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ittle corner

在如今的房子居住了两年多,家里渐渐有了摸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脑和桌子。但是不便的是在晚上,我需要安静的空间看看书,写写东西,减少外界影响。在客厅,每个人占据一个角落,但是总有人和猫在晃动,特别是某人总在自言自语或跟猫聊天:“傻猫的耳朵冻雪雪哦,哥哥抱抱你啊。”常常是坐下不够五分钟,又被某些琐事干扰,停下笔或放下书。

昨天,终于在我卧室开辟了一个角落,放了一张小电脑卓,一张凳子,作为我闭关修炼之用。桌上左边放着最近看的几本书、日记本和笔记本;右边则放着一个白色的杯子,里面装了些笔;一个小的卡车形的钟在中上方,剩下的位置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石头。这些石头是我和妈妈从不同的海滩捡来,带着各种来自海洋的遥忆。看书累了,我会停下来,拿起几个石头,欣赏它们天然形成的花纹,摸索着,感受石头的质感和温度。石头又像散布在宇宙的行星,有着奇异的色彩和晕彩,但没有人知道里面藏着什么。What is their core?I want to know but would never know。

这个安静的角落,也许是我现实生活中最大的满足。我在这里,阅读着各种有趣的文字,想着各种天马行空的幻想。我爱旅行,但我也爱在想象中旅行。我想,也许是我的想象力让我每天都不被疲劳侵蚀,不被黑夜的寂寞进攻我内心。

跟爸爸视频,爸爸说,现在的日志有趣多了,这是因为以前是被迫写作,为爸爸而写,而现在是为自己而写,因自己欢喜而写。虽然爸爸总是讽刺我,但有时说的话又挺一语中的。为自己而写,不受外界的影响,包括父母的期许、社会的流行风气和一些censorship的界限。但在为自己而写的过程中,我感到最困难的是打破自己给自己设置的界限和人性的懒惰。写作,就是剥洋葱,将套在自己身上的一层层外套和老皮剥走,露出脆弱纯真而又不完美的内在。我要认识自己的各种恶,才能去感受各种善。我需要的不是风格,而是打破风格。认识自我,是我人生的主要课题。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但同时也的确与别人不一样。我需要大量的孤独,需要远离人群才感到快乐,平静的、自在的快乐。《Anna of Green Gables》里说,老Cuthbert“as  shy and silent as his son after him, had got s far away as he possibly could from his fellow men without actuallly retreating into the woods when he founded his homestead.”我想我大概就是这类人。

 

这个安静的角落属于我,胜过整个斑斓的世界。

时间,停下匆匆的脚步

向我撒放孤独的孢子

我的睫毛染成了紫色

 

遥望夜空的星云

时间,又奈何无限的宇宙?

你那孤独的种子

正是我渴望的

在想象的国度四季常绿

 

时间,你无法征服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