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读:人是什么?

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看得我心神荡漾。同是写哲学史的,没有一个能够写得他那样有趣和美妙。与其说是介绍哲学历史发展,倒不如说这是他思辨的长河。他的见识随着他的文字,柔和畅快地流淌着。

我不断在回想他的话:

“人是不是天文学家所看到的那种样子,是由不纯粹的碳和水化合成的一块微小的东西,无能地在一个渺小而又不重要的行星上爬行着呢?还是他是哈姆雷特所看到的那种样子呢?也许他同时是两者呢?有没有一种生活方式是高贵的,而另一种是卑贱的呢?还是一切的生活方式全属虚幻无谓呢?假如有一种生活方式是高贵的,它所包含的内容又是什么?我们又如何实现它?善,为了能够值得受人尊重,就必须是永恒的吗?或者说,哪怕宇宙是坚定不移地趋向于死亡,它也还是值得加以追求的吗?究竟有没有智慧这样一种东西,还是看来仿佛是智慧的东西,仅仅是极精炼的愚蠢呢?”

思想有没有边界?人是什么、人活着为了什么、智慧是什么?这些宏大的问题老是浮现在我脑里。同时也有种“实用主义”的声音说:想那么多干嘛,吃好睡好工作好,什么不想最好。就好似“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一样,人渺小得很,就算思考,就可以得出什么?

尽管“实用主义”的声音作怪,但是我仍然控制不了在思考,而且总是思考不出一个答案。

人如果是宇宙元素暂时聚合成的物质,刚巧有了生命,而这个生活是有尽头的–为什么会如此?为什么赋予我们生命,又夺走我们的生命?那么这样有什么意义呢?

在最绝望最劳累的时候,我常常想到“生命有限”,终究要死,何必不早早死去?那么辛苦干嘛呢?可是又“不甘心”–不甘心在尚有一丝希望之前死去。我觉得对爱情也是同样心理,有时候明明看到爱情的死期将至,可是却不甘愿放手,跟自己说,还有希望的。到结局了,事后诸葛亮就会说,啦啦啦,不是早说这样么。

世上所有事情都有一个限期,如果承认了这一点,好多事情都不会那么执着。不是不去尽力,而是到尽头了,心也坦然。坦然了,就少了纠结去自行game over。那么在生命进行时,要干什么去填充这些时间?也这是我经常想的事情。

有人说是爱,有人觉得是钱,有人立志走遍天下,做个吃货等等。我觉得,人活着,是要变得聪明一点,不是计计较较的小聪明,而是包容、宽容的睿智。也就是说,心胸扩大点,思想不那么狭隘,能够包容接受新的和奇怪的东西。经过实践,我发觉打破计较心是最难的(如果你觉得容易,要么是真的修成了,要么你真的很虚伪)。就例如日常生活中,夫妻两人都工作,有时会觉得“我那么辛苦,你却不买菜”,难免计较。

但这只是我一种朦胧的“人生观”,并不代表我是对的。《小城畸人》里面说:世界上真理其实有千百种,每一个人就是一个真理。这是我一直坚信的,我不认为有唯一的真理,追求唯一的真理很容易导致偏激,例如宗教上的狂热,就出于信仰上帝那唯一的启示。

人要什么都了解,可是什么都不要深信;要不断观察,可是也要不断质疑;要包容别人的“真理”,可是不要轻易跟随别人的脚步。这就是我基本的“真理”,而且这个真理很flexible,在不断修正和改变,我也不知道最终会变成怎样。

罗素又说:“人们生活的环境在决定他们的哲学上起着很大作用,然而反过来他们的哲学又在决定他们的环境上起着很大作用。”

人终其一身就是在形成自己的哲学,多多少少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影响和痕迹。这些微小的哲学碎片,才渐渐成为哲学思辨的巨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