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爱的破灭》by 曾野绫子

爱的破灭

摄子慢慢向河水中走去。一步一步,水是那么的冰凉,让她渐渐感觉到自身的存在。可是,一切将会结束,只有一次的人生,就让它到此为止吧……

在摄子的头淹没在水中那一刻,她的一生如同连续闪电一样,在她脑中实现了一次回播。

神社门前,樱花树下,如同鬼影一般的两个人。啊聪向他诉说着:“跳出这一切吧,人生就只有一次,奋不顾身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吧!”可是摄子只能一味捂着面。她害怕,未来对于她来说还是很新鲜,很不可知,她怎敢为了啊聪,去拿自己一生来赌博?何况啊聪还是丈夫的弟弟。婆婆会说什么?松野的人们又会说什么?她将无处容身,她在神品家所做的努力和坚忍都会前功尽弃。

两个鬼影渐渐相离,啊聪的眼神充满悲哀,但如果说他对摄子感到绝望,倒不如他对松野感到绝望。啊聪离摄子越来越远,他牵着一个护士的手走了,在远处,又扔下护士,牵着一个叫厚子的西化女子,笑着大步向前走。

只有摄子的影子不断后退,退到神品家的厨房,她的归属地。

她还记得冬天的寒冷,婆婆喜弥在她洗澡时抽走柴火,使得她在半冷的水中第一次感到作为媳妇的弱势,她只能无条件服从。她还记得那种永远的饥饿,她偷偷藏起的两只面包,被嫉妒的婆婆一把扔到窗外。她记得很多,婆婆用剪刀绞烂她新做的衣服,婆婆指着她,口口声声说她在的一天,不会让对摄子感到满意。啊,她大部分记忆都是与婆婆有关,这个吝啬、嫉妒、虚伪和冷漠的婆婆!

婆婆的嘴脸,一下子变了公公那眼皮低垂的面。公公一句话不说,面无表情地走近摄子,如同野兽一样扯下摄子的裤子。大着肚子的摄子两次怀孕,两次都在怀孕期间遭受公公的性侵犯。神品家的婆婆和丈夫,究竟知不知道公公有这种变态嗜好?摄子隐隐感到,也许他们是知道的,但是他们默认这种事情的发生,只要别人不知道,一切都可以掩藏,彷如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啊,丈夫的面,跟他父母的是那么相像,都是一副自私麻木的面!如果丈夫哪怕是对自己有过一丝体贴,一丝温情,也许自己还有生的希望。可是……摄子不敢想,到底丈夫爱不爱自己,摄子想,他更像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自己的一生就浪费在一个麻木不仁的家庭里,究竟为了什么?

为了一口气么?摄子才明白,自己是一个好强的女人。她以为她熬到儿子成材时,可以在神品家吐气扬眉。她以为公公婆婆死去的一天,她就获得自由。可是,连这种残酷的希望也落空了。儿子虽然勉强上了大学,可是他宁愿跟一个懂他的女人同居,他乐意离开母亲,离开松野,丝毫不知道,母亲将最后的赌注放在他身上。公公急病死了,婆婆给车撞死了,痛恨的人死了,可是一同将摄子的生命力也带走了。长期以来,摄子都激起一种内心敌对的愤恨,这种恨是她活着的动力,因为她没有爱的动力,爱已经死去。如今恨的对象也没有了,她要强给谁看?谁来认可她?

摄子知道,自己的一生是失败的,有社会的错,有神品家的错,也有自身软弱的错。但就如啊聪说的“人生只有一次啊”,她到底不能改写她的一生。

她慢慢坠落在水中,水包裹着她的身体,冰冷感习惯了,竟有种类似温暖的感觉。她沉重的身体变得轻盈,她的烦恼和愤恨好像在水中一点点溶解。

“啊……”她轻轻发出最后一声叹息,合上眼睛,永远地安眠了。

死亡,竟然比她一生来得甜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