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床,双人床

过了将近一年的一个人生活,突然变成两个人的生活,多多少少也有不习惯。

一个人生活,吃饭虽然马马虎虎,可是家里干净有序,一边吃就一边洗碗,吃完就洗完了;衣服也不多,一周才洗一次;两张桌子,一张放电脑一张读书;早睡早起,宁静恬静。最主要是,一个人统治一间屋子,东西如何摆放和安排就是我自己的秩序。没有伴侣,可是也不寂寞,我有书本,有朋友,不用有太多渴望,不用期望对方的吻。

生活简单和自我,真的挺幸福。

黄猫来后,一开始手忙脚乱,东西怎么做我都看不顺眼,因为不是我的那套。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我说为什么你不自己找一下?当然,也没有许诺中“回家吻一个”的实践,因为回家时,他在厨房忙乱乎,头上冒烟,恨不得我暂时消失。同样,也没有在床上一起看书的温馨,只是各自干各自的事情。

不过说回来,本身我对婚姻期望也不高,婚姻无非是两个人过日子而以,太多期望只会导致痛苦。我仍然觉得自己不属于任何人,因为没有任何人强大到让我心甘情愿。而我还是我,我的做事方式不会变,对父母和朋友不会变,自己的爱好和学习也不会放弃。 本来他送我上班和接我下班,可是他走得太快,让我极度不爽。后来就让他不要送了,我自己慢悠悠走着、踢踢石子,看看天上的云,哼哼歌还更自在,不用疾走如卷风云。我们晚饭后会去散步,吃饱的他自然也不得不走慢一点。夜风微凉,天上繁星满盈,路灯几盏,赠送无限宁静。

夜晚也是猫精灵出没的时候。有一只肚子肥肥的黄猫,亲人到不得了,是一个贪嘴的家伙;有四蹄踏雪的黑猫,也亲人,只是更胆小,对面大狗一吼叫,他就吓得夹着尾巴逃走了。有些猫比较多疑,不愿意走到你身边,只是在远处溜着眼睛、动也不动地看着你。晚上我们就一边看猫,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最后回家。

他迁就我睡眠作息,比我早起(做早餐给我),然后我睡他也睡,这方面真是一个乖孩子。睡前半小时到一小时,我看《阿姆斯特丹》,脑海中跟这小城的街道走,看到老教堂、新教堂、广场、古道的街道、一条条运河和风车……我常常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身边的人,直至到意识时间不早,才关灯睡觉。

两个人生活,除了生活习惯,还有思想上的碰撞,各种磨合。我的生活和想法已经大半改变了,而他还是从国内新鲜出炉,有时我翻白眼说:“你不明白吗?”而事实上,的确不明白。很多东西都是适应,就如同我当年来澳洲时的彷徨无头绪。

朦胧中闻到早餐的香味,我知道你在不断在努力了。你从来不会哄我,只是轻轻捏我手一下,傻傻地一笑。

努力吧,我们都要努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