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洲奋斗的苦与泪:第一份工作

昨晚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以往的经历又一次浮现在脑海里。

我想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正正式式去挣钱,也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时期。

我想,写出来,可以对留学的朋友仔有启发,国内的朋友仔也可以看到国外生活的艰辛的一面。

我是在2008年的7月底来到悉尼读硕士。当时我带着9000澳币入境,这将是我的生活费。第一个学期结束后,我看到存款越来越少,不禁心中着急。我不想多花父母的钱,因为我知道他们也没什么钱;而且,我觉得我应该证明给当初反对我出国的人看,我是行的,我是能捱苦的,而非只会读书的病弱女子。

于是我用各种方式找工作。我不敢找鬼佬工作,因为我对我能力和英文还不是那么有信心。于是我找中文报纸的广告和滴答网上的广告。试过面试一家牙医诊所的reception,那个华人牙医面无表情地问我来了多久之类,又叫我读一份英文广告来测试我英文水平。感觉很糟糕,整个气氛很压抑,可想而知我就没有成功了。

经过这次挫败,我更加急切要找到工作。当时打电话去报纸上一家餐厅,妈的竟然嫌我来的时间不够!竟然好骄傲地说,起码要来两年以上--“我们对英语要求很高的喔”。高你妹!然后我又看到滴答网的招聘广告,打电话去问,对方让我去面试。那是在唐人街附近的一家很小很小的咖啡店。说是咖啡店,可是什么都卖:咖啡、奶茶、三文治、泡面,港式食物。该店是合伙的,老板和老板娘不是夫妻,就是合伙做生意。

老板娘面试了我一轮,我说我早睡早起、从小就在家做家务、父母教育我要独立自强(这都是真话)。后来她打电话叫老板过来看我面相是不是奸狡之徒。一看就知道我是善类了,所以也就让我去试工一周,给我一小时$5而已。

凭着我的聪明和勤劳,他们就要我了,给我$7一小时。当时觉得还可以,做三天就可以足够交房租和生活费,剩下还有余呢。后来才知道是极度的underpaid!!而且工作强度大得无法想象,跟现在工作相比,我改跪在地上感谢上天了。留学的朋友仔,要知道给你低于$10一小时的老板都不是好人,自己衡量吧。

咖啡店超小,就那么三四平方米活动空间,两个人站在里面,塞不进第三个人。进出没有门,只有一个在counter下面洞一般的活动门,我们只能弯着腰钻出钻入,男人估计要手脚并用爬进去。我站在左边,旁边就是一个制冰的冰粒机,一个水池和一个雪柜,冬天冷嗖嗖的。老板娘站在右边,主要就是打咖啡。我就做咖啡以外所有工作。

我从6点起床,六点半左右出门,七点多到townhall,要跟老板娘一起提十几罐花奶、漂白水、柠檬之类的东西,提得半死还不计算人工。到了店里,要迅速地准备所有的东西,然后将早已运到的牛奶,一半塞到冰箱,一半搬到楼下的储存室里。有时候饮料什么到货了,我要一个人将东西搬下去,有多重?自己试一下吧:一次搬两箱冰红茶试试。

我一直不能吃早餐,却必须手脚很快地准备和搬东西,脑子是昏昏的,慢一点都被人骂。到了大约9点半后,才有时间弄个三文治吃。我要负责收钱,做冷、热奶茶、冷热柠檬茶、三文治、和take order、收和送咖啡。饮料还OK,听到客人要三文治我头就痛了,因为港式三文治很复杂,我要先把面包扔进toast机里烘到金黄,同时间将打好的、加了牛奶的鸡蛋和午餐肉之类拿出来。要将小锅喷油,倒进鸡蛋,要开grill机煎午餐肉或火腿肉。然后要将碟子和袋子准备好,如果客人同时点了饮品,就得急速地做。又要确保鸡蛋和肉不焦,奔来奔去好像打仗似的。一轮下来,气都断了。那些客人,特别是香港人,特别挑剔,又抱怨面包不够黄,有些抱怨太焦,有些要飞边……

高峰期是上午直到吃饭时间,还有下午茶时间。其他时间我可以休息了吧?No,老板娘总会发明很多事情让你干个不停。因为制冰机不好使,我必须用两个大的黑色垃圾袋去附近酒吧拿冰。我抱着差不多20kg的冰,咬着牙、头发凌乱地来回走。路上好多悠悠闲闲逛街的年轻男女会用诧异、不屑的眼光看我,可是我当时根本顾不了,我心中只想,快点快点回到店里。有时候冰太重,袋子穿了,满地都是冰块,我只好尴尬地去酒吧拿扫把给清扫掉,然后再去拿冰。

除了拿冰,我还要倒垃圾,满满一大袋垃圾,一天要跑几次。我还要不断洗东西,中午拖地和用漂白水泡清洁布和碗碟。我戴着不透气的手套,手套有时会穿,沾染了不少化学清洁品。后来整整两年,我的手指不断出现水泡,破了又出,出了又破,医生说是化学剂中毒,起码几年才会消除掉,这段期间我连洗头水、护肤品都不能用。到现在我还是选择用纯肥皂洗澡,就是那时候遗留的习惯。

偶然的空闲,老板娘会跟我聊天。聊什么?聊的无非是唐人街的是非。所以我对唐人街所有人的私隐非常了解,他们不认识我,可是我却知道他们以前的经历、感情纠纷、虚假逢迎、出没地方、身家、钱银摆放的地方、从事的偏门等等。我对唐人街极度憎恨,这是一个垃圾缸,专门出垃圾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我现在一般没什么事情都不会在那里出没,sick of that!

最难受的是2009年的一二月。当时店里其他女孩子都回中国度假,只有我放假不回家。而一二月特别多假日,一月有新年和国庆,二月是春节。别人的喜庆,是另一些人的地狱。因为节日的带动,人流特别多,我要一周做七天,每天从6点半干到晚上十点之后,春节那几天是十一点后。而且那一年高温特别严重,大部分日子都是40度以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挨过来的,那时候想得最多的就是:死。

我记得春节那一天,因为唐人街有游园看,几乎所有悉尼人拖家带口来看,我自然就做到停不了,连晚饭都没吃。我一直做到十一点半,直到人流散去,街上空无一人。我走在空荡荡的街上,只有红绿灯在晃动。我对自己神经质地笑,然后我一只脚踏出了马路,我想躺在马路中间,就这样结束痛苦的生活好了。除了体力的透支,我精神上还非常绝望。我不知道这样下去生活有没有希望,痛苦有没有尽头。我不能回国,我出来就没想过要回去;而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跳出现在的怪圈、无尽的折磨。那时候我跟男朋友又时常吵架,有时候上班恍恍惚惚,老板娘还说我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里。她还在顾客面前耻笑说:她们全是会计硕士,可是连找钱都不会。

后来黄猫猫说09年中我回国时,他见我的样子瘦而残。这样的劳碌,如果我还满面春风,那我就是外星人了。他不知道我当初是多么的辛苦。

挫败感、茫然、绝望。我没有跟父母抱怨我所有的辛苦,我仅仅说了我做了什么,学到了什么。我没跟他们说,每一分钟我都想死。那种痛苦不是那么容易吞下。别人一家人快快乐乐享受节日的欢腾,我却一身酸臭,无人无物,没有一个家。这种强烈的对照,使得绝望挥之不去。所以我现在对待别人都格外宽容,因为自己经历过地狱一般的折磨,就会体谅到别人也过得不容易。

好了,我最终还是没有死。因为在极度绝望中,我还有一丝微弱的希望之火没有熄灭。而且那时候看《约翰·克里斯多夫》,一定程度上鼓舞了我。

靠着坚毅和最后一拼的发奋,我挨过了最痛苦的时期,到了第二学期开学。因为要继续打工,我只能白天打工晚上上课,上完课已经差不多十点了,回到家快十一点了。但在这段时期,我竟然差不多每一科都拿优秀,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用什么时间学习?一切零碎的时间!犯困就掐自己大腿!人的潜质是无限的!

经过这个学期,恢复了我对人生的信心。也许,也许我是有能力的,现在我的潜能在慢慢发挥。既然我可以一边打工一边学习,那么我一定可以得到更好的。日子很快地过,差不多到了最后一个学期。那时候悉大一位老师对我说,你是一块金子,你知道么?我说我不知道。她说,几乎所有中国学生上课都不敢提问、不敢发言,可是你可以提出很好的问题,你的观点也很独特。我默默点头,我想不到我的“多嘴”和“好问”竟然是优点。最后老师跟我说,我推荐你读博士,这不是很多人能够得到的。

可是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读博士。为什么?因为我连身份都没有,生存还是首要的考虑。况且我还打着$7一小时的工作,我凭什么读博士。我想的是尽量挣多一点钱,先解决了生存问题。

什么事情导致了我离开咖啡店?是因为我看到人性黑暗面,我失望,我觉得是时候放弃了。店里一共有三个女生,其中一个是我。另两个女生中,一个是一看就很精明的,老板娘说她偷东西和私吞收银机的钱,还企图找出他们奶茶的秘方。另一个女生斯斯文文,看上去很乖很好人。我向来对人都是坦诚真心,当时那样子善良的女生在新南威尔士大学读了一年会计,又要在悉大读多一年会计来凑够移民申请的年限。我借书、借笔记给她,不断教她这样那样,恨不得掏出个心给人。可是最后她对我做了最卑鄙的事情,她陷害了我。

事情经过我不想再说,反正最后令到老板娘不再相信我,连咖啡都不愿意教我。我很伤心和失落,一方面是自己受的委屈,一方面是觉得没有了信任,再呆下去没意思。于是我走了,一声不吭地消失了。这件事情,并没有使我对人产生愤恨,不过让我知道,有些人是会不择手段的。我还是坚持不去伤害别人,但我学会了保护自己。上天是有眼的,毕业后我一次就考过了雅思,并且很快就获得永居,而那个女生,考了十几次都考不过雅思,最后回国了。当初她那么“用心良苦”无非是为了少一个人跟她竞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身处社会底层的人,最容易被激发人性恶。因为害怕饭碗被抢,害怕别人比自己好。如果一直处于这个环境,人只有越来约堕落,越来越卑劣。Poverty leads to degradation。我不喜欢跟人挣,你要那就给你好了,我另寻出路。而事实证明,有时候放弃是会得到更好的。

但这份工作,也使我受到一点益处。第一就是让我见识了社会的复杂。人与人之间、工作的流程等等,都比课本要复杂。课本你可以读多几次就通了,可是人性你不是很容易读懂。所以我毕业后方正心态去找工作,不依赖学历,因为我知道,在社会打滚久的面试者会知道,那一纸文凭并不代表什么。第二就是,我大大提高英语水平。虽说老板和老板娘是香港人,可是面对的某些客人还是鬼佬,你自然就必须开口说了,说得多了,心里再默默模仿一下,就一点都不会害怕开口说英文了。第三就是,锻炼得我做事非常迅速,并且很有效率。这对我之后从事的物流工作很有帮助,因为物流行业是非常忙碌和紧张的。最重要的就是,我经历过痛苦,人变得淡定和感恩。好多人总是嫌三嫌四,嫌工作不够好,嫌父母不够权,嫌房子太小。这是因为他们一直过得优越,至少不是很差。假如他们经历过食不果腹、工作十七小时、连坐都没得坐的日子,他们就会好庆幸他们所拥有的一切。

我爱现在的工作,我爱父母,我对朋友珍重,我对感情要求不高,也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就够了。我不埋怨过去,因为是我经历的一切造就了现在的我。先苦后甜总是好的,年轻时候受点苦对成长也有帮助。当初好大程度上是不服输,想证明给父母和其他人看我是ok的。到了最后,笑看风云,苦乐自知,也不会去在乎别人怎么看了。

对于留学的朋友仔,你们的目标是什么?是来到此一游,还是全力奋斗?国内的朋友仔,你们老是抱怨生活压力大,嫌年薪不够高,其实有没想过,其实已经不错的了?

以后有时间再写写之后的工作经历,如果你们有兴趣看的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