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瓜

昨天跟朋友去吃烧烤。

本来烧烤的各式肉类是主角,可是数一下,我吃得最多的,是那里的蒜茸拍黄瓜。黄瓜爽口清润,是解肉腻的绝佳配搭。

说起黄瓜,这种简单的蔬果,贯穿了我童年到成年的回忆。

婆婆公公是江浙人,甚爱凉拌菜。除了莴笋之外,黄瓜是常有的凉拌。黄瓜切片或长条,用盐、糖和麻油拌,美美地吃上一顿,消除盛夏的炎热烦闷。现在每每见到凉拌菜,我都会想到婆婆那只露出青筋、受尽辛劳的手,夹着筷子,迅速搅拌着凉菜。妈妈说婆婆厨艺几十年都不改进,其实就那盘凉菜,都已经让我好满足了。

除此之外,还有我妈妈做的腌黄瓜。市面有罐装的腌黄瓜,我甚爱吃,吃的专注程度仿佛在细细品尝鱼子酱一样。可是外面的腌黄瓜毕竟添加防腐剂,妈妈不让我多吃。后来她自己做了简单的腌黄瓜,想不到如此简单的做法,都那么美味。黄瓜洗净,竖着破开四条,然后横着切成摋子般大的黄瓜丁,用盐拌一下,倒进酱油,不要盖过黄瓜,因为黄瓜会自己出水。腌过夜,黄瓜吸进酱油的咸味,又脱了一点水,所以味道不咸不淡。将底下腌好的黄瓜夹出来,放在小碗中,不用放油,送粥甚美味。表面那些还没有入味和上色的黄瓜此时浸到酱油了,可以放在下一顿。在异国生活时,我也爱做这样的酱黄瓜,一边吃,一边想念我亲爱的父母。没什么比家里菜要美味了。

后来我也爱上西安式的蒜泥拍黄瓜。不知道为什么,黄瓜是要拍的才爽口!将黄瓜拍得四分五裂,将囊稍稍除掉,然后加一点盐、醋、糖、酱油和切得细细的蒜泥,拌好,淋上热油,喜辣可以放一点辣子。甚喜欢陈醋和蒜泥融合一起的味道,可是生蒜头的口味对于吃惯清淡的我太过刺激。于是我将一半蒜泥生拌,一半扔进热油爆爆,这样香味出来了,可是辛辣减了一点。此菜成为我款待朋友的预留菜式,简单又好吃,几乎没有人不爱的。

除此之外,日本的细卷还喜欢用黄瓜做料。将黄瓜除掉囊,切成细条,用饭和紫菜卷成细卷,吃时点酱油。别以为如此简单,不少人是必点的。简单的东西,永远不缺少fans。

不是没吃过大鱼大肉,可是说到底,最喜欢的,就是那些朴实无华的菜式。好多人饱餐之后,都会赞好吃好吃,可是让他们连续吃上几顿,他们就痛苦无比,恨不得回家吃那豆腐、水煮蛋和白粥了。

我的小黄瓜,小黄瓜,一辈子都不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