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读

最近在看休谟的英国史。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累,一头埋进去,舍不得放下不看,但极力控制自己一天不能多看,以免消化不良。吉本的罗马史就看得比较慢,主要他写的条例和叙述渲染没有休谟那么巧妙,早上看容易打瞌睡。

晚上临睡前看Vanity Fair,此书好不容易看到快结尾了。萨克雷算不上有才气,第一文字不优美,第二叙述散乱和形式化,第三是喜欢在叙述中跳进去吹嘘一翻、卖弄见识。曾经有人以为《简爱》的真正作者是萨克雷,我觉得真是抬举了萨克雷。虽然夏洛特算不上第一流的作家,可是总归比萨克雷好多了。但是也不可否认名利场中也有吸引人的部分。作者想突出当时社会种种虚浮,人为名利而产生的悲欢离合,所以不时提醒读者身处的是“名利场”,睁大眼睛看看名利场中个人的表现。Amelia这个角色不讨人喜欢,她的爱太盲目了,可是我觉得其塑造优于Becky的角色塑造。作者既写了这个温柔善良的小女人无私伟大的爱,也暗示了这种爱的害人之处。凡事极端化了,连爱也不例外,都是有害的。名利场估计会在月底前看完。

在间隙中,我还看了周作人的一篇小文《中国新文学的源流》和朱自清的《雅俗共赏》。我觉得这些民国后的作家写的杂文都有点不痛不痒,写得也比较啰嗦和假正经。反正就是一身文人气,让人看着不耐烦,心想:come on,说一些实际点的话,不要老是磨皮不入肉!也许他们说的话,在当时是一颗原子弹,到了今天就只是飞镖而已。总的来说,这两本书说的内容关联,两人有些观点有一致(例如认为阅读《水浒传》可以使读者宣泄气恼,减少对社会实际反叛),但是周作人写得比朱自清有趣,朱自清太咬文嚼字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