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味道-Central Coast之旅

Central Coast离悉尼不远,从central火车站坐大约一小时就到。很多朋友都推荐这个地方,可是我一直没有去。这次父母来,就正好带他们玩一下。长居悉尼,能够离开一下,感觉真是太好了。在我看来,悉尼太热闹了,虽然相比国内人很少,可是还是很热闹。

我们第一站是Woy Woy。火车驶过Brisbane water,先是湖,再是海,顺着水流,驶向海口。下火车不到几分钟就走到堤岸,眼前开阔,海鸟一整片一整片的,犹如鸟类统治了地球一样。这里塘鹅特别多,水中的柱子、屋顶、草地、天空,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塘鹅的眼睛像两个黑葡萄,外面一圈黄色,看起来像假的一般;它们的嘴巴长得古怪,下面一个兜,捉到鱼后就仰天一甩头,鱼就顺着长嘴溜到长脖子里;它们的羽毛黑白相间,像一排钢琴键。塘鹅吃鱼十分豪迈,可是偏偏就要来趁热闹,人家喂鸭子和海鸥面包,它们也从天而降,张开大嘴接住抛来的面包。可是因为嘴巴太长,面包太小,还没到喉咙就掉出来。所以它们来争吃也算是玩着闹,而不是真的吃。塘鹅不怕人,伸手喂食,它们也老实不客气张嘴就夹,据被夹的妈妈和黄猫形容,就像被两块木板夹了一下。因为体型巨大,爸和黄猫都认为它们不能飞起来,可是当他们看到塘鹅像飞翔机一样在天空飞过时,就不得不相信了。

塘鹅
塘鹅

 

塘鹅
塘鹅

除了塘鹅,还有各色漂亮的野鸭子和各种海鸥。鸭子有几种,一种是灰头灰脑的,一种是绿头(妈妈很煞风景地说绿头鸭比较好吃),一种是棕色,翅膀一抹宝石蓝。鸭子很善良,胆子很小,只要你向它们走去,它们就会惊慌地跑走,被赶得急了,就连跑带飞。有时它们在睡觉,睡得昏头昏脑,反应就很迟钝,如果手疾眼快,还能摸到它们一下。可是野鸭子始终跟人保持一定距离,它们喜欢吃人们喂的面包,却不让你去亲近它们。海鸥如常一般凶猛,看不起鸭子,尽情抢它们的面包;可是面对庞大的塘鹅,它们就只敢偷偷摸摸地找空子,迅速去偷抢。

海鸟大集会
海鸟大集会

 

海鸥
海鸥

 

海鸥
海鸥

我们沿着海岸走了一遍,然后回到车站,坐车去Niagara Park住宿处。在澳洲旅游,避开节假日,就可以以极低的价钱享受比较好的住宿。像这次,我们住的Motel就只有我们,仿佛包了一个motel一样,感觉很爽。在澳洲住宿大多数不用出示ID,也不需要什么按金,走时也不需要什么查房,比在国内方便多了。顺便一提,在澳洲住宿,可以选择最高档的Hotel,次一点是Motel,廉价可以选择carvan park,青年旅社,或者自己带帐篷,到指定的地方搭,选择还是挺多的。如果就住一两天,Motel比较合适,如果一周以上的,可以选择carvan,价格便宜,而且有厨房、洗衣间,一家人住很经济实惠。很多carvan就在海边,地点很好。如果是一个人,青年旅社是很好的选择,大多近购物处,一个床位也是25-45澳元左右。

住的Motel
住的Motel

 

Bateau Bay的carvan park
Bateau Bay的carvan park

第二天一早起来去bush walk,从Lisarow到Gosford。先是爬了一个又一个陡峭的山坡,终于进入森林。可是在里面走了一小时后就迷路了,走到另外一个地方。不得不走到大路,坐巴士回Gosford。这里风景比悉尼好,可是指示比悉尼模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路标,走几步就到交叉路,却没有路标。十分郁闷,可是这是徒步旅行常遇到的事情。下午坐巴士去到Bateau Bay,接近The Entrance。

森林
森林

Motel主人是一对华人夫妇,男主人是土生土长的ABC,不会说中文,可是人非常热情;女主人是香港人,来澳洲嫁给丈夫,所以会说中文。据后来男主人的描述,两人的结合也很浪漫。男主人认识他妻子时候,妻子还只是十六岁。男主人在澳洲土生土长,妻子在香港。两人在欧洲见过面,之后成为朋友。她要练英文,抓住他要他写信。两人于是写信写了十年。十年后,妻子的朋友来澳洲结婚,她终于再见他。那是,小女孩已经是如花的女人,两人相爱,后来结婚,妻子来澳洲定居。妈妈说,怎么那么像你们的case。我也是跟黄猫由写信认识的,也是为了练习英文,当时我十四岁。结果十二年后,变成现在这样子。谁也不知道会这样,包括我们俩。如果知道结局会这样,我们会不会在感情和人生上少走弯路?No,经历过的,是必定会经历的,不然也造就不了现在的我们。

女主人大约五十岁,眼角有细细的鱼尾纹,一看就知道是勤奋的人。她说在这里,勤奋节俭,比较容易生活,这里的人也比较简单,不像国内那么复杂。搞笑的是,她还叫我妈“看住”我爸,说国内笑贫不笑娼,有次她姐姐和姐夫回国,姐姐去厕所时,就有一个女人来勾搭她姐夫。我们听着,笑笑。国内有很多问题,有丑恶,有美好,对于丑恶的,我们也很难用单一的态度去对待。就像“北姑”这个情况,如果女人能够有更好的出路,谁想卖身?可是这些无处不在的妓女也挺令人反感。

男主人是六十多岁,已经退休了。看见我坐着,就跟我搭讪,说着说着,问我们赶不赶时间,不赶时间就开车载我们去玩。哈,真是出门遇贵人!男主人像小孩子一样,跟我们说他的摩托车,他以前如何飙车,他的车子,他哥哥的车子。我发觉,大部分热情的澳洲人都很没有“提防心”,看到陌生人,不到几分钟就将自己家庭、工作等等的事情告之,还不断展示自己的东西。这令我想起我的邻居,我刚搬来的时候,他们就邀请我去家里喝茶,granpapa还展示他的无线电、他的相片、车库、他家里每一个电子设备,他有几个儿子、孙子,各自做什么,自己做过什么,到过哪里……

男主人说自己的妈妈106岁去世,去世前两周还在扫落叶,死后被登在报纸里,成为报道里的长寿老人。现在妈妈不在了,他就是扫落叶的那个人。说这些事情他一直在微笑,说这么长寿已经很好,现在去了天堂,是很好的事情。对待死亡,不该就这个态度么?听到我说ok,立刻扔下扫把,载我们去Forrestesr Beach。从山顶可以看到岩石点缀的海岸,海浪在发出轰轰的呼叫。男主人说幸运的话,还能看到经过的鲸鱼和海豚。可惜那天我们看不到。男主人说在bush walk的终点等我们,我们就看着海,走了一段轻松的bush walk。

bateau bay
bateau bay

 

bateau bay
bateau bay

 

bateau bay日出
bateau bay日出

 

bateau bay
bateau bay

 

bateau bay
bateau bay

 

bateau bay 破晓
bateau bay 破晓

 

Forrestesr Beach
Forrestesr Beach

接着他载着我们去一个他认为最美丽的海滩,说看过那里,就再也看不进其他海滩。那是他一次停摩托时无意发现的。他说,若不是住在这里,很少人会找到美丽的地方,因为很多地方没有标示,无处寻找。看到海滩的一刹那,以为自己是在天堂的门口,沿着一条隐形的路,就能通向天堂跟上帝握手了。无人的海滩,甚至没有名字,可是蔚蓝的大海连着天空,成为一匹纯净的蓝绸。沙子软软滑滑,在海浪的冲击下,成为湿湿凉凉的平坦沙路。海浪很猛烈,冲上岸的水卷起一层白泡,在海水迅速退回的时候,成为美丽的留影:黄色的沙子、白色的浪尖、蓝色的海水……在这里,最想做的事情是脱光,躺着,什么都不想。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无名的海滩

接下来去了Long Jetting,那里是一片咸水湖,有一条条长长的jetting。那是以前用来停靠船只的地方,现在不需要了,可是政府还是维护着,让人们可以这里坐坐走走,成为一景。想起在国内,一些不再有用的建筑和东西,几乎是迅速地被推倒、砸掉,新建更加有用的东西。留下未必有用的东西,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在我自己看来,我觉得保留是好的,这是我们地方的标志,能够将记忆和历史带到下一代。一个地方,不仅仅需要有实用经济,还需要有精神和文化的支撑。我跟不少澳洲人谈过话,问他们想去中国旅游么,百分之一百的人都说想,可是他们想去原生态的地方,也想看一些古旧的历史建筑,探索中华千年文化。可是现在中国迅速迈向现代化,这两样外国游客最希望看到的景色就越来越少了。不过在别人看来,保留古旧的东西太陈腐。所以该不该保留,这真是一个问题(To Keep or not to keep, this is a problem)。

Long Jetting
Long Jetting

 

Long Jetting
Long Jetting

最后去了The Entrance,算是Central Coast 的必到地吧。可是看过那片无人的海滩,这里也不算怎样了。The Entrance就如名字所示那样,就如一个入口,海水从这里进来,入口的里面成为咸水湖,入口外面是大海。这个入口不大,所以两边都是海滩,最适宜踩着单车沿着海岸玩。

男主人很健谈,说妻子很勤劳,不断工作,可是他觉得,人要balance,不要懒惰,可是也不要一味地忙乎。人生不完美,有些问题解决不了,可是也不会使地球停止。他在铁路工作了四十多年,当年他们还需要用火柴去启动火车。现在他退休了,火车还不是照样开,而且越来越好?所以说,该relax还是relax。他说,那么多美丽的海滩、公园,却很少人去享受和利用,真是可惜。他指出一间海边的豪宅,说二十多年都没有人来住。赚钱赚钱,买了房子,却天天丢空,多么可惜。

澳洲人大多懒惰,喜欢将钱全花掉;而华人则过分勤奋,一生工作省钱买物业无数。我想过的,是折中的生活方式,既积极工作、节俭生活,可是也不限制自己去享乐,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说容易,可是实行却不乏困难,起码心态上,要经受物质的诱惑,又要时刻警惕自己不要沉溺安逸。可是让人生存下去的,就有对未来生活的好奇—–你永远不知道以后你会遇到什么,会不会更好、更坏?这种未知,才是生活埋藏的宝库。就像这次旅行,我们哪预料过会迷路,哪会知道会遇到热情的主人,哪有计划游玩那么多地方?

在路上,回家,再上路。永无止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