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专业无关

很多不太熟的人,看到我写的东西,都会猜,你是读文学的?历史的?英语的?

然后我说,我专业是会计。

答得多了,就觉得很无聊。一个人的专业是什么有什么关系呢?或者说,觉得一个人有趣、某方面出彩,就要印证其专业么?在国内的时候,似乎问“专业”是一个等同于问”你吃饭了么“的客套话题,更要命的是问了专业后,别人会问你未来工作规划。

读书、工作,除此之外就别无话题了么?

在澳洲,几乎很少人会关心你的学历、读什么学校、什么专业(除了面试之外)。平时聊天客套,都是问你最近做了什么,周末过得如何,你有什么爱好。从一个极度关心学历的国家,到一个更加关注个人闲暇生活的国家,我突然觉得,有些我们原来很执着的东西,可能是很虚浮的。

可惜有些人无法理解这种转变,还是很执着于读名校、扬学位、职业专业挂钩。身边不少同学也是读会计的,其中大部分不喜欢、甚至讨厌会计,可是最后毕业却苦苦寻求会计工作。他们的理由是,读了会计专业而不做会计,太浪费了。的确,投入与产出,我们中国人算得很精,一分一毫的力量都用在刀刃上。可是一来会计工作非常难找,其二就算他们找到,生活都过得很压抑,因为骨子里他们就不喜欢正在干的事情。开始毕业后还会聚一下,可是慢慢地,不是在谈更高的人工就是唉声叹气说工作有多恶心,于是我就避开了。我觉得要驱走愁云,还是要本人去作改变,不然他们的消极和压抑,会令到旁人难受,吃饱也觉得顶着胃的感觉。

太强调专业,会令到人的目光变得狭隘,将精力集中在某一个领域,而排除了其他所有的可能性,人生剩下什么呢?之前我找工作的时候说,我什么都能干,给我一份工作,无论是做什么,我都能做好。在我心里,每一样事情,都有其作用,每一份工作都能够为人生沉淀一些东西,会计如是,金融如是,图书管理员如是,清洁工如是,万变不离其中。

钱穆在《晚学盲言》里不断吹嘘中国人如何注重整体,着眼全局,西方如何分隔单一,或者他有这种体会是因为身处较前的社会,或者那时还有让他觉得自豪的东西?可是现在中国的教育和做人,就是狠狠给钱老打嘴巴。

其实西方教育也有很多弊处,可是唯一一点,暂时中国还学不来的就是:自由思想与创新。在这种教育体系出来的人,可能会没有什么大成就,可能纪律散漫,可能什么都不精,可是却最能将生活和工作平衡,最能将人生乐趣最大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