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夏天

悉尼的夏天如同毫不矜持的鲜花,一遇到阳光的哗啦地开到灿烂,又一下子就凋谢。热辣辣的盛夏很短,人们抓紧时间在海滩上各种人体炙烤,孩子大人穿衣的或不穿衣的都跳进海里,连那些包着头面的中东妇女也挽起了裙角,用脚趾去触碰凉爽的海水。

因为夏天几乎不下雨,天气经常晴朗,我们也就抓紧时间出游。夏天的活跃,不可避免也有疲劳,看过的风景与体会的兴奋需要时间去沉淀。乃至秋风初起,寒热交汇,透露着夏天降逝的信息,我的狂野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天气凉了,不能去游水,于是花更多时间在家以及家附近。星野道夫在《悠久的大自然》里说:“人可能有两种重要的大自然。一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周遭的自然。比如说路旁的草花,或是附近河川的潺潺流水。另一个则是与日常生活无关的,遥远的自然,并非一定要到达那里,只要心里知道那里有大自然,心灵自然就丰富起来,这样也可以增进想象力。”

大自然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身边的大自然和遥远的大自然,同样是支撑我生活的力量。

我的家处于悉尼郊区,远离烦扰的市中心,周围的树林和草地比房屋要多。在一些人眼中,我是没有投资眼光的穷人,找了一个那么荒凉的地方。可是这片土地对于我来说一点也不荒凉。丰富的大自然代替了高楼大厦,鸟儿、蜥蜴和各种动物昆虫填补了人类的存在,风声和鸟鸣掩盖了人类抱怨的声音。四季在这里呈现不同的色彩和姿态,周围的每一棵树都独特而悠久地存在着。我们在屋子前也种了好些植物,番茄在夏末开始成熟,先是一朵小小的黄花,然后是一丁点的果子,青色的果子由绿豆大小长到拳头大小,每一天都感到它们个头大了,颜色深了,那种感觉妙不可言。辣椒长出累累的朝天辣椒,辣椒尖有的还顶着小白花。菊花长了一整个春夏,叶子厚实得很,准备在秋天到来后,绽放美丽的黄菊。属于夏天的鸡蛋花呢,开了一整个夏天的花,现在开始准备迎接冬眠的到来,虽然现在还有几朵花,可是不久就会连叶子也掉光,剩下灰溜溜的枝干。扦插了好多忍冬,此藤非常顽强,经过一个冬天的挣扎后,在今夏疯长,开了不少金色白色的花朵,现在也开始囤积养分准备过冬了。植物寻找相应的季节,轮着来生发、开花、结果,真的是很奇妙的过程。一个小小的花园,将大自然微缩,让我如此贴近自然的美。

工作日的劳作让我有时很烦厌,可是我心中藏着一个更广大的大自然,也就是星野道夫所说的遥远的大自然。有些是我从书上、图片、视讯上看来的,有些是我自己想象的,大自然的方方面面我们未必可以完全触及,但不代表我们不能感受。在散步中、在闹声中、在昏沉中,我常常默默不语,退归到内心,与大自然作最丰富的对话。我内心有双眼睛,凝视着漠漠星河;我伸手呼唤远方的狐狸和野狗;我纵身跳进零下几十度的冰河里;我爬到树上偷偷望着经过的野熊;我跟岩璧上的野勿忘我轻轻呢喃……我拥有整个大自然,整个大自然拥抱着我。

只有跟大自然的融合,让我感到活在当下的实在感。因为,与大自然产生共鸣,人们需要投入,需要用心,就如凝视一朵野花,野花的美击中你的心,那一刹那,你感到自身存在着,并且这种存在时充满幸福和喜悦的。很短暂的交融,正是人类所需的,也是我们坚强生活的动力。

夏天降至,我不忧伤,这只是大自然以另一副姿态来亲近人类。夏天的逝去,也同时让我们更加想念夏天,期待下一个夏天的到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