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 by 萨特

存在主义的小说都有种阴森的感觉,表达得也似乎很深奥很神秘似的。但说穿了,其实说来说去就那么点东西,故弄玄虚。

萨特的《墙》是存在主义的代表作,开头部分跟伏波娃的《人总是要死的》差不多一个调子,说的就是人意识到死亡后,生就变得虚妄,一切都没有意义。看看存在主义的那几个特别响亮的教条,一条条往上套,可以解释到故事要表达的东西。

故事最开头还有点卡夫卡《审判》的调调,究竟为何被抓,被审判,被枪决,都好像莫名其妙但又的确发生了。荒诞但真实,无稽但也有条有理。荒诞化描写比较适合用于以混乱的历史时期作背景的故事。此故事就是以西班牙内战为故事背景,各个派别的人互相抓捕、私刑和乱加罪名的事情多得很,萨特选对背景!

我个人觉得最精妙的是最后,意识到人人都要死,早死迟死都一样的主角,觉得生存着的人和物都很可笑,想在死之前抓弄一下那些警官。警官要追捕格里,问他在哪,供了就可免一死。主角知道格里在他表兄家,所以随口说格里在公墓躲起来了。可是命运却偏偏作弄人,格里竟真的躲在公墓,被人抓到打死了。预计自己死的死不了,从未预知自己死亡的偏死掉。命运无常,生死其实不在自己掌控中。

存在主义是厌世的消极的,而悲观的东西往往容易被人喜欢和迷恋。生死、存在与不存在、相对性,其实用常理都可以理解。死亡的确是不可避免的,人生的意义可以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是老是将这些悬在自己头上,人生未免会增加一些不必要的烦恼和痛苦。死亡会抹走一切,那么活着有什么意义,那么努力所做的事情,小的有个人的物质和精神的积累,大的有对国家民族的救赎,有什么意义?

存在主义的缺憾是,指出了这些,但是没有探索和提供一个人类获得快乐的途径,无法在有限创造出无限。而偏偏人能够快乐,就是不去注意死亡的存在,忘记有限,没心没肺地尽力活着,享受当下。这个矛盾,真不好拿捏。人如何平衡这个矛盾,更多只能在自己体验和感受中获取,而无法用文字表达。

存在主义尝试说清,但反而越是说不清。文字的局限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