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April Fool’s Day

这本书是我在澳洲买的第一本书。

那时候我住在Narwee,有一天突然有了闲散心情到处逛逛,就进入了Mick‘s Bookshop。店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澳洲男人,顶着一头乱发,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像一只文艺的狮子。

我问,有没有什么好书推荐。Mick想了想,说有一本non-fiction是他们从小就看,而且很让人感动,他说他看了几次。然后他在书架中找啊翻啊,终于找到这本书。那是最旧的平装版,不是豆瓣这个版本。

他说这本书记载作者的儿子对抗血友病的经历。然后他又谈了自己的东西,他自己对抗疾病的经历。

Mick说,他今年被诊断有了胃癌,上周刚刚去做了手术。他说他不抱怨,很乐观,每天仍然积极工作,白天经营书店,晚上做搬运,然后看书到早上四点。他说他离过婚,到过澳洲不少地方,最后一无所得,可是他很感恩,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是活着。而且他的姐姐还不时来帮他打理书店,给他做饭,他觉得已经很幸福了。

最后,他将这本书送给我,坚持不收钱,说我是第一次到他的店,这是他给我的礼物。这段经历给我很大震撼,所以这本书也不单单是一本普通的书,而是送书主人的经历。

Mick是很好的人,可是不是一个很成功的店主。一直以来他都很艰难维持经营,他的好客、送书等等,也间接证明书店不长久。四年后,我重新回到那里,看到书店真的没有了,变成一间理发店。我不知道Mick是无法经营了,还是被疾病夺去生命了。任何一种结果,都让我有点心酸。

多年后,我读这本书。这本书让我感动的,不单单是鸡血的对抗疾病,而是病人身边的家人和爱人的支持,还有疾病当中出现的人的脆弱。

书中穿插了一个章节,是Damon的女友Celeste写的,写了她的生活和如何认识Damon,又如何生活在一起。我觉得她写的很好,不是训练有素的作家笔调,而是一个灵动真实的人写下的、充满感情的文字。Celeste是在Kings Cross出生和生活,熟悉悉尼的人都知道,Kings Cross是著名的红灯区,里面充斥着吸毒、斗殴、卖淫。Celeste在这个一个环境中长大,心中总是有些自卑。她在Damon身上看到的是勇气和乐观,虽然Damon患有血友病,身体也残疾,可是他透露出来的精神却比他身体要强大。她还知道,Damon是HIV携带者,可是她没有其他人的歧视,爱和包容让他们走在一起,结合、生活。一开始这对恋人的感情并不让人看好,双方家庭都反对,可是最后大家都看到,这对恋人感情的真挚。有些爱,是可以超越疾病、时间和空间的。HIV最后爆发为ADIS,Damon在Celeste怀中去世。

此书并非只单单记载Damon的抵抗疾病的经历,还记载了Damon因疾病而出现的忧郁症,后来的过度兴奋,最后演变为精神错乱。在ADIS全面爆发后,Damon一向有的乐观慢慢消沉,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他还是慢慢地被死神拉走。他试过服用大麻,和一些药性没有那么厉害的毒品,以减轻他身体和精神的痛苦。可是后来,他变得精神错乱,认为自己掌握着治愈爱滋的秘方,而CIA则追寻他,要消灭他,不让他治愈爱滋。圣诞节时,Damon终于同意去医院,可是医院几乎全部医生放假,Damon好不容易才被接受进院。可是Damon却逃跑了,这让医生报警并将他送去精神病医院。我觉得这段描述是很有价值的,这暴露了澳洲医疗系统和精神病院的各种问题。

“一人患病,全家遭殃”--这句话真难听,可是却说出了大半的真实。一个患病的孩子,从小需要父母更多的看护和照顾。作者写了几次“操心”,承认自己心力交瘁。还有Celeste在照顾Damon期间,也牺牲了很多自己的东西,首先她几乎没有一晚是能安稳睡觉,其次她不得不在学校和家奔走,期间去罗马游历也不得不赶回来。Celeste说,以前Damon是他们的核心,他张罗生活和社交,他的气场高于她;可是随着他的病逐渐恶劣,角色就调转了,她成了这个家的主干,无论经济还是情感还是社交上。Bryce写,他看到Celeste表面还是支撑着,可是她都几乎竭斯底里了,再不让她off一下,她可能就崩溃了。

Damon染上HIV通过血液传播,可是人们却认为他是同性恋不洁者。书中探讨了同性恋跟爱滋的问题。总结一下是如下:
1,应该禁止同性恋者献血。这并非歧视,而是杜绝无辜者被感染。主动感染的爱滋病人是最无辜的。除了确认的同性恋者,还有人不做安全措施来玩casual sex (男男),这种sex危害最大。
2,由于同性恋者患爱滋比例高,他们对爱滋的认识也比其他人多。不少同性恋者是专业照顾艾滋病人的护士,他们对病人有更多的支持和理解。大部分医院的医护人员对艾滋病并不了解,他们的歧视更深。
3,同性恋者害怕家人知道他们患病,有些家庭也无法接受孩子如此,不少人死于医院,家人也不愿意接触。

我觉得,同性恋并不可耻,每个人都有权力去选择适合自己的性爱。可是不负责任的性爱,则对社会危害很大。同性恋者患有爱滋而去献血不是做好事,而是使更多人受害。从另一个角度说,我觉得社会应该对同性恋正常看待,提供他们应有的权力,承认他们的合法性。这样同性恋者才不会偷偷摸摸,以至于疾病传播无声无息。

疾病、死亡,多多少少是人类无可避免的命运。可是爱和关怀,让人在迈向死亡的路上,多了一份色彩。从书中看到的,从生活中得知的,人们对抗疾病的经历,都使我一再反思人应该怎样活。我们多多少少有种观念,就是人应该有计划去奋斗,一步一步进行我们的人生。可是这种直线生活,却时常被不期意的事情打乱。我还记得小时候因大大小小的病而住院,将我从正常生活中抽离了。那时候,我几乎感觉不到未来,我只是每一天醒来,打滴吊、看书、然后睡觉。如果得知道,生命将在某一天结束,人应该怎么度过死亡前的日子呢?

没有未来,没有过去,人只有当下的分秒。唯有爱,很多很多的爱,能够使这分秒拥有了一些意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