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古怪的丛林拓荒者

旧衣烂鞋,一个铺盖,几个旧罐子。流浪者在丛林,孤单一人。拓荒的时代,拓荒的人。时代过去,再也看不到这些古怪有趣的流浪者。

Hollow-log Jack浪迹于Monaro山区(现堪培拉及雪山Snowy Mountain区域)。此汉只睡在空心树桩里,他认为营地、房子,都没有空树桩那么舒适便利。据他说,树桩里面非常暖和,遮风挡雨,最冷的时候只需要一张毯子。他熟悉他游走沿途的每一个树桩,自己也清理了不少树桩内部,以便随时可以“入住”。当他要入住时,会先堵住其中一端,将里面的野兔或蛇虫给赶出来。如果是夜晚,他会让带着的狗先爬进去,清空树桩,然后再钻进里面睡觉。Hollow-log Jack的生命最后一刻也是是在树桩里。

流浪者喜欢在露营地方洒上些种子,那么可以得到一些蔬菜供给。一位叫做Pumpkin Paddy的流浪汉在Condamine-Warrego River流域,建了一百多个这样的菜园,种上南瓜或马铃薯。他会用罐子装些小个的马铃薯,或一些厚皮,随时播种。这些蔬菜瓜果不需要特别打理,种下,离开几个月,回来就有收获了。还有一位叫做Rev A.C.的牧师,怀里总放着些柑橘种子,骑着马在Richmond River流域的农场间奔走时,将种子洒在河边的泥土里,以便利来往的人们食用。这些柑橘被称作Parson’s Lemon。

Quandong是一种澳洲植物,其果子里面的核像一颗珠子。一度闻名于新州西部的流浪汉Quandong Joe就将这种植物运用得神乎。他将Quandong果核用作纽扣,将其一颗颗串在帽子帽沿上,可以驱赶讨厌的苍蝇(这种帽子偶然可见于一些纪念品店,只是果核用塑料珠子代替)。将果核加工一下,还可以做成项链、念珠等各种艺术品。他还擅长用Quandong的果肉做成果酱和果派,用于款待他的客人。

Quandong-600
Quandong Seed

扩荒者所做的都down to earth,很实际,很实用。但是实用的澳洲人,也不乏艺术和幽默。Old Bob是维护农场边界的巡视员,他有大量时间是花在维护篱笆和围栏上。为这些围栏涂上漆。Old Bob在枯燥的工作中自娱自乐,用油漆涂画各种图画–马、牛、草屋、农庄、鸟儿、袋鼠等等,都是他创作的材料。

类似的将实用升华的,还有一位Nangus Jack。他是皮鞭制造者,他制作的皮鞭是一等一的好皮鞭,非常受欢迎,曾一度遍布澳洲大陆。他会在一个农场上,花上一到两周,制作对方所需要的各种皮鞭,然后走到下一家。制作出来多余的皮鞭,他就拿去镇上寄售。最后他死在位于新州Hay 与Deniliquin之间的Old Man Plains,手执着刚做好的皮鞭。

这些扩荒者性格倔强,我行我素,所以显得古怪。一位叫做Paddy Lenny的汉子,被人称为“北领地的马王”。他没有拥有任何土地,但却养了近800只马。他带着几个土著男孩,将马群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放养。这些马品质优良,可是马王却拒绝出售他的马,他宁愿带着他的马,一直过着贫穷而自由的生活。他最后死在Darwin达尔文,而他的马,则被闻讯而来的人们抢购一空了。

澳洲女性同样不逊于男性。一位名字叫做Annie Doyle的女性,闻名于昆州西部内陆,被人称作Red Jack。她身形瘦削,一头红发,性格不羁,到处游荡,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她到达的地方甚至比男人还要多。她平时将红发挽起,用一根棍子固定住,穿上男人的衣服,带上男人的帽子,做着男人做的粗活,看上去没有人疑心她是女性。她有两头马,每年都参加赛马。她曾经在Cloncurry的赛马比赛中,赢了由一位中国人拥有的冠军马,赢得十英镑。在比赛中,她的头发散落开来,如一抹火在赛场吹过。1902年,她在昆州的Mareeba逝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