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拯救人心:Trowunna Wildlife Park (上)

在距离Launceston一小时车程的Mole Creek 有一所野生动物园,叫做Trowunna Wildlife Park。这所公园也是塔斯曼尼亚动物“救济院”和“避难所”。每年都有不少动物丧生在马路上,我们开车途中每隔十几分钟就看到一具动物尸体在路边,心里难受。澳洲的高速公路两旁除了防撞栏就没有其他围栏,动物很轻易就跳出马路。特别在晚上开车,很难看到前方有没有动物,看到已经撞上了。人不是故意撞动物,但的确无奈总有这类事情发生。人类社会发展,跟自然和动物,始终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时候就需要人为救助。

动物救济院的救助对象是受伤的动物,或者动物孤儿(例如父母在公路丧失或病死,剩下的幼崽)和频临灭绝动物。特别是塔斯曼尼亚恶魔(Tasmania Devil),现在已经频临灭绝,有受疾病威胁,有死于公路,有的栖息地被破坏等等。早期人们对塔斯曼尼亚恶魔不了解,因为叫声和撕咬食物的摸样恐怖,人们认为它们是猛兽,称它们为恶魔,还灭杀了不少。可怜的恶魔,那么小一只,生性害羞,吃的不是鲜肉而是腐肉,哪里是猛兽呢。其实大部分野生肉食动物都是夜间出没,而且见到人是避开的。人类太自私,不想自己的边界被其他生物入侵,不想自己有损失,宁愿牺牲自然,牺牲其他生物。

现代的澳洲,开始重视人类对自然的影响,不但成立了很多国家公园,还建造不少野生动物救助场和公园。动物公园主要的功能是救助动物,培育孤儿和野外放生适应性训练,其次才是给人参观。

中国的动物园则是倒转过来,是以展示给人们为主,很少解说和互动,动物关在小小的笼子里,惨兮兮的样子。小孩子在动物园,只能看到各种动物的摸样,觉得好玩新奇,但对动物的爱和怜悯却没有培养出来。不但公园本身,大人也没有对孩子进行相关的解说,这样看了等于没看。

澳洲动物园是截然不同的摸样。首先动物活动空间很大,里面种了不少树,尽量接近野生的环境。院子内有不少介绍牌子,在互动的环节里,饲养员滔滔不绝地说着保护动物和动物现在生态危机的状况,不但大人,小孩子也会了解到环境和生态保护的重要性。部分公园可以让人摸摸动物,这样更加增加人们对动物的爱。澳洲动物公园的门票收入是用于救助动物,但大部分费用是国家预算补助。没有国家资金支持,再善的心也没力发光。

这所野生动物公园的亮点是可以抱袋熊(Wombat)和可以看喂食恶魔,而且不另外收费,已经包含在22澳元的门票内。里面的设施很简陋,广阔的草地上,围了一个个围栏,每个围栏都很大,里面住着几只动物。因为公园的最终目标是将动物健康养大后放到野外,所以每个围栏都有各自的不同,有些是给BB们住的,有的是给青少年住,有些是给能交配的夫妇住,有些是特别为待产妇住,有些是给将要放生的住。

先说袋熊。这个肥嘟嘟的家伙是澳洲人喜爱的动物。它们的四肢短小,身体圆滚滚的,逼急了就钻进洞里,用屁股对着外面。结实的屁股是他们最有力的武器。不是傻得逗人嘛?难道它们认为敌人会打打他的屁股就罢休么?我们看到两只年轻的袋熊一时兴(性)起,竟然XXYY起来了。雌性急急走着,雄性在后面追,拼命要骑在雌性身上。但他手又短,抓不住他的伴侣,只能一边跑一边跳着向前,企图将伴侣逼到死角,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雌性也不是好欺负的,她一直用四条短腿疾走,围着自己洞穴兜圈。交配的过程真是雌雄斗智斗勇的搏斗啊!

到了11点跟动物互动的时候,一个很有个性的饲养员将其中一个围栏里的袋熊抱了出来,放在木桌子上。这是一只袋熊孤儿,他的妈妈丧生在车祸中。饲养员讲着各种关于袋熊的讯息,可是人们已经忍不住要摸摸袋熊了。说到它们结实的屁股,大家都伸出爪子拍拍袋熊的屁股,不知道袋熊本人怎么想?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饲养员说袋熊BB有attach to something的习性,也就是它们依恋身边的东西。失去妈妈的BB,被遗弃在公路上,很容易将来来往往的车当作依恋的对象,而跟着走,结果也丧失在车轮下。听得我心都酸了。最后就是轮流抱袋熊,可以任你照相。大人们都很礼貌地让所有小孩子抱了个够,才纷纷轮着抱。这个大宝贝很重又很缺乏安全感,必须要信心满满地抱着他,一手兜着他的屁股,他才不会感到不安而往你怀里钻。

IMG_5201 IMG_5203 IMG_5207 IMG_5319 IMG_5321 IMG_5326

IMG_5222

 

这所公园的最大亮点当然是恶魔本人!第一次亲眼看到那么多恶魔,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可以说来塔斯曼尼亚,主要目的就是看这种动物。恶魔有着一副皱着眉头忧愁的样子,特别是抬头看你的时候,惨兮兮的一副摸样,真是让人又好笑又无奈。他们的眼睛好像老人家的眼睛,豆丁大的黑眼睛,仿佛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他们的尾巴长着粗粗的毛,有点秃,直直地往上翘,就像一只用到毛开叉的毛笔。他们的耳朵尖尖的,似精灵的尖耳朵,或者说,有几分恶魔的摸样。而最突出的特征是他们的鼻子。鼻子湿溜溜的,有助他们识别外界气味的。他们会昂着头,伸长脖子,鼻子嗡动着嗅着空气里微妙的气味。如何识别每一只恶魔?尽管他们大体相似,但每一只的白色斑纹都不一样。白色斑纹是识别个体的特征,不禁为大自然的周到而暗自佩服。

在互动环节(不能抱,但可以摸恶魔)后,我们还看到雌雄恶魔XXYY的过程。不知道是我们幸运,还是当天特别有XY的气氛,不但能看到袋熊XY,还看到恶魔XY。跟滑稽的袋熊不同,恶魔XY的过程很雄武有力。雄性比雌性个子小,但是他用力向前一跃,趴在雌性身上,用爪子紧紧抓住雌性的毛发,用下巴紧紧地抵着雌性的背,将其压制着,使之一动都不能动。雌性艰难地贴着地挪动,但是终究不能摆脱那固执的雄性。她懊恼和激动,像一个溺水之人往空中伸出一只手,爪子伸向前方,五趾张开。最后,她跟她的伴侣都闭上了眼睛,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对年纪小,刚适应园里生活的恶魔,是以类似于粘土状的饲料喂养。对大一点的,快要放生到野外的恶魔,则开始培养其野生的行为。他们在一个经过检疫检验的园子里(杜绝疾病,特别是在雌性身上常见的皮肤病),大概6-7只一群地生活。对他们的喂食不再是人工饲料,而是动物尸体。有时是野兔,有时是小袋鼠,有什么吃什么。平时恶魔之间很少互动,只在进食时才围成一堆,按照饲养员的话,这是他们重要的社交。闻到气味的恶魔纷纷从藏匿的草堆里冒出来,屁颠屁颠地奔向食物。当天喂的是四分之一小袋鼠尸体,连皮带骨扔在地上时,恶魔冲上来,用尖锐的牙齿咬住。几只恶魔各咬住食物的一处,然后用力撕扯。看了他们进食的过程,不禁觉得 “恶魔”这个名字很贴切。他们进食很吓人,激烈地互相撕扯着,狼吞虎咽,一秒不停,咽下了赶紧冲进去继续撕咬。你会看到先是肉从皮上被撕下来,再是各自抢一块骨头咔拉咔啦狂啃,最后将剩下的皮毛撕成几块,一点都不剩地咽下去。在抢食过程中,还发出类似狗叫和打雷的恐怖声音,还有像打喷嚏的嘶嘶吐气声。短短十几分钟,一块尸体就这样被干净利落解决了。虽然这种进食看起来很恐怖,但是我觉得这是很有效的进食方式。几只恶魔咬着肉同时往自己方向扯,就很容易将食物撕开,比独自进食快速多了。事实上他们体型小,独自进食也不容易。食物分成小块,更容易下咽,肉、骨、皮毛都能吃下,不像老虎狮子那些大型猎物,猎物都吃不干净,要秃鹰来收拾残局。饲养员说,一般一天喂养三到四次,但其实他们是有多少能吃多少,属于机会型进食的动物。

IMG_5216

IMG_20150116_100328

IMG_5236 IMG_5237 IMG_5240 IMG_5242 IMG_5245

IMG_5249 IMG_5252IMG_5338 IMG_5340 IMG_5342 IMG_5343 IMG_5344 IMG_5346 IMG_5349 IMG_5350 IMG_5352

IMG_20150116_113323 IMG_5356 IMG_5357 IMG_5359 IMG_5360 IMG_5361 IMG_5363 IMG_5365

IMG_20150116_113838 IMG_20150116_11422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