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野狗以及Fraser Island

大约在5000年前,东南亚的海员将野狗带到澳洲的北岸,作为商品与当地土著交换物资。澳洲没有大型猛兽,而且野狗也从来没有在澳洲出现过,于是野狗在澳洲不受限制地繁殖和扩散,成为澳洲第一大肉食性捕猎动物。经过几千年,原来的亚洲野狗已经进化成独有的“澳洲野狗”。

野狗(Dingo)虽被称为狗,可是却是灰狼的亚种。澳洲野狗身体瘦长,面尖,毛色大多为土黄色或棕色,也有少数是黑色和白色。野狗的外貌跟家养的土狗相似,可是动作更加敏捷,听觉和嗅觉都更为敏锐,浓密的尾巴更似是狼。与家犬尤为不同的是,家犬是吠叫,而野狗则是嚎叫,令人想起杰克•伦敦的《野性的呼唤》。

嚎叫
嚎叫

野狗遍及于澳洲北部、中部和西部的森林、平原和山地。野狗喜欢靠近水源,其栖息地也就靠近牧场、溪流和河岸。它们或独居或小群聚居,群内有森严的等级制,相当于人类的母系社会。野狗是肉食性动物,主要以小型哺乳类动物为食物,例如老鼠、兔子和鸟类。可是当食物稀少的时候,野狗也会合作捕猎比它们大得多的袋鼠、绵羊、牛犊或大蜥蜴。

野狗每年一次觅偶和繁殖,于三至四月发情交配,群体中只有一对有统治权的野狗能够繁殖后代。母首领平均怀胎63天后会诞下四到五胎,最多可以诞下十胎。小狗由群体的全体成员悉心照顾,不是母首领自己产的小狗常常会被杀害,以确保“正统的皇子”能够在最好条件下长大、生存。由于生育受到等级限制,野狗的数量相对稳定,而非不受控制地增加。

野狗BB
野狗BB

小狗在诞生三个星期后,第一次走出洞穴;在出生八个星期后,小狗断奶彻底离开洞穴,在长辈的陪伴下,在离洞穴三公里以内的范围溜达。在9-12周后,小狗长出了牙齿,开始吃肉,而它们的食物则是大狗们囫囵吞下再反刍出来的“麋肉”。野狗的哺乳期约2个月,3-4个月大时即可独立活动和学习捕食,2岁左右性成熟,平均寿命10年,圈养最高纪录15年。

由于跟家犬的长期杂交,纯种的野狗已不多见。位于昆士兰州东北部的弗雷泽岛,政府建立了国家沙地公园,是澳洲最大的野狗保护基地。这里保存了澳洲70%的纯种野狗,成为全球游客观看纯种野狗的“热点地”。弗雷泽岛约16.7万公顷,虽然与大陆隔绝,可是离大陆不远,初期野狗能够游泳到达小岛,并且安全地生活下来。由于弗雷泽岛独立于人口繁密的大陆,野狗能够避免跟家犬杂交,成为澳洲野狗、甚至是上一级灰狼种类中最纯正的品种。为了进一步保护纯种野狗,澳洲在1981年出台政策,禁止人们带家犬进入弗雷泽岛国家公园。

野狗跟人类共同生活了几千年,对人类非常熟悉,也知道能够从人类那里轻松获得食物。野狗可算是“无耻”而且熟练的小偷,能够抓紧每一个机会偷取食物,对一点食物残渣也不放过。早期它们有土著人“施舍”免费大餐,两者保持距离,于是也没有冲突。直至1980年,没有任何报告和传言说野狗袭击人类。但在1990年开始,野狗的行为出现了异常,野狗袭击人的报告不断。在2002年四月,一位名叫Clinton Gage的九岁儿童受到野狗袭击而死,事故之后公园射杀了30只野狗。据统计,在1995年到2002年间,公园共射杀了近百只有攻击行为的野狗。一连串的射杀,使到野狗数量骤减到“有灭绝危险”的水平。

野狗的袭击行为让人们惊恐,可是专家表示,导致野狗袭人的,正正是人类本身。到弗雷泽岛的游客人数大大上升,与1980年前的数量相比,翻了50倍;1971年游客人数5000人,1992年25万人,2002年33万人。无知的游客手拿食物,引诱野狗靠近营地,从而进行拍照。渐渐地,越来越多野狗离开他们的栖息地,肆无忌惮靠近人类。这使到它们对人类警戒大降,常常在露营地附近窥探着,等待露营者抛来或者不小心放下的食物。

无知的游客
无知的游客

它们喜欢偷取东西,也不仅仅因为它们嘴馋,有时候是因为它们好奇和顽皮的本性。它们会将露营者的床单、气垫床撕成碎片,拖鞋也成为它们追逐打闹的玩具,有时连相机也遭遇它们的“横手”。恼羞成怒的人们对其进行驱赶,会引起它们的仇恨,它们会夹着尾巴逃跑,可是不久又会出现,在附近俯视耽耽。

它们还喜欢挑选目标,跑到人们身边,想逗人玩。可是如果人类回应不当,野狗立刻从“朋友”变成致命的敌人。例如人们看到野狗,觉得好玩,用食物引诱它们靠近,然后伸出手去摸野狗。野狗不喜欢被抚摸,特别是抚摸头部的行为会被误认为敌对攻击,野狗于是毫不犹豫地化身成凶猛的狼。如果人类响应野狗的挑逗,跟它们跑跑闹闹,它们会将人类当成自己同伴,扑上来又抓又咬。可怜人类并没有野狗的厚皮毛,接受不了它们的友好玩闹。野狗喜欢追逐,尤其是在水边打闹,如果人类转身跑走,它们会兴奋不已地穷追不舍,直到咬住逃跑者的脚关节为止。同理,如果人跑去水边,就更加刺激它们追咬的欲望。

在射杀之后,弗雷泽岛的野狗数量持续下降,使到公园乃至政府惊觉保护野狗的紧急性。事实上,问题的根源不在野狗,而在旅游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因为野狗袭击人而对其进行灭绝,所造成的影响是不可逆转的,这就像没有野熊的黄石公园一样不可想象。1999年,国家公园对野狗数量进行了统计,发现只有大约100只野狗,如果不进行保护,野狗会在50年内灭绝。

被射杀的野狗
被射杀的野狗

野狗是澳洲重要的自然资源,一旦灭绝,将会引致其他物种的连锁灭绝和另一些物种的繁殖泛滥。英国殖民时期,迷恋打猎的英国人引入了狐狸和猫,这两者在澳洲大量繁殖,导致了小型哺乳类动物,特别是有袋类动物数量大减。因为野狗是目前澳洲最顶端的猎食者,只有野狗能够捕猎狐狸和野猫,使其数量得到控制。几千年来,澳洲生态和食物链已经稳定形成,一旦野狗消失了,食物链的平衡被打破,必须用几千年的时间,澳洲的生物界才能适应新的情况。野狗对澳洲生态平衡的重要性,就如同狼在美国的情况一样,是不可逆转的。

意识到问题严重,公园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并执行“野狗管理战略计划”,一方面致力恢复野狗本来的生活习性,一方面教育游客和减少游客对野狗的影响。

公园的首要目标是维持现有野狗数量,使其不继续下降。公园划分了露营地,规定游客在固定的营区露营;公园修葺了丛林里的沙路和石路,避开野狗的栖息地,并在路口增加了标示和警告;在游客进入公园的咨询处还有专员对游客讲解注意事项,派发有关野狗的教育资料;公园改善了园内设施,用带盖子的垃圾桶替换了旧时简易垃圾桶,并规定游客收集好自己的食物和垃圾,集中弃置在袋盖垃圾桶。另外公园跟研究机构合作,进一步跟踪和研究野狗的行为。其中一个项目是将岛上所有的野狗别上耳卡,随时监控野狗的行踪;这也有助调查野狗袭击事件,找出“真凶”和“犯案动机”,避免“惩罚”无辜的野狗。

别上耳卡的野狗
别上耳卡的野狗

要恢复野狗的生活习惯、回到森林里,就必须减少野狗对人类喂食的依赖。公园禁止游客对野狗喂食,禁止游客将食物放或留在露天,还派出管理人员在岛上巡视,对犯规者进行罚款。公园开发了旅游项目,组织游客在有资格的导游带领下观看野狗,禁止游客自行闯进有“禁止进入”标示的野狗栖息地。

警告牌
警告牌

保护野狗、处理野狗与人的关系任重道远。不少自然保护团体呼吁,对野狗的保护不应仅仅限于国家公园内,应该扩展到全国范围内,使人们能够更好地了解野狗,而非到弗雷泽岛,不负责任地“到此一游”。

文章已见纸媒,请问转载。
五月会去Fraser Islang,希望一睹野狗的风采。特此先跟朋友们分享野狗的知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