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方的老朋友

小Wing子的媽媽跟我媽媽是閨蜜,幾十年朋友,關係很好。而我跟小Wing子從小就一起長大,剪一樣的蘑菇頭,小時候看上起像Twins。兩個小不點很自然玩在一起,我記憶中沒有過不愉快的時候。小時候做過什麼,記憶很模糊,但依然記得一起去鼎湖山玩,一起看漫畫書,一起哈哈大笑。

小Wing子笑起來眼睛彎彎腰,露出一顆虎牙,樣子看起來就很逗人笑。我很喜歡這樣的笑顏,很天真爛漫的笑顏。漸漸成長,她一下子就長得很高,我卻貌似停止生長了,作爲姐姐就不像姐姐了。但內心,我依然覺得我是她姐姐,要照顧好她,希望她快樂,希望大家到老都那麼快樂。只是大學之後,我留學,之後定居澳洲,一下子跟國內的朋友隔得遠遠的,無能爲力,無可奈何。

很多友情,會隨着時間和距離漸漸沖淡。但因爲我們母親一直聯繫,我依然能夠知道她大概動向。無意之中,我也知道她有看我日誌,不關心你的人,哪會花時間看你寫的囉哩囉嗦的東西?我心裏感到很溫暖,也很安心,心裏始終有這麼一個發小,還有我們一起歡笑的童年時光。

前不久聽到她結婚了,我很開心,但又不能給她慶祝,只能送上恭喜兩字。但意外的是,他們選了澳洲作爲蜜月旅行的目的地,會在悉尼逗留四天半左右的時間。我跟媽媽老早就計劃着要給他們做什麼菜,建議他們去哪裏等等。這麼重要的朋友應該請假陪玩,只是剛好碰上主管結婚,無論如何不能請假,這就是上班之人的無奈之處。

一見到面,往日的快樂就重現,還添加了新的快樂,一點都不生疏。她的丈夫對她很好,跟我們也很談得來,大小孩黃貓跟他們也沒有代溝。媽媽作爲後勤,做了好多好吃的飯菜將他們餵得脹卜卜。小Wing子對青蘋果青瓜紅蘿蔔絲沙律念念不忘,她媽媽微信我媽媽請教怎麼做呢。不過青蘋果是野生的,這種特別味道是不能完全複製,所以也算是他們澳洲之行的特別回憶吧。

倒數第二天,難得是週六,想着可以加班後帶他們去玩,吃一頓好的日本餐。結果卻暈倒,把他們嚇得夠嗆,飯也吃不了,連大合照也沒拍,實是遺憾。但我想,我們會再見的,雖然天各一方,但現在國界的概念弱了,通過旅程和網絡,人的感情會維繫的。他們說,計劃每年一遊,希望可以一生遊50次。50次也不錯了,看看地圖喜歡哪個國家,我們可以兩夫婦一起去玩(媽媽說四個小年輕~.~)。而且下次我不會暈倒的了。。

小Wing子長成了大Wing子,但品性依然單純快樂,充滿好奇,大笑姑婆。而我依然是你的欣欣姐姐哦!成長過程遇到很多人,經歷了很多,才覺得老朋友特別特別珍貴!我們老早就是一家人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