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意外昏迷

昨天,也就是週六。照例五點四十五分爬起牀,去公司加班。做到大概十點多,跟從廣州來的好朋友匯合,帶他們去玩。

在悉尼港坐船去Mosman,然後再坐回來。在船上廁所裏被門鎖刮傷了手指,心裏懊惱,想着等下上岸買創可貼。在船側邊座位坐下,跟黃貓說手指刮傷了,黃貓說,沒事的。突然感覺噁心,越來越噁心,但想忍忍就算,反正說了,黃貓也會說沒事。結果下一秒,我就突然失去意識,倒在甲板上。事後聽他們說,我失去意識大概二十秒,甦醒過來時面色白得像紙,眼睛像漫畫裏的死人眼,直直的。黃貓大喊,以爲我就這樣猝死了(因爲身邊很多人都如此)。失去意識的過程我什麼都不知道,只記得睜開眼時的感受。

我猶如在水中,聽到水面模模糊糊有人在喊,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到我看到人的臉時,我虛弱得動不了也說不出,隱約感到身上疼痛。人們七手八腳將我擡到碼頭,放在地上。有人給水我喝,問我問題,問我感受,並叫了救護車。有人塞了巧克力給我,吃了一半,又說不能給我吃,我不知道要吐出來還是吞下去。有人說可能我血糖低(我有吃早餐,但還沒吃午餐,當時十二點,從來沒試過因餓而暈),有人說我中暑(我沒怎麼曬,覺得沒什麼可能)。

船上有乘客是醫生,她和她伴侶一直陪着我直到救護車到。被人移到擔架上,穿過悉尼港擁擠的人流,往救護車去。太陽曬在我臉上熱辣辣的,我突然感到,生與死是那麼的不相關。某一個時刻發生的死亡,跟周圍活着的人,幾乎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人能夠對死亡有什麼抗爭呢?就是本人,對要到來的死亡,也是無能爲力。

我像一個破爛的娃娃,被拉進救護車裏,量血壓、驗血、測心率,繼續問問題,要我睜開眼,保持意識。聽到醫護人員說去Sydney Hospital,心想參觀了幾次,黃貓還懷疑裏面是不是不運作了,這次親身驗證裏面是運作的。

拉進醫院後,人清醒了很多,開始感到疼痛的厲害。因爲是身體右側倒地,右邊身子都撞到了。我的臉上有些損傷和刮痕,右臉頰痠痛,鼻子擦破了,右邊嘴角也撞爛了。手指有不同程度的擦傷,右邊肩膀擦傷,裏面瘀了,手好難擡起。不過X光後確認骨頭沒事,都是些皮外傷。後來給我打了破傷風針,驗了尿什麼的。在醫院呆了一整個下午,六點才放我走。回家吃了點東西,就上牀,一直昏昏迷迷地睡覺。朋友說幸好太陽眼鏡幫我擋了一下,不然我眼睛可能沒有了(太陽眼鏡都裂了。。)。也幸好倒下去的地方沒什麼尖銳的東西。。。

傷不是非常嚴重,我自己覺得應該是過度疲勞,再加上各種因素而導致一下子崩潰。在這之前的兩週時間,我感到疲累,腳又有點問題,心裏感到有種隨時會倒下的感覺。結果真的倒下了,還在最多人的悉尼港倒下,實在有點樣衰。最上一次暈倒,是胃出血在家裏的時候,上上次則在小學時莫名暈倒。

也許身子弱,總是跟死神擦身而過,我很小就意識到,人生死不定,人可以隨時就突然死亡。究竟生的意義是什麼?生比死要難理解,因爲死就一下子,無痛無覺,反倒是生無時無刻不處於各種感受中,人也要接受各種苦難。這次暈倒,一方面告訴我要調節我的生活工作,另一方面也是告誡我物質世界的虛妄。死了,我跟世上沒有任何關係,房子、親人、金錢,統統都無關了。

我對生死是這樣的看法,朋友說我悲觀。但我覺得,這不是悲觀樂觀的問題,這就是人生死的本質,就是這樣子,想否認都不行。就因爲知道生死的本質,我才以生活自由快樂爲目標而生存。人活着的時間是偷來的,偷來的時間要怎麼用,只有自己才知道。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一次意外昏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