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之炎

对于我这种办公室一族,平时难以接触白天的阳光,感受一天温度的变化,太阳的升降,于是对于周末在家感受的炎热也有种“感恩”的感觉。

悉尼的热啊,不同广州。广州呢,虽说气温不是高得离谱,但是一整天都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走在街上,汗水从头皮孔渗出,汗水汇集成河流。从发尖开始,流到背脊、下巴和胸口。即使在家,整个人贴在地上,也还是感到热。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想有个凉快的时候啊,可还是热,不管在外还是室内,不管洗多少次澡,还是热、湿、闷。

想来古人说南蛮之地气候不佳,也是有道理的。来悉尼的人中,从潮湿闷热的南方地带来的人,尤其感觉到此处气候之不同。

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天气清幽幽的,大有秋天凉爽之意。有时起风,还会打个哆嗦,不得不披上长袖外套。喜欢锻炼的人,赶紧早起,跑步的跑步、散步的散步、遛狗的遛狗,不然太阳出来了,就受不了。

夏日太阳出得早,六点已经看到太阳了。金黄的阳光野蛮地从云朵里探出头,照射在桉树上,灰头灰脸的桉树披上一层薄薄的金色织成的披肩,显得高贵起来了。植物们努力吸吮着泥土上的露水,抖擞精神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天空越来越光亮,粉红的朝霞消失时,天空就变得碧蓝透明。大多时候天上一丝云都没有,太阳光刺剌剌地照下来,人的皮肤难受,眼睛也难受。所以上街必须戴上墨镜,涂上防晒油,急急行走。但奇怪的是,在太阳底下热,一走到树荫下立刻凉了;如果风停止了,就闷闷的热,风一过来,就清爽多了。这里的风是凉的,从海边吹来,所以越靠海边的气温越凉爽。

到中午,如果不是在外或在海滩泡着,而是呆在家里,那真够热的。但因为热得干爽,倒也不必开空调,大部分人家就开个风扇,或者风扇也不开。拿张小凳在门前或门后遮阴处坐着,比在屋里要凉爽。这大概是我家的猫宁愿在门前趴着,也不愿在家木板地上躺着。人和猫,就在门前乘着凉,看看书,喝个茶,一天很快就过了。

到了晚上8点,太阳还是不愿下山。光辉了整整一天,还不愿意退休歇息,犹如那些想不开的离休干部和领导。但是天空已经联合云彩们一起奏起欢送之歌。从地平线到半个天空,都是色彩斑斓的晚霞,金黄、橘红、粉红、紫蓝,各种颜色不断变幻,让人禁不住驻足呆看。晚霞很快变得浓厚,将太阳给遮住,一同搀着往下跑。这是那么一出好戏,比人间的好戏可要好看过了。无言的天空,却是最动容的诗境,时而听到乌鸦的叫声,使到天空的辽阔更加幽深。

好不容易,太阳才被哄下山去,气温也一下子回到秋天的凉爽了。此时就算让我散步三小时,也是乐意的。这里路灯不多,偶然几盏昏暗的路灯,却是刚好。谁要晚上还是灯火灿烂的?晚上就应该有黑夜的样子,暗暗的,舒缓的,不匆不忙的。人的心,自然在宁静的夜得到安抚。

这就是悉尼的夏天,热得分明,但却有商量余地,早晚还你一个凉快。而且啊,那么多河流海滩,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泡在水里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