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记(四)湖州的不伦不类

不知道为什么将湖州列进旅游计划里,也许是觉得名字好听,想应该是一个清幽的小镇(因为认识一位诗人同志,天真地认为能出诗人的地方应该人杰地灵,我这个诗盲好去沾沾灵气)。

不得不说,湖州之行给我留下不太好的印象,让我倍感失望。从火车站下来,看到灰蒙蒙的天和灰蒙蒙的地,好像路上的人也变得灰蒙蒙一样。越接近市区,就越有强烈的城乡结合的感觉。一方面似乎非常商业化,有不少高楼大厦,商店开大音响作促销,路上电瓶车密密麻麻,一条又一条商业街看上去眼都花了;可同时这种商业化却很丑陋,不是如广州那样的现代化,也不是干净利落的城镇,又没有乡土的淳朴。

我们在临河街某一家旅馆住下,事后觉得是被骗了。店家是一个中年女人,啰啰嗦嗦,硬要让我们住由楼梯下的空间改造的小房间,当时因为累得要倒下了,就住下算了。晚上却为此付出代价:多蚊子,不通风,潮湿霉臭,厕所半夜更发出一阵阵氨气味道,而且超级不隔音,半夜有人投宿或上下楼,立马将我们吵醒。可以说那两天就在失眠和极度不爽中度过。

河边的路,原本是挺舒服的,但是早上坐满了喝茶的人,吐着瓜子满地,不足一米的通道还有电瓶车和摩托车经过,想安静走一下路也不行。对于喜欢安静少人的我来说,这简直是地狱。依照友人的指示,特意去了衣裳街,据说是古老的街道,而且河景不错,也聚集了几家著名食店。

我想,衣裳街以前应该是挺有味道的一条旧街,但现在完全看不到那种风韵。衣裳街就像再婚的中年妇女,将旧的推倒,妆新一翻,但又极力仿古,于是变得俗不可耐、不伦不类。从衣裳街的建设改造来看,这个湖州政府差劲透了。几家所谓百年老店,无非卖着些豆腐皮包肉的张千包子、云吞、面条、粽子等平常东西,而且味道实在称不上是美味,最糟糕的是,几乎所有食物都不拌有蔬菜,味道很重。可以理解一位湖州的朋友为何后来爱上广州,如此饮食真是天和地的区别。

吃的拿不出手,又没什么地方有好看的景色,湖州剩下就只有茶可以勉强作为特色。湖州人喜欢喝茶,而且喝茶不像广州那样用茶壶,小杯子,一杯一杯伴着点心来喝。也许可以说,广州点心是主要,茶是伴侣,而湖州,茶就是主角,没其他。湖州人可以付一个十几块的茶钱,一个玻璃杯子装着些茶叶,喝完又添热水,继续喝,一边喝一边抽烟聊天晒太阳。喝茶的人多为中年、乃至老年人,以男性居多,甚少女性,见不到有年轻人。不知道是否因为湖州多男性有闲暇?

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喝茶地方,最重要是跟一群朋友喝茶。可以说到处都是喝茶的地方,但我这些外来人最喜欢的就是莲花庄。莲花庄在衣裳街东南方向,却少了衣裳街那种不三不四的商业味道,多是本地人去休闲健身喝茶。园子很幽深,从不起眼的门走进去,处处都是布置精巧的景色。柳树、亭子、湖水、小桥、假山等等,都很好地营造出小桥流水的江南美。我们在里面随意走着,走累了就在一个地方喝茶,付茶钱每位十五块,白片茶(绿茶)是最多人要的,自然茶味是最佳。喝上几轮,看着湖水说说话,可以打发一天时间。如果不是到处都有的烟味,估计我们可以在里面坐一整天。

我想,古代的湖州,应该是文人骚客喜欢来的地方,隐隐约约还是看到那种太湖地区的清幽。发展太快,虽然可以在表面营造出飞跃进入现代化的气息,但是一掀开外衣,里面满是虱子,例如毫无章法的交通,还是衣裳街的拆迁等等。湖州代表了中国大部分二三线城市,政府想有政绩,商业化严重,景观文化遗产的严重破坏,人文气息荡然无存。一线城市的发展尚且问题重重,何况二三线城市呢?这也是以后有待考验的东西了。

IMG_2019 IMG_2026 IMG_2027 IMG_2031 IMG_2033 IMG_2035 IMG_2038 IMG_2041 IMG_2042 IMG_2046 IMG_2053 IMG_2064 IMG_2069 IMG_2077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