於謀生,精神一定會受損的,他的生活一定會受污染的。所以不到絕境,他是絕對不會將手伸進污泥裏。

對三千代的愛情和憐憫,卻讓他不得不伸手進污泥。他幾十年享受的安定平穩、受人供養的生活被打碎。他謀求的安逸,原來是充滿不安和動盪的。首先他家受到經濟低迷的衝擊和相關企業的牽連,可以預料是走下坡路。他父親和哥哥一但出事,他的生活來源就斷了。而家庭對他的期望,對他婚事的催促,也暗示他要麼進同一個利益圈、去服從,否則他就不屬於這個家,家也不需要他這個負累。家就如一個微型的社會,其中一員要對家庭作出貢獻和付出,否則誰也別想光索取和享福。他可以避開社會責任,但不能避開家庭責任。即使他脫離家庭,跟三千代一起,這卻是另一個家庭,另一個需要他付出的小社會。

人活在世界上,總是不可避免地要與別人產生交集。人作爲社會運作的一顆螺絲釘,真是又可憐又無奈。此書寫出了一個避世者的“不現實”,寫出一個精神上渴求真實獨立而與現實產生衝突的人,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我想不少人能夠在代助身上找到一點共鳴,而這樣一個角色很有趣,既能讓人認可和欣賞,也能讓人產生藐視和鄙視的感覺。

人生可以說是一個痛苦的、不可解脫的過程,除非自己了結自己,否則就要遵循其遊戲規則。你的人生想索取些什麼,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代助希望不用謀生,所以要看家人臉色,收起自己的尊嚴和不屑;代助想跟三千代在一起,就要放棄他安逸的生活,跟家人翻臉……人的內心,跟人的行爲,是多麼的難以合一啊!真正的隨心所欲,是沒有的。

所以說,活出自己的路,無非就是衡量自身情況,放棄一些,拾起一些,鑄造其不太完美、坑坑窪窪的一生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