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去流浪

两年前我在荒芜的湿地里散步时,突然一个奇怪的想法冒了出来:如果我是无家可归的流浪人,我能不能生存下来?

然后自己心里简单计算了一下:睡觉可以睡在火车或者公园里。到处有公共厕所,有些还有洗澡间;公园有直饮水和BBQ的设施,那么可以买些面包和香肠来弄一顿吃。基本上一天两三澳币可以生存。

当然那只是无聊想法,我并不要去流浪。

但 有一次旅行,让我对生活的要求大大降低,让我意识到其实活着,能够有吃有睡就很好了。在Fraser Island,吃的只是面包和切碎的生的蔬菜,但我依然觉得很好吃。晚上睡的是简陋的帐篷,一个脏脏的垫子和两张散发着霉味的薄睡袋。海岛气温很低,风声 呼呼,还夹杂野狗的嚎叫。我将所有衣服穿在身上,倒地就睡,心无旁骛,很快就睡着。有时半夜醒来,伸头出去看看天,天上繁星如云,甚至看到银河。那一刻我 体会到斯蒂文生在《携馿游记》里被迫在郊外露营时的感受:人离开坚固安全的房子,在大自然中安身,人与自然的融合美妙绝伦,什么忧愁烦恼怨恨欲念都变得渺 小可笑,人就不再关注于自己身上的不如意和小毛病,心里充满平静的快乐。

这种感悟是能够影响人的一生的。喜欢计划的我抛弃了很多顾虑,人变得随意和轻松。

所以这次长周末,我突然想出去走走,选了一个可以当天来回的地方。但后来看到内陆不少地方披上春天的颜色:大片油菜花田金黄得让人神魂颠倒。于是一天游的计划立刻被抛弃,取而代之是三天两夜的自驾游。

可是一个问题是,因为我们毫无计划,所以游玩的地方都订满了,没有任何空位。

我说:“订不到房,还去么?”

黄猫说:“去,怎么不去?我们睡车里就可以了。”

我:“好!”

于 是我们卷起被子,带上两三件厚衣服,一些食物,就在阳光明媚的周六早晨出发了。基本我们的行程是第一天到堪培拉,在堪培拉过一晚,第二天从堪培拉出发到 Cowra,在Cowra过一晚,第三天开去Bathurst并回悉尼。每个点的行车时间约为2小时30分到3小时30分不等。

找 有公共厕所和能够停车的地方是我们首要任务。在堪培拉,找了很久,还是觉得在湖边最好。身后有一个高级的自动化厕所,旁边有一个地方有24小时灯光、椅子 和桌子,可以在里面吃东西和看书。我和黄猫拿出在超市买来的pizza包(包上有pizza一样的料,我们称之pizza包),在湖边凳子坐着,一边吃一 边看着夜色渐浓。一对情侣开车来,嘻嘻哈哈地拖着手去不远的小岛上,天知道怎么浪漫呢!他们的红色跑车在灯光下耐心等待主人,它的主人在钟楼下亲吻他的爱 人,而他的爱人,则报以无比欢乐的笑声,隐隐从远处传来。

吃 完包,我们一人一条香蕉和一个苹果,吃完后夜色完全黑下来了。黄猫回到车里调试他的仪器,我则在小亭里静静看了两个小时书。想不到没有安身之处的夜里,我 还能有片刻安宁可以看书!各自活动完后,我们将车后座放下来,腾出一大片空位,铺上毛毯和一条薄被子,放两个靠枕当枕头,上面盖的是一张很暖和的羽绒被 子。当夜的堪培拉非常冷,应该低至2度。可是我们钻进车后的被窝,就感觉很舒适,我天生爱睡觉,就算睡在车里都安然入梦,一觉睡到6点多起来。

天 空以为这个时刻没有人类看呢,刚刚披上一层薄纱衣,就让我拍个正着。不禁想到,大自然最美丽的景色就是清晨和傍晚,傍晚景色多见,清晨的景色少见。我个人 喜欢清晨那短暂的美丽,很温柔宁静,似乎天是为你而展开,你在独享人间仙境一样。而这个的美景,要是在酒店就看不到了。我们带着流浪的心,碰到最美丽的清 晨。

第 二晚是在Cowra,经过一间间旅馆,都是客满。小镇人口才几万,寥寥几间旅馆客满也不奇怪。看到一间酒吧,走进去问,同样也是客满。酒吧的大叔们看到我 们,一个提着两罐奶,一个抱着一大盒牛角包,肯定觉得很滑稽。我们将车子停在一条小河旁边,看着挺清幽,可是我们吃完饭散完步回来,则吓了一跳。那条白天 看起来很和善的河,晚上变得死亡一样漆黑恐怖。我们要经过一条木桥,我不自觉地瞧河水望了一眼,不由得心中充满莫名恐怖:桥似乎就贴着河水放置,河水像撒 旦的两只黑色翅膀,向无限远展开;河水连流淌的声音都消失了,一种不祥的寂静,借着黑暗,使到恐怖更加不能忍受。我跑快几步,紧紧拉着黄猫的手,而他还不 相信天不怕地不怕的我竟然为一条河而心中发麻。

由于害怕,我们将车子停到玫瑰园旁边。这个地点超好,我们面对着一个玫瑰园,背后是一丛丛三色堇,不远处有几个公共厕所和有灯光的小亭。Cowra气温暖和,我更有精神看书。黄猫到处闲逛,顺便去M记买了两个甜筒,我们踢着脚,舔着雪糕,商量明天要去看化石博物馆。

之 前在Fraser看星空时,心中闪过一丝遗憾:如此美景,真想跟爱的人分享。斯蒂文生也发出类似的感叹: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爱人,一起欣赏美景,心中是 无言的默契。从那时起,我就想以后的人生,无论是遇到好的坏的,都跟我的爱人经历,我可以与他一起流浪,走每一寸地,留下共同的回忆。有时我喜欢偷偷看黄 猫一眼,我喜欢看他,喜欢身边有他,喜欢我们在一起的自由。

在大路上我们唱着歌,为看到的景色大惊小怪。我们是如此自由,没有子女牵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可以享受,也可以流浪。

回到两年前想到的问题,我想,行走得越多、经历得越多,就会将没必要的自我束缚慢慢抛开,以前某种down to basic的生活很不可思议,但其实吃一顿睡一觉就过去了。我们流浪的足迹,会慢慢增加,慢慢走运。这只是一个起点!

P.S.游玩回来,我们说,不如每人写一篇。黄猫写的是很实际的攻略,我就写行程之外的一些个人感受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